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战防炮图纸

作品:《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晚餐非常一般,无外乎面包和土豆。β领β域β文学wβwwβ.liβnβgyu.orβgβ杨明志不挑食,如今有这个吃已经非常不错。他注意到,饭堂就餐的人们也都是吃这个。

    然而其中一些人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些人配给的食物比常人更多。

    “那十几个战士,他们在进行大量的体力劳动么?”杨明志问道耶夫洛夫。

    “是的,是的,关于储藏食物和弹药的地窖已经开始挖掘了。”

    耶夫洛夫趁机介绍了一下,原来为了更好的储存物资,最好还是挖掘洞穴。目标就定在铁匠村不远的小土坡,这更像是个小山,海拔顶多一百米而已。土坡上长满树木颇为繁盛,林间也多是腐殖质。

    “我们以前讨论过很多,关于把大本营搬迁到更安全的地方。咱们早已确定下来,这里就是未来的核心。”耶夫洛夫道。

    “所以我们现在就开始行动咯?”

    “对!就是现在。挖掘和修建仓库是先期准备工作,之后再建设新的房屋。”

    杨明志点点头,问道:“这些应该都是咱们的政委同志管理的,你我主要负责军事。”

    “没错,总负责人是我。”半天不说话的福明立刻呵呵的说道。“别列科夫你尽管放心好了。我知道你特别关心咱们部队的事物,但是你现在还在养伤,尽情的享受闲暇的日子吧。一切的麻烦事都由我们负责。”

    “怎么可能全由你们负责。”杨明志小声嘀咕,这事儿暂时就不管了,明天再去工地上看一看拉倒。

    在食堂里,耶夫洛夫询问起了火炮的事,他得到了杨明志的答案制作反坦克炮完全没有问题,一切材料都具备,唯一欠缺的就是一张工程蓝图。

    “如何制造武器,你们都比不上我。”杨明志一脸的自信,他值得众人的信任。

    “那是,那是。图纸还是由你画,就像你发明的那些武器一样。我想这一次你还能再立一功。”耶夫洛夫恭维道。

    杨明志实在没有谦虚,在吃罢了晚餐,他和妻子回到了自己分配的宿舍。

    他的左臂受伤,若是乱动会有难受的痛苦,姑且还是继续捆扎在自个脖子上。油灯已经被妻子点亮,在他的面前是一副桌案,还有牛皮纸和铅笔。因为钢笔会阴墨水果断不用,这牛皮纸其实也很宝贵,一样不能浪费掉。一份统计材料也摆在桌子上,这是那门火炮的各项数据。

    看看手表,已经是晚上的八点。

    “好了,我现在开始工作咯。”他自言自语的宣告开始动手,第一步便是翻阅那文件。

    此时,杨桃作为人妻,正努力的为丈夫分忧。俄罗斯人的床铺自古以来都喜欢窄样式的,甚至在彼得大帝时代,这位君主的卧榻也很窄,以至于他总是掉下床。

    杨桃幼年时可是睡土炕的,岂能容忍狭窄的床铺?

    她现在的身份是副师长的妻子,说话也颇有分量。

    杨明志察觉到这丫头在户外和几个战士商量什么,不一会儿,只见士兵又扛着新的床铺进了屋,制造的不小的噪音。

    “怎么回事,你们这些人注意一点,我正在工作!”杨明志受不了聒噪,说话有些斥责之意。

    “抱歉,长官!”一名士兵敬礼道,“我们也是为了你的健康着想。”

    杨明志暂且停下工作,只见几名战士把三个木床并拢在一起,他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嘴角不禁浮现一丝笑意。“那个妮子,想的还挺周全。”

    在杨明志看来,画一份图纸非常简单。那门37炮的数据参数记录的清清白白,自个只要射击一个炮架就好了,最关键的要点便是重心问题。毕竟这炮是坦克炮,和一般的战防炮还有一定差距。

    经过两个小时的奋战,设计方案初见成效。

    “怎么,靠在椅子上要休息么?还是工作已经做完了?”盘坐在床铺上的杨桃问道。

    杨明志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缓缓的放下铅笔。“我已经做完了。明天把图纸交给里固施科夫,我们只要等待他把东西造出来就好。”

    “软来如此。那你也赶紧洗洗涮涮休息吧。”

    杨桃故意用娇媚的声音多说了几句,温柔的话语弄的杨明志心里痒痒。如果自己是活蹦乱跳的一点伤没有,她再这么发嗲,自个还不得果断的扑上去,再来一阵深层次的爱抚?

    不过一个优秀的男人,关注裤腰带也是本事。娇妻再美,在这艰苦条件下还是省省心的好。杨明志擦了擦脸,又对守夜的士兵交待了几句。接着进了房门,吹灭油灯。

    一觉醒来,杨明志摸摸四周,那个可人儿呢?难道那丫头又早早起床,是提前去洗漱了。

    杨明志缓缓的坐起来,只见桌子上的图纸已经被折叠好,看来被人动过。他心中一惊,这图纸可是日常重要的。

    杨明志立刻爬起来,简单的把衣服穿好,矗立在桌案前。只见桌子上还有一小纸条,上面有俄语写着:丈夫,我先睡醒了。我去食堂领点饭,你继续休息吧。

    原来是这样,杨明志不禁欣慰的笑了。这丫头把重要的图纸当做一份公文,就像一般的公文那样折叠,和昨日统计的那堆数据文件放在一起。

    “小桃啊,小桃,你若是活在我那个时代,我可以让你做我的秘书。”杨明志赶紧把文件收拾好,自己就在门口站一会儿抽一支烟。

    正夹着香烟吞云吐雾,杨明志猛然意识到,自己对于香烟的态度也变化了。

    战争年代,香烟和酒最能缓解士兵的压力,苏军在生活上比不上德军,更差了美军几个档次。美国佬能在前线喝到可乐,苏军还是喝白水。只有少量的苏军军官能得到美国援助的可乐,就连朱可夫也得灌到水壶里偷着喝。

    后勤上的劣势,导致苏军战士总是想在敌人尸体上找到一些好东西。尤其是香烟和酒,最好是法国产的葡萄酒。这些物资能藏起来就不上缴,战士们发现了香烟包和雪茄,往往立刻就开始吞云吐雾。

    抽一根烟,人便陷入沉静,杨明志已经懒得管什么有害健康的事,虽然自诩自个是神佛保佑的家伙,还是一颗子弹就能要了小命。能享受一番就享受,他注意到几个卫兵也是眼巴巴的看着,不禁动了恻隐之心。

    “我记得昨天就见到你们。做卫兵有时候也挺无聊的,都过来吧,给你们几根抽抽。”

    不久,杨桃提着篮子归来,带着几块烤面包,正见叼着烟的丈夫和几个卫兵谈笑风生。

    “哥,你还真有闲心,赶紧过来吃点东西。一会儿你不是还有很重要的事。”杨桃说着就把篮子放在地上,将一块面包塞进丈夫手里。

    “好了,我不跟你们聊了。以后好好打仗,不要胆怯了,记住,子弹更容易击中懦夫。”

    几个士兵听了教诲立刻敬了军礼,他还有自己的事便离开了。

    早饭吃的很随便,杨明志便是就这凉水吃面包,妻子亦是如此。这小人儿,啃气面包也像模像样,看着就香。实际上这只是一般的烤面包,还加入了一些杂粮,所谓的节约粮食。实际上比起老毛子的黑面包,甚至是列宁格勒之围的加了锯末的黑面包,口感和质量上简直优越极大。

    即使这东西还是非常的粗糙,在填饱肚子之余,最大的好处怕是如厕痛快。

    吃罢了早晨,杨明志立刻行动起来,所有的文件一并带走,拉着妻子直奔里固施科夫那里,即军火的生产车间。

    苏联老早就定下了八个小时的工作制,后来新中国也是学习他们。早晨八点工人上工,到十二点结束,下午两点继续上工,下午六点结束。

    里固施科夫去的更早,他挑选了几位经验丰富的工人,准备接手反坦克炮的建造。

    杨明志在八点整准点到达,工人们已经等候多时。在一间木质厂房里,坦克炮平静的摆放在地上,杨明志把图纸交给里固施科夫。“我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工作就是你们的。我给你们三天时间,你们完全可以制造完毕。”

    里固施科夫接过图纸简单的看了看,副师长不愧为专业人士,画图也非常标准,各个部位都标注了参数,仿佛他是从基洛夫工厂那样的大厂子过来的人才。

    不过里固施科夫更希望表现自己,在看过图纸后立刻保证到:“我不需要三天,两天即可,今天不算。在后天的晚上,我们已经会给你满意的结果。“

    他是如此的自信,杨明志点点头。“行,你自己拿捏好就行。我完全不担心你们偷工减料,反正火炮完成后,我们还要开火实验。而且关于弹药的问题,我也有一点要求。”

    “哦?弹药还在鲶鱼村,副师长还有什么要求?”

    “当然有,我希望把炮弹里的炸药换成苦味酸,要把杀伤性提高到最大。”杨明志认为37毫米炮弹完全不能作为一种步兵炮弹,因为威力太小了。要么使用大口径重炮,要么就在炸药上进行改进。苦味酸无疑是目前的最佳选择。

    里固施科夫点头答应,因为理论上是完全可行的。“只要副师长能把炮弹都运过来,所有的普通炮弹都能进行改造。”

    “很快就是了。”杨明志不禁拍拍这人的肩,“同志,师部以后就会搬迁过来,同样,部队的弹药库也会在这里设立。以后你们军工人的表现非常重要,部队能否大胜仗很大程度就要仰仗你们了。”

    这是重担压在身,同时也是部队的信任。里固施科夫知道口头保证还不如行动,他的内心已经激情燃烧,定要发起生产狂潮。未完待续。..

    领域文学手机地址http://m.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