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一章 出发

作品:《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行动前的最后一晚,必定有大量的士兵精神亢奋导致失眠!

    这是一次战斗,是战斗就会有人牺牲。杨明志估摸着没谁会想着牺牲,他们满脑子想的更多的,是如何用先进武器单方面消灭德军,和如何把发放的军粮全部吃光以及以后是否还能享用。

    其他人杨明志管不着,自己的老婆就必须管。她辗转反侧,明明想休息身体的亢奋难以遏制,仿佛明日不是去执行军事行动,而是森林远足。

    “好了好了!你这个丫头安心睡觉,明日可是要长途行军!”

    这番嘱咐她置若罔闻。

    杨桃凑在丈夫的身边,嘟囔道:“明天我们就出发了!我们去把火车干掉,或许能在车厢里找到一大堆有用的东西。”

    “嘿嘿!难道这打仗就是为了寻宝?”掐着她的脖颈,杨明志让她乖乖躺好,苛责道:“亲爱的,我们毕竟是去打仗,换言之就是去杀人。我们要去干掉那些德国人!德国人也是人!这件事你必须保持严肃!”

    “是!我严肃!”

    她只是随口敷衍一番,这令杨明志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自己始终担心这她会在战争中迷失,成为“杀戮机器”,现在看来情况也没变的多好。部队里长期的宣传,轴心**队已经被描述为“吃人的野兽”,他们和老虎是一个级别,所以杀掉一个野兽哪里有什么负罪感。

    次日,出征的日子终于到了。

    号手例行公事的吹响早晨,杨明志和老婆立刻爬起来。两人迅速穿戴完毕,背上已经准备好的沉重行囊,踏出了自己的家门。

    在户外,阿布拉姆一众卫兵已经准备完毕。有一个排的警卫连精锐,将在此次行动保卫军长的安全。他们亦是全副武装,每一个就像是蜗牛一般背着重重的壳。

    “报告长官!警卫排集结完毕!请指示!”

    杨明志看了阿布拉姆一眼,下令向集结点前进。末了,他深情的看了看已经上了锁的家,不禁叹言:“又是一次远征!等我再回来的时候,时间应该已是五月。”

    因为是出征的日子,今日的早餐异常丰盛,凡是参与行动的战士都吃的很饱。

    饭毕,在训练场集结点,参与行动的部队迅速集结完毕。杨桃和娜塔莎在此会和,这也包括两人的专职记录员伊戈尔。

    两千多人排好整齐的队伍,在训练场周围,又有超过五千人的军民围观。

    拖着养伤的胳膊,哈尔科夫率领少年营一种前来送行。少年的眼神自然聚焦在他暗恋的娜塔莎那里,瞧瞧这位英姿飒爽的姑娘,她和其他人一样,顶着一支绿色钢盔,扎着绑腿的小腿纤细的像是一只鹤,真是难以想象她的背后还背着巨大的行囊。

    他的眼神也少不了瞟向敬重的长官,这位原中国籍的长官已经成为白俄罗人,这一重身份也多了分亲切。

    杨明志矗立在一众将是面前,他的背后又是一众高级军官与官员。

    此次行动毕竟非同小可,阿布拉姆作为最为最高级的官员,必须表一个姿态。其实他不需要说什么话,只要站在这里就是在表示支持。

    四个营是战斗主力,阿布拉姆的排关键时刻也能当精兵用。除此外,随军医疗小组,驴倌,这些非战斗人员由战时指挥部控制。各营和指挥部皆有通信小组保持联络。如此配置,部队更像是一支步兵团。

    即便在计划上部队集结后就可以立刻开拔了,身临此壮观场景,两千余人站的威风凛凛,数千人一旁行注目礼,岂能不慷慨激昂的说上几句就走?

    杨明志站在高处,这次他可以操持着电力喇叭,向全员高音广播,亦是向整个铁匠村,乃至整个诺夫戈梅利表姿态。

    “同志们!今天是个打仗的好日子!我们在今天将奔向战场!敌人看起来羸弱不堪,而我们,异常强大!

    但是!我们还是要小心,敌人的子弹一样致命。所以,我不希望这里有人掉队,不希望有人在战斗中负伤牺牲。同志们,跟紧我!不管敌人如何,在我的指挥下,击垮德国人!

    我没有别的,只有智慧、热血、辛劳还有汗水献给大家。

    同志们会问,我们此战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的目的就是破坏敌人交通线,解救集中营中的同胞,摧毁德国人的杀人工厂!简单的说!,我用一个词来回答:胜利!我们要去争取胜利,无论这代价将是多大,胜利之路多么遥远艰难,这一仗我军必胜,接下来我们将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大规模行动。

    我们要去争取胜利,不惜任何代价去争取,因为没有胜利就没有生存。

    我们要让德国人饱尝他们加在我们身上的痛苦,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乌拉!”

    这番即兴演讲不过是些历史伟人的名言进行的改编,这些鼓动会直达人心。杨明志越讲越兴奋,最终干脆自己也乌拉起来。

    在场的军人高呼着乌拉,热血之情传遍整个铁匠村。

    此刻,萨林奇金的精神是异常亢奋的,他按捺着激动走到浑身颤抖的杨明志身边,猛然拍到他的肩膀,引得整个人虎躯一震。

    “别列科夫,你说的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杨明志的脸还有有点犯抽,他努力保持情绪稳定,“果然?我说的很好!”

    “是很好!说的我都想抱着步枪和敌人拼刺刀!”一番笑谈,杨明志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萨林奇金继续道:“我想,现在部队可以正式出发了!此次行动我军必胜,你不要有后顾之忧,我们这一众人会在后方支持你。就算战争的规模变得不可控,大不了我们全体上阵。”

    杨明志点点头,他给耶夫洛夫使了个眼色后,做出了最终决定。

    他对着麦克风继续吼道:“同志们!行动!开始!全体向左转,出发!”

    得此命令,全军清一色向左转,两千余双皮鞋啪的一声并拢,接着开始了整齐的踢踏声。

    为首的伞兵两个营,他们军容可谓最佳,高昂的头颅走出了个虎虎生威。侦察营和女兵营紧随其后,在队伍的最末端则是辎重部队和非战斗人员。

    杨明志对驴子多少有些忌惮,毕竟这是驴,这畜生若是犟起来可是难伺候。自己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希望这些驴始终听话。

    围观的人群让开了一条路,围观的村民亦是被刚刚那番战前鼓动这幅,为这些光荣的苏联红军送行。

    很多村民舍不得吃的宝贵粮食,也趁机拿了出来。

    按规定,士兵没有理由去接受这馈赠,但人民的诉求也不能不满足。只见他们提供的粮食多是些鱼肉干,这就没什么问题了,士兵补充蛋白质也是非常重要的。

    杨明志和他的卫兵奔走到队首,此刻大量的孩童也有样学样的追随者士兵们的正步。

    队伍逐渐出了铁匠村的居民区一路向东,队伍将不再路径鲶鱼村,而是去距离铁匠村最近的普里佩特河渡口。

    因为按照之前的命令鲶鱼村村长波博斯基,收到了修建浮桥的命令。此命令完全没有难度,不过是麻绳将一些渔船捆扎起来,铺上一层木板即可。这个工程已经顺利完毕,部队奔走十五公里,就该过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