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滔天洪水

作品:《铸天朝

    轰隆!

    哗哗!

    重陵湖水朝着南方的缺口喷涌而出,席卷一切。

    潼州城北面的钦州军大营中的四座营帐中,来自于广武东方氏和昌邑林氏的四名先天宗师齐齐睁开眼睛,耳朵朝向北方,倾听着。

    “什么声音?”

    先天宗师听觉惊人,洪水还没有冲过来,他们就已经提前听到一些声响。

    “不对,是洪水,哪来的洪水?”

    “大家快跑,向着高出跑,洪水来了!”一个先天宗师感觉到这是洪水,直接运气内力在自己营帐中大声喊道,声音向着四周传播。

    “洪水来了?洪水来了!”

    “我们往哪里跑?”一钦州军将领听到先天宗师的声音,脸上却是一片茫然,潼州城区域是一片平原,哪里来的高处。

    先天宗师一声“洪水来了”,整个钦州军大营彻底炸开,得到洪水即将到来的事情,士卒们慌乱的想要逃离营地。

    然而下一刻,洪水来了。

    轰!

    滔天洪水迎面撞向钦州军营地,任何敢于阻拦洪水的东西都会被洪水冲走。

    这是天威,凡人怎能抵挡?在这滔天洪水面前,普通士卒和先天宗师的下场都是一样,他们活下来的几率小而又小。

    听到洪水的声响,大长老带着光明教一众高层冒雨登上潼州城北侧城墙上。

    以先天宗师的目力,他们亲眼看到钦州军营地被滔天洪水吞噬,奔腾的洪水将钦州军营地吞噬后,向着潼州城直面而来。

    近了!近了!

    轰!

    洪水直接撞到潼州城高大坚实的城墙上,城墙屹立不倒,洪水也没有停下它吞噬万物的脚步,直接冲向潼州城东西两侧的平叛大军大营和宿州军大营。

    城墙上光明教一众高层,在这洪水中是那么渺小的存在,幸好他们有潼州城,潼州城高大坚实的城墙能够为他们抵御洪水,一种喜悦在光明教一众高层心中生出,在这滔天洪水下,四方联军只有被吞噬的下场,这场大战,他们光明教赢了!

    “天要亡我!”平叛大军主营帐中,郭忧哀叹一声,下一刻,洪水将平叛大军大营冲垮,十余万平叛大军被漫天洪水吞噬,郭忧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洪水冲走。

    “向潼州城方向跑,潼州城能够帮我们挡住洪水。”潼州城南侧的莱州军大营中一个先天宗师高声喊道。

    闻声,莱州军将士纷纷摸黑冒雨向着潼州城方向跑去,别说不太兵器盔甲,他们恨不得自己多长两条腿,跑的慢了,他们也只有一个被洪水冲走的下场。

    轰!

    洪水越过潼州城一线冲向南方,一半多莱州军士卒被洪水卷走,剩下的莱州军士卒拼命向潼州城靠近,洪水在“慢慢”侵蚀这片被潼州城遮挡住的区域。

    潼州城南侧城墙上,光明军士卒冒雨守在上面,兴高采烈的看着迎面跑来的敌人,这些敌人更像是一群狼狈不堪的难民。(普通人黑夜中看不了多远,但是在强大的武者眼中,黑夜和白天没有区别并不大)

    城墙上的光明军士卒没有对这些敌人发动任何攻击,黑夜加上暴雨,任何远距离攻击的伤害都大大消弱,再说对面已经是一群失去战斗力的难民,洪水结束后,打败这群难民轻而易举。

    天亮了,深夜里席卷潼州城区域的滔天洪水也消失了,原本伫立在潼州城四侧的四方联军大营连同四方大军都被洪水卷走,只在原地留下稍许残留以证明他们曾经在这里待过的事实。

    光明军利用洪水打败了四方联军,但是洪水是天威,是不可控的,伤人伤己,洪水能够卷走四方联军,也能卷走那些潼州城区域的老百姓。

    不过在这滔天洪水下,并没有多少普通老百姓殒命于此,潼州城区域老百姓一部分迁入潼州城中,一部分因为抵制四方联军而被四方联军杀害或者抓走送到更远的地方,剩下的老百姓也因为这处战场而远远逃离这片区域,还留在这片区域的老百姓很少很少。

    在洪水刚尽的时候,躲在潼州城城墙下的残余莱州军踩在泥泞的地面迅速退走,远离潼州城,潼州城内的光明军也没有出城追击,泥泞的地面是个大麻烦,反正四方联军已经败了,现在只剩下这支残余的莱州军,对光明军没有多少威胁,就由着他们去吧。

    四方联军败了,光明军胜了,那光明军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等到周达和六长老回到潼州城中,大长老、左护法、右护法三人一起向其他人宣告教主已死的事情,听到这个事情时,其他人脸上一片惊愕。

    好不容易等到众人都接受袁昊已死的事情,大长老开始与众人商议光明教该何去何从,虽然袁昊生前任命大长老暂代教主职务,但是那是袁昊还在,以袁昊的威望,其他人会听从大长老的命令,现在袁昊已经死了,众人不可能都听从大长老的命令,所以不是大长老决定光明教该何去何从,而是众人一起商议。

    九长老:“临州兵力空虚,不如我们挥师进攻临州。”

    六长老:“不可,新平还留有一支精锐军队,若是其他州援兵赶到,局势将对圣教大大不利。”

    十一长老:“圣教在这场战争中损失巨大,应该先将已无多少兵力的宿州拿下休养生息一段时间,等恢复一些后,再做决定不迟。”

    除了大长老和左右护法外,其他人都开口说出自己的看法,主要分成两派,一派主战,一派主休养生息。

    大长老:“张护法怎么看?”

    “我的看法就不用了,教主逝世,我和周护法也都累了,决定离开圣教,或浪迹天涯,或找一安宁的小镇娶妻生子,唉。”张亓说道,周达也跟着点头,同意张亓的话。

    张亓的话一出口,众人再一次愣住,左右护法竟然要退出光明教,这简直让人不敢置信,不过这话是张亓亲自说出口的,不会有假。

    其他长老都不会轻易离开光明教,在光明教中他们是位高权重的长老,也会是一方霸主,一旦离开光明教,就要重新开始,那太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