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七章 那辆坏掉的BT坦克

作品:《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所以,依靠这台坦克发动机,就是完美的解决动力之策?

    杨明志只觉得这位里固施科夫太过于理想化了。不劳卡维茨基再絮叨,他本人举起了手,参加到会议讨论。

    新晋军长、老参谋长参与讨论?众人无不投来好奇的目光,其他他能有什么高论。因为,仅仅是里固施科夫在此高谈阔论。

    杨明志顿了顿气,指出:“我们要造一台马力足够的火车头,若是用坦克发动机,确实省却很多时间。但它毕竟是安放在坦克上的,即便那是一辆快速坦克,依旧改变不了它吞油怪物的本质!我们现在有很多油料,也当优先供应卡车!我们还有两辆坦克能稳定运行,未来的战斗它们也用得上,因而宝贵的汽油也应该储备很多!而非肆意挥霍。

    所以,我们何不制造蒸汽机?就像一般的火车头那般,使用蒸汽动力。我们何故要使用内燃机?莫非兵工厂对于生产蒸汽机没自信?”

    杨明志以话敲打他,就是要瞧瞧里固施科夫有何对策。再者,自己说的也合情合理,兵工厂的实力已经强大到可以搞出较远射程的火箭炮,生产的蒸汽轮机很困难?

    何况,只要搞出小型蒸汽火车头,完全不用再考虑燃料问题!因为,这广袤沼泽地,乃至广袤的白俄罗斯,脚下的这片黑土,到处是泥煤!干燥处理后就是靠谱的燃料!

    里固施科夫已然自信的站在讲台上,他面不改色,一看便知其肚子里有货。

    他继续解释:“长官!我已然认为就用这台坦克发动机!最简单的原因,即使它油耗高,却有一个无与伦比的能力马力强劲!它的动力可是四百马力!我们可以制造很多个小车厢由它拖拽!但我们要去生产一台蒸汽机,同样具备如此的马力,我想我的能力也是有限!”

    “难道还有让你为难的事?”杨明志不禁询问。

    而这位里固施科夫,更是滑稽的使着眼色,反问道:“难道,同样深谙机械制造之道的军长,不明白这里面的困难?”

    杨明志一愣,惊愕的表情又迅速舒缓下来。他晃一下右手,承认道:“好吧!我确实忽略了这样的现实!这发动机确实动力十足。”

    “没错!不仅仅是优秀的发动机!我们要造火车头,本身就有很多现成的材料。若不是因为这些原因,我也不会在会议上提起此事!”

    里固施科夫就在那台坏掉的坦克做文章。虽说那坦克的外壳早就化作铁水,变成各式炮弹了,其很多精密零件还是保存着。尤其是它的轮轴系统、传动系统。

    “我们实际上只要做一个简单的框架,将坦克的整套传动装置安装。将其四对负重轮,改造为驱动轮。简易的内燃机车头就完成了。”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这么简单?如此,火车头就完成了?”杨明志不得不再次质疑。

    里固施科夫再次肯定:“车轮只要稍微加工,就可在轨道上跑。至于其拉动的车厢,也不过是木板车上安装兵工厂自造的车轮!它不一定必须是纯粹的金属轮。我们只要在木轮上钉上一圈铁皮,就足够使用。”

    杨明志神情的点点头,这个老家伙在战后肯定会有大作为。

    苏联这样的工业国必然已经搞出了内燃机车,里固施科夫的做法也是制造诺夫戈梅利自己的内燃机车。平心而论,在目前的战争年代,最为廉价的蒸汽车头才是战争中各国所需要的,昂贵负责的内燃机车头不适合战争!

    目前的诺夫戈梅利,给予他的选择不多,坏损坦克的废物利用确实是硬道理。

    杨明志已经做出了他的首肯,见状,一直在一旁静静“看戏”的萨林奇金站起身:“同志们!现在做出表决吧!支持我们的兵工厂厂长,施行鲶鱼村到铁匠村铁路修建的同志,请举手!”

    话音刚落,众人做出了表态。

    因为军长都支持了,他对这片沼泽地的一切了如指掌,还有什么可质疑的?

    举起的右手就好比一片森林,里固施科夫欣喜的看着这片场景,说不尽内心的兴奋!其实,他对自己的后辈卡维茨基的种种问题,总有一些不爽。

    所谓自己淡然铁匠村的村长已经许多年了,若是不因为自己私分了军需品被撤职,自己还是村长!现在倒好,卡维茨基这个年纪不大的家伙担任了这个重要职位,看来这是职位高了,吹毛求疵的本事也见长。

    “现在!你无话可说了吧!”

    里固施科夫如此一厢情愿的想,待萨林奇金即将宣布议题通过之时,卡维茨基再次“发难”。

    “见鬼!我从没觉得这个家伙爱质疑!”杨明志捂着脸,不由的嘟囔。他知晓这位并不是故意百般刁难,所提出的问题都很实际。

    会场的气氛十分尴尬,人群中,很明显只有卡维茨基一人“鹤立鸡群”,唯独他还有异见。

    里固施科夫微微皱眉,他压制着心中的不悦,假如是长官提问自己非常乐意解答,为何偏偏就是这位?

    “现在,火车头、车厢和铁轨的问题,看起来都找到了合理的解决方案,似乎从我负责的铁匠村修筑通往鲶鱼村的铁路能迅速建成通车!但最大的问题莫非你没有发现?工人呢?谁来施工?难道是征发一般的村民?他们是专业的铁路工人吗?他们对修铁路一无所知!”

    会场顿时嗡嗡起来,就连坐在杨明志身边的耶夫洛夫也不由得探过头来询问:“别列科夫,看来我们的兵工厂厂长,还有你这位厂长,双双失算了!”

    杨明志先是一惊,在瞟一眼台上的里固施科夫,他依旧是那么的泰然,站得笔直,眼神中也露出一丝骄傲。

    如此,他难道不会有决绝办法?杨明志稍微想了想,顿时恍然大悟。

    耶夫洛夫的脑袋还凑在自己身边,杨明志仿佛猜透了一切似的,意味深长说道:“我们的诺夫戈梅利,怎么会没有铁路工人呢?佩罗尼斯基,他本身就是修铁路的!”

    “对呀!佩罗尼斯基!还有他的火车头大队!没有谁比他们这一伙儿人更懂造铁路的!”耶夫洛夫一拍大腿。此刻,他只能感叹,真是天佑苏联,天佑诺夫戈梅利。

    白俄罗斯的各路人精聚在这沼泽地,耶夫洛夫也不禁调侃起来:“我看,咱们几乎能建立个国家了!我们已经什么都不缺了!”

    “难道不可以吗?”杨明志笑着回答,又拍了拍自己的公文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