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将她搂在怀里(二)

作品:《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夫妻俩终于见面了,两人再次相见,彼此的样子都令对方吓一跳!

    “小桃!想我了吗?我可是想死你了!”说罢,杨明志推开车门。

    他只是刚刚迈出一条腿,不曾想,眼前这个灰头土脸、辫子分叉的小姑娘,十分生猛的扑了过来。

    她确实是生猛的,杨明志只觉得自己的耳朵被咬了一下,脸颊也被啃了一阵。

    杨桃啊杨桃,你真是一点也不含蓄,众目睽睽之下你也表现的这么亲密?你倒是真有精神,这样也好,等今晚休息时,让爸爸骑疯你!

    正在美好的中,杨明志是双手也趁机伸了出去。老婆今天的形象确实糟糕透了,差一点就看不出来她穿的竟然是军装,棉衣到处都是破损,溢出的棉絮也被泥土染成灰色,搞不好在战斗中,炸翻的泥土糊了她一身?她的身子一直令自己迷醉的,每次和她做就得面对这幅小巧玲珑的萝莉身材,可惜现在真是散发出难闻的酸臭味。

    无论如何,杨明志还是拍着她的后背,索性放松自己的身体,让老婆亲个够,何况她已经哭得稀里哗啦,小小身板都跟着颤抖!

    女孩哭的梨花带雨,真是让人欣慰。“好了,亲爱的,有什么委屈尽管说出来。现在让哥搂着,不怕了,什么都不怕了。”杨明志一边安慰,以便拍着她瘦弱的肩膀和后背,就像是在哄一个小女孩。也正是因为这安慰,女孩哭的更厉害了。

    这场面真是被一群人围观,也罢,让他们看好了,让他们知道自己的长官可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

    这一切,娜塔莎就在一边看着,杨明志稍稍抬起了,正好看到她那又哭又笑的脸,还有她那抿着的嘴唇。

    这姑娘的样子比杨桃好不到哪去,据说这次行动她实实在在的刷了战绩,具体消灭了多少敌人还得看了报告才行。

    只见这个白俄罗斯小丫头,高挑又前凸后翘的身子本就令人着迷,这是现在她白皙的脸庞黑乎乎的,原本金色的头发有些散乱,也被泥土染会。

    杨桃已经一身汗味儿,娜塔莎定然还多了一份狐臭。“好了!娜塔莎,你也过来!”

    杨明志稍微摆摆手,这姑娘眼神一阵恍惚,兴奋的扑了过来。

    一次被两个姑娘抱住脖子,左右脸颊被一人一个的狂吻,这种个感觉就像是天堂。说起来,我最在意的不就是这两个姑娘嘛!啊,那就放松一下身体,让她们发泄发泄吧。

    这些场面巴尔岑已经看到了,他不会那么不识趣的去打扰长官。现在战士们更是陷入兴奋中,先让大家高兴一会儿,尤其是这两个女孩发泄完了,再和长官说明正事。

    没人来阻止杨明志,他也乐的继续接受两个女孩的爱意,直到她俩主动伸开双手。

    “现在你们亲够了,现在心里舒坦没?”杨明志真诚的看着这两个姑娘那以及颤动迷离的双眼,下意识的伸出手指,掸了掸老婆脸颊的泪珠。“瞧你这样子,真是埋汰。也真是辛苦你了,”

    这身上的气味儿,除了刺鼻的硝烟味,还有淡淡的汗味儿。他其实喜欢这个,这可是女人香。

    两人分开,杨明志捏着老婆的脸颊。“瞧你这样子,真埋汰,真是辛苦你了,我万万没想到你参与了这样一次大规模的战斗!”

    再看看娜塔莎,这姑娘只会极其简单的汉语问候语,她不懂这些话,只能傻乐。

    姑娘的笑颜最是美丽,即使她们像是逃难一般。

    激动中,杨明志捏捏这两人的脸颊,算是一种温馨的回应。

    比起杨桃和娜塔莎,今天的杨明志可是穿着了新的军装,威武的形象站在众多战士中,不可谓不是鹤立鸡群。当然他的这份打扮也充分证明了,空投物资中有大量的军装,这完全是真实的。

    当两个姑娘平静下来,才注意到她们竟然把长官的军装弄脏了!

    这一点杨明志不介意,他换做俄语继续说道:

    杨明志一个激动,索性把两人都楼进来,换做俄语。“这次是我的不对,若是这次知晓你们不得不展开大规模的战斗,我肯定要派更多的兵力过来。看到你们这样子,我竟然把最心爱的人放到这么危险的境地,我有错。”

    “不!长官你没有错,这次我们损失很大,敌人的情况更糟糕!我们的安危确实令长官担心,但是我和贝茜卡是战士,我们要配得上自己的共青团员身份,还有胸前的勋章。”娜塔莎饱含热泪说出这么一番话。这文绉绉的话应该出现在报告册上,杨明志微笑着点头。

    但杨桃没那么多心眼,她继续哭着,说:“你个死鬼,在最危急的时候我一直在祈祷你能来救我。”

    “嘿嘿!我这不就已经来了吗?”

    “还是太迟了!哥,你知道吗?这几天我们在打车轮战,敌人兵力太多了,我和娜塔莎即使不是战死,也会被累死的!我现在真的太累了!”

    “嘘!不准说死这个字!”食指按住了妻子的樱唇,杨明志以那无比慈祥的眼神,柔情的看着妻子。

    这又是一段汉语对话,娜塔莎还能能感觉到,这可不是妻子在抱怨丈夫,纯粹就是贝茜卡这个姐姐又在撒娇了!

    腻腻歪歪,娜塔莎自诩是做不出来,既然长官已经在这儿,她索性说道:“长官真是很关心贝茜卡,所以我必须告诉你,她的脚受伤了,仅仅这么站着她就在忍受疼痛!”

    一听受伤,杨明志马上像是换了一个人。

    “小桃,你受伤了?”

    杨桃点点头,既然自己已经是脏兮兮的,就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缓缓脱下已经破损的皮鞋。拿掉被染了一片深红的袜子,当着丈夫的面露出自己的脚丫。

    原本白色的袜子,她的大母脚趾已经漏出来,非常糟糕的右脚脚底板居然有血污,袜子已经被污染了,仿佛她的脚丫被钉子扎了后的结果。

    “亲爱的,你的脚难道磨烂了?!”杨明志赶紧蹲下来,抓住老婆的这只伤脚,慢慢的将袜子往外撸。

    可惜,伤口分泌的粘液已经令袜子和伤口有些粘连了,越是往下拽,杨桃越是挤眉弄眼。这点疼痛她还是忍得住了,杨明志狠了狠心,把整条袜子拔了下来。

    “真是糟糕,你的脚果然是磨烂了。也罢,这次行动现在终结,小桃,回去了给我老实在家待着!等我觉得你身体恢复好了再自由活动。”这话是用俄语说的,所以也实实在在的在对娜塔莎说。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