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 论狙击手的战果

作品:《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萨林奇金对于这姑娘现在的表现真是满意极了,作为从莫斯科来的专员,他也有义务在近卫284师中搜集一些战斗英雄,整体他们的事迹。

    “很好,斯皮罗斯金娜同志,我们的国家现在需要大量的英雄。人民需要英雄,军队需要英雄,只有英雄能把士气鼓舞起来。你说你的目标是超过帕夫柳琴科,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假如你的272个战绩属实,那么你的战绩已经超过她了!”

    “真的?”娜塔莎的小脸笑的就像绽放了的红玫瑰,她紧接着问道:“那个大姐姐的战绩不是289人吗?我现在怎么可能超过她?”

    萨林奇金挠挠头,289人这是什么意思?他赶忙质问道:“谁说她干掉了289个!她现在正在萨蓬山阻击那群罗马尼亚白痴,迄今为止的战绩是260个。”

    “可是,别列科夫同志告诉我,只有干掉超过289个敌人后,才是超过帕夫柳琴科。”

    一听这个,杨明志一下子懵逼了,场面一度非常尴尬。“玛德,我也是忘了时间,现在才三月,正常历史那个女人是六月份从克里米亚乘潜艇调走的。”心里这么嘀咕着,杨明志不得不面对萨林奇金奇怪的眼神。

    他立刻打起哈哈:“哎呀,我就这么一说。一个人总得有自己的目标,斯皮罗斯金娜同志已经失去了太多,要让她不至于消沉依旧抱有极高的战斗热情,那就需要一个目标。我是这么想的,假如她干掉了289个敌人后,我就告诉她帕夫柳琴科已经干掉三百人了,这样她一直能有一个追逐的目标。”

    萨林奇金和在场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在某个位面帕夫柳琴科的最终战绩就是289人。杨明志的话倒是很符合逻辑,萨林奇金点点头:“你这个办法很机智,假如斯皮罗斯金娜干掉就272人完全属实,那么她现在已经是苏联最强的狙击手,也可以说在所有的红军战士中,她是杀敌最多的个人。”

    幸福来的这么突然,曾几何时,娜塔莎觉得那个克里米亚战斗的大姐姐,她是那么的遥不可及,难道现在自己已经悄悄的超过她?

    但是萨林奇金的下一句话就糟了糕了!

    “我再强调一遍,假如斯皮罗斯金娜的战绩全部属实,这272个战果是实实在在的击毙,那么她将获得怎样的荣誉?我想她会被领袖接见,甚至不必再在这里和敌人拼命了,而是直接保送到莫斯科大学深造,如果想留在军队,也可以保送到伏龙芝军事学院。但是!”

    萨林奇金顿了顿气:“我很遗憾,这272个战绩并不能全部证实。”

    杨明志知道狙击手战绩的统计很严格,所以他才命伊戈尔专职做记录,他立刻问道:“难道这个笔记本还不够吗?上面的记录都是真实的,有一名战士专职给她和贝茜卡做记录,两人的战绩没有问题。”

    看着这位中国朋友无比笃定的脸,萨林奇金的语气可没有软下来。但考虑到这屋子里的人,尤其是娜塔莎本人,因为自己的质疑而变得精神特别紧张。他本来想说“仅凭一个笔记本作为射杀的证据还不够”,这话对于姑娘们的心灵打击太凶猛了!

    萨林奇金旋即车了些别的:“同志们,我也不是一开始就搞政工的。我是骑兵出身,在内战的时候我可是扛着骑枪,捅死过几个波兰干涉军的。我干掉一个敌人,就拿走他们的军帽,以此作为杀敌的凭证,因为敌人不可能随意的扔掉他们的正方形顶子的军帽。我一口气上交了五个,上级便给我记了功,并成了下级军官。

    后来,因为红军草创需要忠诚于布尔什维克的军官,又因为做事严谨而一直升值。如今我依旧很大胆,我甚至不怕跳伞!我想斯皮罗斯金娜和别列科娃也是如此,既细心谨慎又勇敢。

    其实一开始我还因为师长同志说的是谁,原来是这两位狙击手姑娘。她俩的名字早就被领袖和贝利亚同志知道了。”

    一提起贝利亚这个名字杨明志就头疼,在他的控制下内务部真可谓法力无边!这人是斯大林以外的苏联二号人物!论起来自个就目前为止喜欢大林子更多一点,不管怎么说这人赏了自己一颗大大的黄金五角星,还有近卫师的参谋长和副师长的职位几乎等同于将284师交给自己了。但是贝利亚,怎么想都是一个摆弄权术的男人,若是被他盯上并有意针对,运气好是西伯利亚挖土豆,运气不好就被枪毙了。

    这位可是大清洗中的起先锋,上百万人现在还被关在“劳动营”呢!

    萨林奇金这么说等于是在宣布,自己和老婆都在n的监控下。不!等等!耶莲京娜这个女人就是n的!

    顿时,一股子拉屎也被监视的尴尬感觉浮在杨明志的心头,他再瞟一眼依旧站着的娜塔莎,这姑娘的情绪倒是舒缓了些。

    这个人在说起贝利亚之余也介绍了他自己的事,这个人是通过军功上位,他用敌人的军帽作为功劳的凭证,这话非常有建设性,所以他在暗示什么杨明志也知道了。

    见气氛缓和了,萨林奇金摆摆手:“亲爱的斯皮罗斯金娜同志,你可以先坐下,就你的战绩而言,我们还有的说。”

    接着,他瞧一瞧杨明志,询问道:“别列科夫同志,现在你在说一说这两位姑娘在战斗时的职务,我们来来信息全部捋顺。”

    “好吧。她们俩是一个狙击小组的,斯皮罗斯金娜是射手,别列科娃是观察手,关键时刻她也是射手。同时还有一个名叫伊戈尔的男人,他是两个姑娘的观察手兼保镖,专职记录和进行保护的。”

    “所以,这是一个三人小组?”

    “是的。你所看的笔记本就是伊戈尔记录的,他做这个工作已经有半年了。”

    萨林奇金点点头。现在饭还没有送来,也并非讨论正儿八经的公事的时间,干脆饶有兴致的说了说狙击手的事。

    他身心一口气看起来做好了准备,接着语气舒缓的说道:“我现在必须告诉你们,狙击手的战果统计非常严格!

    我并非狙击手,但是在出发前也看了下我军对于狙击手的要求手册。首先,在执行完任务后,射手和观察手必须填一些书面表格,否则仅凭当事人口述,这是无法核查的。表格中要对事件进行描述,射手副观察手都要签字,最好还要有目击者的第三方证实,总之确认一个杀敌相当繁琐。

    所以,就因为我军对战绩统计严格,狙击手往往有很多未经确认的战果,即使被击中者已经死了,战果也往往不能算数。

    刚刚的笔记本我看过,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伊戈尔同志,他并没有标明,他盯着被击中者十五分钟后,那个人没有站起来。注意!只有被击中十五分钟还没有反应,才能算是杀敌。”

    “你这么说的,战绩统计也太麻烦了吧!战斗中每一秒都生死攸关,何况这次作战我军面对的战斗都异常仓促,可谓打的快撤得快!”杨明志抱着脑袋大呼不满。

    “是!我知道这一点!”萨林奇金继续说:“所以在执行完狙击任务后,得有侦察兵去尸体那里亲自确认,最好拿回对方的证件、狗牌亦或者私人物品,比如说拿回他们的钢盔。”话赶到这儿,萨林奇金继续说起钢盔的事儿:“284师在上次战役杀敌七千,这战绩简直不可思议!你们不是有证据证明自己吗?”

    耶夫洛夫立刻昂首挺胸自豪的说道:“当然有证据,本来就是打算戴着你去看的。那可是六千多顶德军钢盔,若是加上被我们早早就改造成锅、水瓢的,总数得上七千了。”

    萨林奇金笑了笑:“师长同志说的很明白了,我的意思是,伊戈尔的这份笔记只能作为参考,斯皮罗斯金娜赶到了多少人,假如她拿出来钢盔亦或者狗牌,那边是战绩的证明,而且毋庸置疑!”

    “所以我的战绩根本不是这样的?”今天的娜塔莎真可谓是从兴奋的极点跌落谷底,她的眼眸已经含泪。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