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云氏的地位

作品:《铸天朝

    就这样,外界局势变化不断,云华郡内云氏统辖一切快速发展,转眼间,新的一年即将到来。

    新年要到了,云华郡内的老百姓们欢欢喜喜迎接新年的到来。

    虽然今年是一个灾年,不过天灾对云华郡的影响不算太大,再加上老百姓努力开垦新的土地,大部分老百姓今年的收成要比去年多几分,这可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意味着来年他们的生活有了保障,起码寒冷和饥饿是远离他们了,在也是多亏他们现在是在云华郡的土地上,若是在云华郡之外的土地上,又是另一种处境。

    大黎帝国的农税土地税并不高,十税一,也就是按照农田粮食产量,收取十分之一就好,云氏就是按照这个税率向农民收取农税,最后将农税计算好后,一半上缴泽州,泽州自己留下一部分,剩下才是上缴国家的。

    老百姓主要指农民缴纳完农税后,剩下的粮食足够一家人下一年的口粮,还有剩余,他们将多余的粮食拿出去换取或多或少的金钱,存放下来,等需要的时候在使用金钱,显然,过年时一个使用金钱的日子。

    过年,每年只有一次,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过一个好年,预示着明年会过得更好,临过年前,手中有些金钱的老百姓们,纷纷拿出自己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金钱的一部分,开始置办年货,主要是食物和衣服两种。

    一顿丰盛的年夜饭是必须的,鱼是必然会出现的一种食物,在云华郡,鱼是最常见的菜肴,云氏为了缓解粮食压力,从近海捕捞大量海鱼以非常低廉的价格出售给老百姓,在云华郡中,没有吃过鱼的人非常罕见。

    除了鱼外老百姓还会买一些肉类,主要是羊肉、鸡肉、鸭肉,牛肉非常少,猪肉更是没有,当肉类买回家后,孩子们则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肉类,他们一年都很少吃到肉类,就算是吃到,恐怕份量也会很少,而过年,显然能够吃到更多肉。

    荤菜有了,素菜自家就有,将埋在土地中的萝卜挖出来,还有研制好的酸菜,甚至一些有条件的老百姓还会合起伙来制作豆腐。

    若是老百姓手中的金钱多一点,还会买一些糖回来,孩子们是最喜欢糖的味道,甜甜的,注意其中混杂的一些问道被孩子们无视。

    年夜饭的食材准备的差不多了,老百姓们还会拿钱去布店扯几尺布,给家人做一身新衣服和新鞋。

    换上一身新衣服吃一顿丰盛的年夜饭,凡是在云华郡居住时间超过两年的老百姓,都能够达到这种地步。

    至于那些今年才来到云华郡的老百姓,在云氏援助下,他们摆脱了饥饿和寒冷的困扰,想要吃一顿好饭或者换一身新衣服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他们却没有任何失望,只要让他们努力两年,一切都会有的,还能送自己的孩子去学堂识字,这在他们看来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来到云华郡,才知道云华郡的好,等到他们在云华郡待的时间超过一年,甚至会感觉自己之前的日子都活在狗身上了,云华郡完全就是一个梦幻般的美好世界,没有饥饿,没有寒冷,更没有人压迫剥削他们。

    另外在海外瀛州,那上面的人们也在迎接新年的到来,通过船队,云氏将大量年货送到瀛州来,让这些远离神州大地的人们也能够过一个新年。

    云华郡内的老百姓欢欢喜喜的迎接新年的到来,云华郡外面的老百姓却苦了。

    今年的天灾让老百姓们的收成大减,一些地方甚至绝收,但是官府的税收却没有降下来,甚至一些地方的税收还提高了。

    和云华郡内的税收不同,云氏对于老百姓们只收取农税,还是十税一,但是在云华郡之外的区域,一些官员不但收取农税,还私自添加其他税种,就连必收的农税也不是大黎帝国所规定的十税一,许多地区都是五税一,个别地区甚至能够达到三税一乃至二税一,再算上其他税种,老百姓今年的收成大部分都要交出去,甚至粮食减产严重的地区,老百姓将今年所有收成交出去都缴不完税款。

    老百姓们都不想交税,但是官差衙役的刀都已经架到他们的脖子上,不交税就是死,若是交税了,晚几天没有粮食吃还是死,只不过是早死和晚死的差别。

    一些没有粮食吃的老百姓向着城池的方向聚集,不过也有一些还能坚持下去的老百姓,他们看着家中所剩无几的粮食,哪还有心思去想过年的事情。

    陷入饥饿状态的人们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状若疯狂,仿佛蝗虫一般向有人烟的地方扫荡过去,凡是能够吃的东西都吃掉,就算是人也不放过。

    随着时间的流逝,饥饿人群冲击城池的事情不知道已经发生多少次了,但是在坚固高耸的城墙前,饥饿的老百姓们根本无法冲进城池中,同样,城池中的人们也轻易不敢出城,一旦被外面的流民围住,他们很有可能会成为流民的事物。

    城外的老百姓们不好过,城池内的一些底层老百姓的日子也不好过,粮价一天比一天高,底层老百姓原本还能在城池中维持着自己的生活,但是随着粮价的高涨,他们已经买不起粮食吃,一些底层老百姓只能沦落为乞丐在大街上乞讨,值得庆幸的是他们一直都在城池中,而不是城池外,城池外每天都有许多人被饿死,饿死的人又成为其他人的事物,那种场景惨不忍睹。

    城内的人看不到,也不在乎,城墙内外好似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距离过年已经没有几天了,城池内的一些中等人家感觉自己也快要坚持不下去,现在的粮价已经是去年同时期粮价的几十倍,这日子没法过了。

    无论过还是不过,时间都在流走,新年依旧会到来,惨痛的人生还将继续,或许饿死、冻死就是那些可怜人的未来。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