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策应维亚济马-布良斯克前线

作品:《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阴雨天气持续了五天,待雨水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十月十日。◣◢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降雨并没有阻挠大家的建设热情,新的仓库还在建造,还有大量的民房建筑计划。雨水无疑带来了很多麻烦,地面变得泥泞,鲶鱼村附近的池塘涨水。好在这雨水没有变成大雨,洪水什么的完全没有发生,不过气候是实实在在的转凉。

    杨明志这几天一直待在铁匠村,天气不好自己的心情也很糟。他看到战士们依旧冒着小雨继续劳作,有些家伙是工作的太热了,干脆光着膀子干活儿。

    这很令杨明志担忧,为此还亲自制止了几个赤膊扛着圆木的战士。他命令道:“你们不知道现在很冷吗?难道非得得了感冒才长记性?”

    这些人根本没把长官的话当回事,因为他们确实很热。

    恐怕就算是耶莲京娜在这里发号施令,这群人也是当面穿好衣服,待长官离开又怎么凉快怎么来。“真是一群狂人,未来一段时间病人肯定要增多了。”杨明志给部队医院捎封信,命令做好接受伤风感冒病患的准备。

    阴雨天气,杨明志等人不便于到处走动。他最大的收获便是反坦克炮,它已经大功告成,里固施科夫按照图纸在规定的时间完成建造,虽然超过了他自己吹牛的区区两天时间。

    杨明志非常满意,这炮盾,这炮架,看起来很像回事,包括机械瞄准的设备也都制作的很好。显然铁匠村的科研能力是极强的,这群工匠在正规的兵工厂可以有更大的作为,现在大家局限于小小的沼泽地,只能屈才了。

    雨水停了下来,天气一直是个半阴天,好在太阳若隐若现。

    温度开始回升后,居民们开始翻晒他们的衣物,战士们也到处找地方把有些潮湿的被褥翻晒到干燥。

    杨明志和耶夫洛夫等人则回到了鲶鱼村,除了检查战士们在阴雨天结束后的情况,更要看看那些储存的物资。

    只见一众士兵在翻晒马铃薯,原因无他,这些食物不慎过了水。的亏是气候比较寒冷,否则它们很快就要发芽了。

    “马铃薯发芽就不能再吃,龙葵碱摄入过多会发生严重腹泻,甚至使人脱水而死。”杨明志立刻给予这些处理马铃薯的士兵命令,即在翻晒的时候发现有发青的果实,必须挑出来。

    正副师长等人的归来,耶莲京娜急着向大家表功。她这几天一直在处理鲶鱼村和军营的各种事务,做了很多事。

    一场简单的总结会议在师部的会议室展开。

    耶莲京娜一脸的欢喜,即使她的身份要求她应该非常严肃。“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虽然下雨了,咱们的食物,尤其是那些小麦粉保存的非常好。如果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命令村民们帮着保管。咱们的同胞很有阶级觉悟,面粉就在他们的家中,没有人敢偷拿一克。”

    这不是肯定的么!杨明志腹诽着,他实在也知道苏联老百姓很听指挥,其实也是惧怕这个内务部的“女魔头”。因为耶莲京娜在执行命令方面非常果断,甚至冷血,她也是最近开始变得变通的。

    耶莲京娜说了很多关于保管空投物资的事,弹药和被褥这关系到战士们的生活和战斗,他们必须自己保管好。而粮食方面,这些由集体农庄的民政人员和军队共同管理。面粉和罐头食物保存的最好,其次是大量腌制的咸鱼,最后才是马铃薯。

    回来的时候,杨明志看到了很多拉直的麻绳,上面挂着大大小小的鱼获,数量很是庞大。部队并不缺食盐,尤其是那位图皮科夫,这位方面军总参最知道士兵日常都需要什么,食盐空投了两吨。这些食盐立刻投入腌制鱼肉的工作。

    “你们可以放心,为了节约食盐,我令战士们把捕捞到的鱼立刻解体,去除骨骼只剩下大量的鱼肉。”耶莲京娜自诩机智如我,杨明志也很赞誉。鲶鱼没有刺,肉质鲜美,一块块咸鱼肉块能很好的解决战士们冬季的肉食和食盐的摄入问题。

    “真的很不错,我的政委同志。”杨明志说道,“不过我们在铁匠村也没有闲着。新的仓库正在建立,我们还计划搞食用菌的养殖。我绝对想不到,咱们的贝茜卡居然有种植蘑菇的经验。”

    “你妻子!”耶莲京娜惊讶的问。

    “对!就是她。这丫头已经制作了培养基,至于能不能成功几天后就能见分晓。”

    “是嘛,那么我们拭目以待。”耶莲京娜嫣然一笑也很可爱。

    在残酷的战争中,这微笑温暖人心,显然她是笃信一点苏联必定取得胜利。

    杨明志归来之后立刻去了医院一趟,不出所料,气温骤降后医院躺倒了不少发烧的病人。

    “他们都是伤风感冒,军事训练后不注意保暖,这些都是自然现象,你不用担心。”医生拉斯柳京对杨明志道,接着要求检查伤口情况。

    本想着回来之后能再休息一下,没想到方面军司令铁木辛哥有发来一串电码,经过翻译后,他告知大家,此刻一场新的战役就在普里佩特沼泽地的东北方发生。就和已经阵亡的基尔波诺斯一样,他也决定利用一下隐藏在沼泽地中的生力军。

    电码断断续续的发过来,最后合称为一道军事命令。

    耶夫洛夫深知事态重大,立即打算召开一场军事会议。雨水刚刚结束,鲶鱼村这里还颇为泥泞,会议还是在这里展开。

    所有的营长、连长和民兵队长被要求参与,还有几个农庄的村委机构,尤其是村长必须参加。

    杨明志已经早早的知道了这份军事命令的内容,无他,还是要求近卫284师主动出击。而这次不再是自主选择袭击目标,因为目标非常明确袭击切诺比火车站,尤其要尽量破坏火车头。

    之所以要这样做,无外乎是尽量阻止敌人向前线输送物资,切诺比火车站在沼泽地的南方,距离鲶鱼村有五十多公里,只是下雨后大地比较泥泞,抵达那里更加费力一些。

    很快,所有被召集的与会人员抵达,会议就在户外展开,大家坐着小板凳,听着耶夫洛夫大声念着演讲稿。

    “同志们!方面军司令部告诉我们,一场新的战役已经开始。在维亚济马到布良斯克,德军正在猛攻我们的防线,我们必须援助咱们的友军。

    同志们,你们都是军官,在咱们的部队则主要由白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构成。你们都知道,近卫284师是在隶属于西北方面军时立功获得近卫头衔,现在西北方面军迅速重建,他们就守卫在那条防线。

    所以,我们处于情谊也必须援助他们。方面军司令部命令我们进攻切诺比城,攻击那里的火车站,袭击铁路调运站,炸毁火车头,捣毁铁路。要让敌人的这部分铁路系统瘫痪,只要敌人不能把后勤给养还有源源不断的援兵送上去,我们就是实实在在的帮助了我们的友军。

    现在,他们给予我们命令,在十月十三日,我们一定要出发。方面军司令部等待我们立功的消息。”

    耶夫洛夫转述完毕命令书,台下的人们没有任何异议,很多血气方刚的军官站起来。一名连长嗷嗷叫:“打啊!赶紧打仗!我觉得在阴雨中自己都发霉了!”

    苏军好战敢战,大家爆发出惊人的怒吼。距离上次战斗已经过去一个月,不少伤兵恢复了健康,一些人归队重新成为战斗步兵,有些则无可奈何的不能胜任一线战斗的任务,从而坐起了军工或者教官。

    现在,杨明志自诩自己的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拆线后又过了好多天,伤口愈合的很不错。

    新的战斗谁来带队,杨明志当仁不让,他自诩伤口已经不会复发,继续持枪战斗完全没有问题。

    给众人开完战争动员大会,几个高级军官有赶紧聚在一起商讨具体细节,时间非常紧迫,因为这份军事命令只给予部队两天的策划时间。

    “你总是这么拼命!作为副师长,你是不是太轻视自己的生命了,或许以为自己冲锋在前能免疫掉敌人的炮火?”耶夫洛夫不禁酸了他几句,因为杨明志的作风很难让人信服他不会出现在战斗第一线。

    杨明志吐吐舌头,得亏商讨军事计划都是几个人聚在一起策划,如若让老婆误会了,非得忧心忡忡如同受惊的兔子。

    “好吧,这次我可不会再想战争疯子一般冲锋。你们说的都对,我既然已经是被人命的副师长,这条命就不仅仅是我自己的,我得为全体战士们负责。“

    “唉!这就对了。”耶夫洛夫笑道,“你也是部队的参谋,咱们部队你还不清楚。我这个人虽然是正师长,真正的指挥能力一般般,你别列科夫实际就是所有军事行动的策划者,所以这次行动,我们如何战斗,还是由你策划!”

    “果然还是我!”杨明志耸耸肩,这肩膀上的担子太沉重,压得腰酸背痛。可是再苦也得坚持啊,谁叫自己是高级军官呢?未完待续。..

    领域文学手机地址http://m.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