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一章 相识相认

作品:《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一路上,杨桃和柳红秀就用汉语简单交谈着,尤其是在中途休息时,两个女孩急于知晓对方的身世。。

    一个说话带有东北口音,另一个更是南方口音,整个交谈的场面略显滑稽。很多不理解的俚语词汇,两人也只好加一点手上动作。

    对于这位不可思议出现的同胞,杨桃充满了好奇。她对中国的地理知识非常有限,这个新认识的妹妹提到了“湘”这个地名,虽然不清楚具体地域,总之那里就是遥远的南中国。

    部队又进入休息时间。

    趁这个机会,柳红秀自觉有必要让这位知识匮乏的姐姐,对地大物博的中国多一分了解。

    柳红秀说道:“我们的国家有黄河,有长江,我的家乡是在长江的南方,从我的家到黑龙江,这是非常遥远的距离。可能比莫斯科到德国的首都柏林还要遥远。”

    “柏林?这个我知道,当我们把红旗插在柏林的一幢大楼上时,我们和德国的战争就结束了。接着,国际反法西斯力量会将日本人赶走!

    柳红秀听着有些乱,她讷讷的说道:“从莫斯科到柏林是非常遥远的,而我说的,从黑龙江到长江比这还要遥远!可是,咱们的国家现在还是分崩离析。”

    说着,柳红秀的大眼睛颤动着,盯着她的姐姐。“桃子姐,我是到苏联留学的学生,励志于写成后回到中国,建立一个新的中国。那么你呢?你也来到苏联,如何就做了一名士兵?”

    这些话,一路之上杨桃有所保留,毕竟那都是些伤心事,事到如今,自己也有必要向这个女孩说说。

    杨桃长叹一口气,徐徐道来

    对于这位姐姐的悲惨身世,柳红秀甚是吃惊,也一样勾起了她的伤心事。

    “小鬼子在咱们的国家到处杀人,他们三一年占了我们的东北,三七年全面侵华。他们在我们的首都无差别屠杀,他们的进攻路线流满了我们中国人的鲜血。小鬼子就是要灭了我们的民族。”

    柳红秀的这番话杨桃完全认同,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亲人,原本有些柔弱的姑娘瞬间无比的坚强。

    柳红秀的家人没有死于鬼子的刺刀下,她的身世更为复杂。杨桃不了解的太多太多,只是这姑娘说着说着眼眸流泪,杨桃也跟着哭起来。

    “桃子姐!我讨厌现在的中国,那里充满了压迫充满了剥削,数以万计的劳苦大众艰难求活。我相信,只有那些人,才能真正救了中国。所以,我一定要活着回到故乡,去建立新中国,到时候,桃子姐,你也一起来吧!那时候的中国需要你添砖加瓦!”

    这柳红秀富含感情的一席话,杨桃只觉得似曾相识。她仔细琢磨着,分明自己在抗联小队时,那些战友也是絮叨着,“赶走小鬼子,建立没有压迫人人平等的新中国”,那样的中国真的能建成?

    杨桃没有直接回答柳红秀的问题,她稍稍转移话题:“我的家在中国的最东北,现在已经是非法的满洲国。我本是猎户的女儿,鬼子杀了我全家,我拿起枪的初衷就是为了家人报仇。可是,建设新中国,这件事太遥远了!那是大人物的事,听说大人物在西北的一个地方。曾经听我在抗联的战友说,那个地方叫延安。”

    “那是当然!”柳红秀擦一把眼泪,说道:“我可是跟着红军一路走来,从中国的南方走到延安。我们要以那里为起点,打败日本人,再建立一个新中国。”

    “就像是苏联?”杨桃猛然问道。

    “对!就像是苏联!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幸福。”刘红星回答的很干脆,从和姐姐的对话里,她看得出这位姐姐对于中国的了解还是太少,就是这一身苏军的军装,实在惹人遐想。

    关于沙俄覆灭苏俄建立,以及几个国家联合为一体,杨桃可是在娜塔莎拿的那几本教科书上学到不少,毕竟那些教科书也算是她的俄语学习资料,又有娜塔莎这位“高级知识分子”的讲解,岂能不了解。

    苏联,他要一个没有压迫剥削,一切按劳分配按需分配,所有人都能安居乐业的国家。这样的国家多么美好,如梦如幻。

    苏联正是以这个为目标而建设,若是未来的中国也能如此,该多好啊!

    杨桃很有自知之明,她的视野有限,只能从自己久居的诺夫戈梅利作为参考。当前是所谓的军事管制,即便如此,萨林奇金大叔等人,也在保证每一个居民日常的饮食。

    这种政策杨桃在以前难以想象的,那些伪满洲国的军人和日本人,随意抢夺人民的财务,杨桃毕竟有过切实经历。这种事在诺夫戈梅利从未出现个过,如果有,耶莲京娜姐姐会将那人处以死刑。

    杨桃喃喃的说起自己复杂的身世,她清清楚楚的告知了柳红秀,自己如何加入的抗联部队,如何遭遇日伪围攻,如何与唯一的战友泅渡黑龙江,又如何成了苏军士兵,最终,她流落到普里佩特沼泽地。

    这个人的经历如此之丰富!柳红秀始终觉得自己活的这十四年,经历异常丰富,她经历过长征。长征时自己跟着大部队走反而练就的穿林腿,在异国他乡的苏联学习的很愉快,而被德军俘虏,自己还能保持乐观又依靠长征时学到的知识顽强的生存下来。

    再看看这位杨桃姐姐呢?她几乎一直在死亡拼搏,一点点的不慎就是死。

    事到如今,她不但活着,更是得到了荣誉。

    柳红秀好奇的捏着杨桃的勋章。“桃子姐,你加入了苏军,他们还给你发了勋章。这些都是真的?你真是太强了!”

    “这当然是真的!我可是干掉了好几十个德国鬼子!”这是杨桃最引以为傲,她目光炯炯的双臂搭在柳红秀的肩上:“秀儿,我今年十八岁,比你大了四岁。在这里你已经没有亲人了,那就作为我的妹子!以后,你直接叫我姐姐,就这样!”

    柳红秀扪心自问,她早就想这样了,这一路上对自己如此温暖的照顾,亲姐姐也不过如此。

    “没问题!姐姐!”柳红秀说着又扑了上去,像是猫咪一般在杨桃身上蹭来蹭去,嘴里嘟囔着:“不过,我的乳名并不是秀儿,以后姐姐可不要叫错我名字咯。”

    “哦?不是星星,那是什么?”

    “是小辣椒!”

    柳红秀的清瘦的笑脸笑的花儿开。她旋即解释一番,自己乳名的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