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云家军至,光明军退(续)

作品:《铸天朝

    昨天停电,珩毅的手机也没电了,然后珩毅打开笔记本,将手机和笔记本连在一起……

    光明军撤了,刘坤和朱文率领的光明军未敢与云家军发生第二次接触就撤了。

    定襄郡城外,朱文率领五千光明军与云家军进行第一次接触,而且这支欲阻拦云家军一定时间的光明军在云家军面前却是一触即溃,逃出生天者不足五成。

    而刘坤率领一万三千光明军对定襄郡城发动最后一次进攻,这一次光明军的确要攻占定襄郡城,预计不出一刻钟就能彻底拿下定襄郡城上官氏最后的据点上官府。

    实际上还有多次时间拿下上官府并不重要,只要将定襄郡城四面城墙占领,将定襄郡城内大部分区域占领,定襄郡城基本上就落入到光明军的掌控中,光明军可以拒城而守抵挡云家军。

    但是刘坤和朱文没想到下一刻定襄郡城“坚固”的南城门居然被云家军轰碎了,没有了城门,云家军就可以长驱直入,而基本上攻下定襄郡城的光明军算上朱文的逃军兵力只剩下一万三千余人,对面的云家军却是完整的云家军第一师,足有一万二千余人,双方的兵力并不大。

    云家军却有光明军暂时难以抵挡的“犀利暗器”,定襄郡城的南城门又没了,自觉敌不过云家军,无奈之下刘坤和朱文只能选择快速撤军,不能被云家军缠上。

    不过因为光明军的快速撤军,定襄郡城上官府内残余的守军和上官氏却逃脱一劫,幸运的活了下来。

    要知道定襄郡城攻防战未开启之前,定襄郡城守军足有三万八千人,居民也有将近七万人原本不足五万,不过因为光明军,大量人口迁入城内,但是当光明军撤走后,定襄郡城守军只剩下四百来人,居民不足三万,且多是老弱病残,而上官氏和附属于上官氏的小家族的族人只剩下三成不到,武者和青壮年死伤殆尽,他们都是为了守住定襄郡城而战死。

    云家军来了,光明军撤了,云家军迅速接管定襄郡城,没有越过定襄郡城追击云家军,这其实也是云家军的一个缺点,装备大量火器的云家军不适合追击战、夜战,却适合野战、破城战。

    对于云氏来说,云家军行进的速度刚刚好,云家军到来之时,上官氏并未覆灭,云氏成功救援上官氏。

    实际上就算是定襄郡城内上官氏族人全军覆灭,上官氏也不算是灭族,在此之前上官鸿博早已经将一部分族人调走,隐藏起来,就连已经覆灭的房陵钱氏也是如此。

    云氏救援上官氏也是要掌握一个度,当云氏出兵的那一刻,外人或许认为云氏要支援上官氏又或者云氏要消灭光明军,不过在云逸眼中,这却是云氏争霸天下的开始,凡是云家军所过之地,只留下一个声音便可,那个声音便是云氏,已经被云家军占领的定襄郡城以及未来将要被云家军全面占领的定襄郡同样如此。

    定襄郡是上官氏的封地,一个强大的上官氏不符合显然不符合云逸的要求,只有上官氏被削弱到一定程度才好,但是削弱上官氏不能由云氏亲自来,那只能由光明军来,云家军也是计算着时间来解救上官氏。

    虽说就差一点上官氏就被光明军灭掉了,但在外人眼中不会认为这是云氏的错,云氏能够出兵救援上官氏已经是云氏不计前嫌,能够将上官氏救下最好,没救下上官氏外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如今上官氏一族的男丁、武者已经死伤的差不多,上官氏掌控的军队也只剩下几百人,和之前主动与光明军交战的上官氏相比,现在的上官氏就像一只病猫一般,想要再掌控定襄郡城和定襄郡非常困难。

    传承数百年的上官氏还是残留一定底蕴的,不过想要将这些底蕴转变成上官氏本身的实力还需要时间,恐怕十年时间也无法让上官氏恢复到光明教未起事前的十分之一,有那个时间,云氏的实力已经是上官氏的千百倍……

    定襄郡城上官府中,残存的上官氏族人和定襄郡城守军武力的瘫坐在血泊中,男儿不应有泪,但是这些瘫坐在血泊中的大好男儿却在大声哭泣。

    亲人死了,战友死了,他们中大多数人身体也残疾了,有的人一支胳膊没了,有的人十指残缺不全,有的人只剩下一只眼睛或者一只耳朵……

    有时候活着比死还难受,简直生不如死,但是他们不会求死,他们会好好的活下去,因为他们已经不仅仅是自己而活着,而是为了定襄郡城中所有被光明军杀死的人活着。

    在人群的中央还有三个人站着,一个是上官氏的家主上官鸿博,一个是上官鸿博的次子上官阳嘉,另一个却是上官希莹。

    浑身带血的上官希莹和上官阳嘉一起搀扶着老泪纵横的上官鸿博。

    上官鸿博不知道自己上一次流泪是在什么时候,身为男人,身为上官氏的家主,身为定襄郡的掌控者,上官鸿博不应该流泪,现在上官鸿博却已是泪流满面。

    光明军撤了,上官氏没有被覆灭,但是上官鸿博清楚的认识到眼前的情况。

    上官氏传承已有九百七十三年,再过不到三十年,定襄上官氏将会成为神州大地上又一个千年世家。

    可是现在,原本那在泽州一家独大的定襄上官氏却已经到了覆灭的边缘,与上官氏的巅峰相比,现在的上官氏实力十不存一,除了上官希莹这个重伤的先天外,上官氏已经没有其他先天宗师坐镇,下一个先天宗师还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出现。

    有没有先天坐镇对上官氏很重要,但是眼前还有一个更加残酷的事情,在这场战争中,上官氏的精英乃至普通族人大部分都战死,存活的只有非常少一部分。

    没有人,上官氏谈何崛起?

    他上官鸿博是因为愧对祖先而哭泣,是为了战死的族人而哭泣,至于其他战死的人,在上官鸿博眼中并不是太重要,这便是世家,眼中只有自己的世家。

    片刻之后,上官鸿博将脸上的泪水擦拭掉。

    别人可以坐下来休息,但是他上官鸿博还不能,他上官鸿博是上官氏的家主,光明军走了,云家军来了,他还要面对一个能够赶走光明军的云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