第247章收刮

作品:《十界战纪

    “噗噗噗噗.....”

    许冰刚刚赞叹完毕,他浑身却是一凉,已经半木化的身体都有种满是鸡皮疙瘩的感觉,那妖身元婴所化的蛊虫一阵吞吸这长生天宝塔里的劫云,也就是几个弹指间就将这最凶险的劫云吞吸了大半,但接着却是又一阵狂吐。

    一股股让他都觉得可怕的气息在这蛊虫身外形成。

    那是一团团青色雷光,伴随着令人心悸的咒怨气息,居然是在这蛊虫的身外,滴溜溜的形成了十八颗青色的法珠。

    这一颗颗青色的法珠都是晶莹剔透,如同舍利似的,而且气息不往外炸,却是往内里一阵阵收缩。

    “蛊虫我见过不少,这能够结成法珠的蛊虫,我倒是没有见过。”

    许冰大皱眉头,这蛊虫得到了百蛊祥云的滋养,气息变得越来越庞大,倒不再像是个元婴残身,那种壮大的气息直追正牌元婴修士。

    “这蛊虫无论是元婴时肉身崩溃还是化为妖身元婴之后变身蛊虫,都是太过凄凉,怨气太重,所以都结成了怨毒舍利。”王冬淡淡的声音响起,连许冰都没有这样的见识,他很适时的出来装啵依了一把,“要将这蛊虫炼制成身外化身是不可能了,但柳夏蕙你至少也是占了个大便宜,这怨毒舍利是修真史上最歹毒的法宝之一,打中对方法宝的威能,怨气就能随着法宝威能直冲到对方法宝上,然后沾染到对方修士身上。”

    “这么厉害?”

    许冰越看越觉得这蛊虫危险,毕竟这妖身元婴也主要是因为他才彻底无奈的化身成了蛊虫,想要同归于尽都不能,反而直接被一物降一物的百蛊祥云收了,气得内伤,憋出了怨毒舍利。

    这怨气追着法宝威能沾染法宝主人,这种歹毒的功效,简直和鬼娃花子的七日咒怨差不多了。

    “不信的话要不要试一下?”

    王冬对着许冰挤了挤眼睛,然后不怀好意的看着净无痕。

    净无痕吓得往后一跳,“这玩笑开不得。都特么的喊你老板了,这玩笑太渗人。”

    “拎得清。”

    王冬对着净无痕也竖了竖大拇指,“看你之前很嚣张,倒是和我们柳夏蕙有点像。”

    “谁和他像?”

    柳夏蕙却是丝毫不给净无痕面子,“他那是叫骚包,而且我要是到了金丹,绝对比他厉害。”

    一群人哄堂大笑。

    不过谁都不觉得柳夏蕙是吹牛啵依,她现在就依靠这一个百蛊祥云就估计可以搞定净无痕。

    净无痕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但是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修到了金丹如果还像愣头青一样要面子不要命,那真是傻啵依之中的至尊了。更何况这样一来,他对王冬这个老板却是完全另眼相看。

    这个蛊和一般的元婴几乎没有什么区别,这样的蛊连带着百蛊祥云都直接给柳夏蕙用,这是什么样的手笔?

    而且周围这群修士似乎都习以为常,这就说明这是王冬一贯的处事风格。

    这样的气派,恐怕任何一个洞天级的宗主都没有。

    更何况现在眼前有多少妖兽?

    这样的家底,他不得不服气。

    扶摇洞天这次是输得心服口服。

    “那现在怎么说?”柳夏蕙斜着眼睛故意挑他,“是想回去到扶摇洞天接着混,还是跟着老板?”

    “我听师叔的意思。”

    净无痕脸上火辣辣的,但是他也不笨。

    好歹许冰和他都是同门,即便事关切身利益,至少也会对他照拂一二。

    “既然喊过了老板还能改口?”许冰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

    他倒不是不帮净无痕。

    在他看来,光是以王冬这方今日里表现出来的实力,净无痕跟着就比回去扶摇洞天有前途的多。更何况这长生天宝塔里还不知道有多少宝物。

    “开工。”

    王冬打了个响指,“下面这些骨砂都要,全部收走。”

    对于他这种级别的炼器师而言,这长生天宝塔里恐怕任何的材料都有用处。

    下面的这些骨砂也是难得,可以炼制很多骨器。

    “那两条母虫现在怎么样?”

    他同时暗中对着琴瑟仙子送了个秋波。

    “好生在下面呆着。”

    琴瑟仙子一个精神回念过来,“这两条母虫看来先前也是被这妖身元婴控制,现在连妖身元婴都被你端了,说起来这百蛊祥云也可以将它们炼成蛊,所以这两条母虫现在惊悚不已,一动都不敢动,要是你想让它们现在出来见你,我和它们沟通一下,它们估计就会乖乖出来见你。”

    “那就直接喊它们出来见见。”

    王冬微微的一笑。

    这一战下来,不只是把扶摇洞天这批人打服,也将莫高福地这些人彻底吓傻了,现在没有什么好避讳的。

    “老板大恩!”

    琴瑟仙子是已经精神动念和那两条母虫沟通去了,这边一名新晋的金丹修士却是到了王冬的面前,连连行了两个大礼。

    李浮屠是真正的感激涕零。

    现在王冬哪怕让他舔脚估计他都肯干。

    整个修真界历史上都没有几个双金丹。

    至于小红山州和他莫高福地所在的州,恐怕是从来都没有过。

    双金丹就意味着有无限可能,意味着同阶金丹无敌。

    这种际遇,对于一名修士而言,简直就是夺天地之造化。

    “跟着老板好好干,少不了好处。”王冬自己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装啵依的一笑,但是他身旁的几个蜒蚰人却是由衷的说了一句。

    这的确是实话。

    “那是。”李浮屠当然也拎得清,他恭恭敬敬的战立在王冬的一边。

    “什么鬼!”

    就在这时,许多修士倒是吓了一跳,尤其是那些已经开始收集骨砂的蜒蚰人更是屁滚尿流的往后退。

    那白骨砂地突然有许多白砂喷泉一样往上翻起。

    “不要慌。”

    王冬摆了摆手,“自己人。”

    这时琴瑟仙子已经和他沟通过,那两条母虫已经认命,正从地下出来。

    白骨砂地翻滚了一阵,两条肥虫露出了身影。

    “这是?”

    莫高福地和扶摇洞天的修士还是摸不清楚状况。

    王冬却是也啧啧称奇。=

    这两条变异的母虫居然一点都不面目可憎,相反还很可爱,白胖胖的,身长超过一丈,就像是长了两片薄翼的肥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