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三章 当年忘了摧毁莫济里火车站

作品:《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福明说起此事,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他们对咱们284师的事迹知晓的太少,这些人事迹就是沿着我军的撤退路线进入沼泽。  他们相信我们这儿有足够的粮食,现在他们如愿以偿的吃上了饱饭!现在这几百人唯一的工作就是修养身体。我计划这个大队,下一步整编成一个新的步兵营。”

    “好事!这是好事!”激动的耶夫洛夫只拍桌子,“作为师长,我完全同意!”

    杨明志亦是暗暗庆幸,德军在白俄罗斯搞白色恐怖,为了清缴游击队,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屠戮和平居民。据逃进沼泽的难民控诉,德军经常把村民聚集在一桩木屋,然后泼上汽油纵火焚烧,罪行可谓罄竹难书。

    他们这么做了,也就把更多观望中的民众赶向游击队这边,这下各地游击队的兵源真是完全不成问题。

    巴尔岑的大胆行动,其中多少是功劳,多少的错误,当前还在有耶莲京娜下令仔细调查中。就结果而言,他是浪费掉了部队一千精兵,兵力出现严重缺口,今日福明的这个汇报真是振奋人心。

    火车头游击大队是从莫济里而来,杨明志不得不想起去年的七月。

    他敲着桌子陷入回忆。

    “去年的七月份,我们284师跟着库兹涅佐夫的机械化第六军成功突围,我们成功突袭并占领了莫济里,几乎一天后就遭遇罗马尼亚人的猛攻。当然那些仆从军是一群乌合之众,只是还没饱尝胜利的喜悦,德军的党卫军也杀过来了。

    因为这些原因,莫济里城郊的火车站我军根本没工夫破坏。实际当时也没有谁想到破坏交通线,大家当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突围,毕竟那还可是好几万军队呢!”

    耶夫洛夫叹了口气:“现在想想真是犯了个错误。那火车站当时已经没有车头,想必这些宝贵的战略物资已经撤回内地。即便但是把铁轨炸毁也是好的,可惜”

    “没什么可惜的!当时的你我还只是下级军官。我一介营长,如今担任起了副师长和参谋长的职位,这在当时我根本就不敢想。所以今天的你我不必为一年前的事惋惜。再者就算炸毁了铁轨,德军也能很快修复。”

    福明顺势接话:“所以说我们现在再去搞破坏也为时不晚呐!想想看,难道有比那个游击大队的人更了解莫济里的铁路系统?!”

    这话令杨明志茅塞顿开,万千灵感汇集到头脑顶端,整个人也站了起来。“你说的对!福明!这个火车头游击大队的价值不仅仅是增加我们一个营的兵力!他们既然长期在莫济里附近和德军周旋,就知道德军的情况。我们现在不打算主动找德军进行师一级的大规模作战,频繁的炸毁铁路、袭击火车头,这个我还是很愿意的。”

    “莫济里的火车站现在也比较重要,毕竟我们围绕公路和敌人打了几次大仗,德军的戒备已经大大加强!”福明道:“所以我个人认为向北作战是非常危险的,我们要打就只能大胜,根本承受不住巨大伤亡。所以最稳妥的就是向西发展,那条莫济里通往基辅的铁路,我们真的有必要频繁的袭击。”

    说到这儿,福明强调道:“假如我们让一列拉满物资的火车脱轨,假如是几十火车皮的粮食,我们可就赚打了。”

    “这件事我们肯定要做!”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杨明志嚷嚷声很大。

    整个办公室里,这三个高级军官最为兴奋。杨明志正在兴头,他时分想亲自和那个游击大队长佩罗尼斯基谈谈,也想抱着猪腿狂啃。结果还是咕咕叫的胃提醒他,还是屈从于吃饭的本能好了!

    杨明志很关心猪肉是否都变成了菜,等真正来到了食堂的后厨,这份顾虑终极是杞人忧天。

    他刻意到熬煮着炖菜的大锅边看了看,这里的食材还算是丰盛,新采集的蘑菇,已经可以长到足够个头的新鲜卷心菜和胡萝卜,与切的粉碎的猪肉一起熬住。这肉汤令人垂涎,传说中难以忍受的野猪肉臊味似乎已经被完全掩盖了。

    福明顺势问道:“我的参谋长同志,你已经伸着脑袋看我们的肉汤很久了,莫非你是想要来一碗?这完全没问题。”

    “不了!这是士兵的伙食我没必要和他们争抢。”说着,杨明志站直了身子,“再说你不是已经为我和别列科夫准备了非常丰盛的一餐?”

    “是的!是的!按照你们的要求,烤猪腿每人都有一条,就是”福明皱着眉头瞧一瞧跟在杨明志身后的两个姑娘。“我就是担心,贝茜卡和娜塔莎的胃口。”

    “你担心她俩?!”杨明志还没说话,耶夫洛夫乐的哈哈大笑,“别看这还是两个孩子,她们的胃口并不算小。我想这一点别列科夫比我更加了解!”

    师长这话不能全算是夸奖,在杨明志看来女孩子还是少吃点为好。然当下是非常时期,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

    杨明志瞟了一眼姑娘们,对于肉的渴望已经写在脸上!

    “贝茜卡和娜塔莎根本就是狼,你瞧瞧她们俩现在的样子,简直是嗷嗷待哺。”

    “那我们就去就餐吧,雅间里美食已经准备好了。”由福明带路,一行人进了房间。

    一切正如福明所言,他真的准备了四条烤猪腿,每一个的个头都不小,杨明志瞧着也不由的发憷我能吃完吗?

    普通人吃上一公斤熟肉就顶天了,作为一个虎背蜂腰的汉子,胃袋实在有限。传说能一顿吃上一只小羊的古代将军,那一个个都是将军肚,清一色的虎背熊腰的角色。

    在这方形桌案上,摆放的不只有烤肉,还有面包片于红酒。整体来说,白俄人的餐饮在任何时候都是相对简单了,正餐看起来真的就是一条烤猪腿了。只是很可惜,即便猪肉烤成了褐色还冒着油,完全不可能有孜然这种佐料,令烤肉也逊色了。

    不过好歹这是一块肉,只要撒点盐巴就足够美味。身处战争孤岛,能吃上烤肉就是一大幸事,再说这肉也是白天奋战的结果。

    见大家已经就坐,福明拿着打开的红酒瓶子,给所有人,包括两位姑娘,都满上一杯。

    “来吧,诸位请起立!今日算是正副师长亲自来鲶鱼村视察,我们聚在一起吃完饭,干了这一杯!”

    “干杯”杨明志背着左手,右手持杯,故作高雅。

    比起他,耶夫洛夫就粗鲁不少。空投而来的红酒是品味的即便杨明志小口嘬也没嘬出什么高雅滋味,不是如同喝伏特加一口闷,再说这可是甜红酒。

    瞟一眼姑娘们,从老婆的表情杨明志就明白,只怕这姑娘完全把这当做一种美滋滋的饮料。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