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 另一边的战斗

作品:《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最终获救的战俘有两千一百人,他们被许可拿起找到的武器,因而武装了二百多人。

    杨明志的军官打扮在一瞬间就稳定了这些战俘的心,他的许诺也更是诱人:“只要回到我们的游击区,只要愿意重新作为红军,向敌人作战,就完全不会得到迫害,只要在战斗中立功,还能得到勋章。”

    如此,这些人完全没有后顾之忧。被德军和那些波兰蠢驴奴役,人人都有很强的复仇心,他们得知军队很快就要撤离,就赶紧吃起黑面包。

    苏军一共俘虏了49个德军战俘,他们被许可穿上鞋子和德军军装,衣服上的鹰徽则被摘掉。其实被俘的德军一共有5人,有4人企图逃向森林,被苏军士兵果断击毙之,这行为无疑震撼了战俘。

    在上午八点,已经没有再在这里逗留的理由,杨明志一声令下,全军沿着规划好的路线撤离。

    此时此刻,女兵营和所有非战斗人员,已经抵达预定会和地点。

    这是一处两条溪流汇聚的地方,之所以选在这里,正是因为在地图上容易寻找。它距离白牛村的直线距离仅有十八公里,假如部队采取急行军,三个时内是绝对可以抵达的。

    经过了激烈战斗,又携带着大量战利品,还有两千多被解救的人,杨明志的行军速度并不快。

    他计划着至少在下午两点前能和那些人会和,当部队形成一支高达八千人,将缴获武器分发下去,武装人员突破三千人的队伍,德军已经难以消灭了。

    部队所携带的和缴获的粮食,也能支持大军抵达普里佩特河畔,如此就彻底安全了。

    然而,意外就在这看似一片大好的胜利凯旋前发生。

    原来,“黑熊大队”被伪军尾随这件事本就是存在的,只是那些伪军似乎只存在于梅德韦杰夫的嘴里。他们究竟在哪里?总之已经好多了,他们似乎根本就不存在!

    时间久了,人们难以不放松警惕。何况,加上有二百多被解救的战俘也被临时武装起来,目前待在溪流集结点的人们,只要有八百人能进行战斗。

    托科夫比乔舒雅的森林作战经验高太多,再者他对女兵也有固有的偏见。他认为女兵最好待在二线,一线的最艰苦的战斗则是硬汉该去的地方。

    他是如此的自豪因而也自诩有义务担任外围防御。

    重担压在这支仅有一百余人的步兵连身上,而托科夫却觉得,自己就是这四千人的领导,他不再是连长,而是个旅长!

    零星的侦察兵被安排在营地的外围,距离营地至少一公里。

    这个中午是非常平静的,溪流很浅,水质澄澈。这种环境下,人们多少有些大意。

    队伍中的孩子和虚弱的人们,他们需要热食,再者军粮中最高能的饼干粉也适合煮成浆糊吃掉。

    一滩滩篝火点燃,袅袅青烟很快消失在森林中。

    但这份平静很快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破!

    安排在外的侦察兵发了疯般跑回来,他们最先进入托科夫的营地,明敌人来袭的警报。

    这些侦察兵不仅仅有托科夫的人,还有黑熊大队的少年战士。也只有黑熊大队的人明白哪些家伙是敌人,哪些又是和他们一样,躲在森林中避祸的难民。

    他们看到的是一群荷枪实弹的黑衣人,还有一老者在前带路,他们行进的方向也非常明确,就是寻着大部队的足迹尾随的。

    这紧急情况立即传到营地,顿时炸开了锅。

    大撤退开始了!

    刚刚开始熬住的食物,连同饭盒被直接带走。点燃的篝火已经完全不顾上,刚刚躺下休息的人也被迅速拉起来。情况容不得大家犹豫,就目前的状况,非战斗人员必须撤退。

    托科夫以司令员的姿态,向比他职位更高的乔舒雅命令:“你们是女人,战斗的事就交给男人!你们必须保护好没有拿起武器的人,尤其是孩子!”

    这话得令乔舒雅非常不满,她也知道这种情况,要保护三千多人颇为困难。

    敌人究竟有多少?黑熊大队的人声称最多五百余人,他们尾随已经很久,必是寻着足迹而来。因此,得知这种情报的乔舒雅还能担心什么?

    她反驳道:“我是营长!我奉命保卫这些人的安全,你只是协同。既然要打仗,我们这些女兵也绝不是弱者!长久的训练,我们不比你们差!”

    这里不是吵架的时候,因为侦察兵发现敌人的时候,很可能敌人也发现了他们。战斗很可能迅速发生。

    托科夫无奈的妥协:“好吧!我们就并肩作战,你们女兵也要分出人手去帮帮那个梅德韦杰夫,以备敌人从侧翼袭击我们!最后,我们必须通知司令!”

    大量人员淌水通过溪流,在逃命的时候,没有人会磨蹭,甚至是年纪大的人。

    照理苏军有八百多人可以打仗,完全不虚那些黑皮伪军,为何这般惊慌的逃命。

    这还不是因为地形对于苏联人过于苛刻,假如人员撤的磨蹭,德军就可在这溪流处的平原大开杀戒,或有数百死亡。

    撤退仅有五分钟时间,所有人撤到了溪流东边的森林。

    非战斗人员和掩护他们的人,继续向着森林深处前进。托科夫连,以及乔舒雅分出来的一个连,梅德韦杰夫亲率一百个善于打仗的弟兄,乃至临时被武装起来的一百个被解救的战俘(由佩罗尼斯基指挥),参与阻击。

    机枪、步枪,甚至是威力巨大的rpg,就在溪流东侧的森林边缘悄然布置。这些战士一个个趴在一尺高的草丛,或躲于大树后,伺机突然袭击。

    这片溪流交汇的平原颇为狭窄,它的宽度仅有三百米。

    托科夫下达要求:“我们必须等到大量敌人出现,再突然向他们开火,唯有如此,我们方可在最短时间最多的杀伤他们。”

    这要求所有人完全同意,毕竟临时的营地对于敌人也很有价值,梅德韦杰夫是太了解这些人了。

    士兵们紧张的等待着,老兵们表现的非常淡定,而那些刚刚拿起武器的前战俘,以及黑熊大队的人,多少令人揪心。

    另一方面,随军电报员已经立刻明了集结点的情况。正不得已以“龟速”前进的杨明志,完好的收到了这样的战斗警报。

    “什么?你们被敌人咬伤了?”大为吃惊的杨明志干脆直接对着电台吼。

    另一侧接听电台明语通信的正是乔舒雅本人,她谨记长官的教诲,即“在战术上重视你的敌人”,因而把德军的情况的严重了些。

    杨明志的大部队因为解救的人太多,整体的速度慢。自上午八点多开始撤离,到现在终于快接近目标。

    他再次迅速翻开地图,命巴尔岑火速到自己身边报道。

    随着这位究竟战争的老侦查员到来,杨明志果断做出命令:“巴尔岑,有大概两个营的敌人逼近集结点,可能十分钟后战斗就要爆发。乔舒雅和她的几百个女兵不一定是敌人的对手,你的侦察营现在火速支援,以最快速度跑过剩下的四公里!你们就沿着溪流向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