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 福明和耶夫洛夫的争吵(二)

作品:《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眯着眼睛听任他们争吵的杨明志,也被福明的举动差点吓掉地上。

    耶夫洛夫过了二十秒秒,终于试探性的说道“你……你是犹太人,又不是乌克兰人!再说了,我觉得我的话没有错。”

    福明的眼角注意到杨明志的严肃的表情,那人眯着的眼睛可是突然善良起来,这像是警告,似乎在说不准放肆。

    他定了定神恢复冷静,继续道:“我是犹太人不假,我也是乌克兰人!乌克兰的状况我比你更清楚!尤其是基辅城内,”

    那些市民都是无辜的公民。去年我军保卫基辅失败,几十万军队被俘,没有军队保护,我们能指望市民怎么办?”

    “所以,他们就做了亡国奴?”耶夫洛夫呛道。

    “他们不是亡国奴!”福明厉声呵斥,“他们是被德军控制,但反抗从没停止!难道你不知道他们对基辅城内的苏联公民做了什么?是奴隶!他们甚至在城内大肆屠杀,即便如此,剩下的人也没有停止抗争。

    不管怎样,他们绝不会和德国人为伍!假如我们使用高能燃料的弹头,袭击基辅,这会造成大量苏联公民死亡,这种事我们必须好好讨论!”

    “还要讨论什么?!”耶夫洛夫丝毫不退让,“攻打基辅本就在我们的计划上,难道因为那里有我们的公民,就对战斗顾虑太多?你不希望那些人伤亡,就只能导致我们的战士伤亡!再说,这种事你应该在大会上说,而不是在此和我饶舌!”

    “是的!谁会知道最新的火箭弹能飞那么远?除非看过战果报告,谁会知道那高能燃料装填的炸弹威力那么大!这杀伤力完全超过了一枚重炮炮弹的威力,它的存在完全是奔着杀人去的,甚至可以和毒气媲美。这武器若是袭击阵地自然有奇效,针对德国本土的城市亦能大量杀伤他们的人,但是将其用在我们的城市,若是导致大量平民死亡,下命令的我们,要负有历史责任!”

    耶夫洛夫勃然大怒,他怒拍桌子几乎拍碎桌面,其彪悍的猛将气质显露无疑。

    “蠢货!难道集团军政奤治部也开始考虑叛徒和走狗的生命了?基辅城内有的,要么是懦夫,要么是敌人,真正的反抗军实力可以忽略不计!我是军人,我要负责的是在沦陷区尽可能的杀伤敌人,至于造成我们的平民伤亡,这无法避免,我们也不应该因此掣肘!”

    福明的额头满是皱纹,他猛的站起,憋红着脸低吼:“我再强调一遍,他们不是叛徒!副司令同志,请你不要意气用事!”

    见得两人越说越火,杨明志再不能袖手旁观,这便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身:“够了!都别吵了!你们两人都给我冷静!”

    福明有他的理,耶夫洛夫也有自己的理,杨明志知道这两位都要安抚好,可也不能再次各打五十大板的和稀泥。

    燃烧空气炸弹的真实威力如何,只有使用过的人知晓。何况,威力最猛的环氧乙烷尚没有武器化,这化合物的威力实在比硝酸肼猛太多!

    所以它在人口密集区域发动袭击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反正那个位面的俄罗斯联邦以他们的俄式思维,搞出了超大号温压弹,其44吨当量的威力,其冲击破和火风暴,已经具备小型战术核武器的效能。

    用这类武器攻击城市,最残酷的杀伤还在后面,厚重的爆燃气体一方面消耗氧气,一方面又沉淀在地表很长一段时间,窒息区内所有动物必死!

    然而这类武器现在根本没有成品,要把原料变成成品可需要时间。

    杨明志当场没有调节两人关系,而是摆出一副高姿态,说道:“攻击基辅,我们使用怎样的武器,这由我来决定。而我们是否要攻打基辅,这要看是昂及的命令!除非方面军司令给予我们袭击基辅的命令,届时,我会考虑是否用新式武器。

    而且,你们争论的焦点,是否动用燃烧空气武器还为时尚早!因为我们已经打光了全部的四枚飞鱼火箭弹,也唯有它能飞过四十公里!就算是当前已经开始新的火箭弹制造,在十天之内,我们最理想的状态,是生产二十枚飞鱼!

    但是,我不可能这么一直生产下去,你们只看中这飞鱼安装了特殊战斗部,能造成的巨大杀伤力,却不知它成功的代价,是巨量的物资消耗!

    难道两位真的相信,我们有那么多的钢铁,那么多的燃料,来承受这么大的消耗?!”

    经过这番激烈讨论,耶夫洛夫对福明猛然有了新看法。把这个家伙看着军人完全不合适,他现在是集团军政治部的主任,简直就是个政治家。政治什么的军人管不着,军人的职责,就是打赢这场战争,哪怕付出巨大的牺牲代价,那些牺牲依然值得。

    杨明志内心里自然和耶夫洛夫站在一起,毕竟有了新武器,为什么不去用呢?

    就像美国人率先掌握了裂变武器,为什么不去用呢?至于一群科学家,以人道主义为由联名给华盛顿置信,反对这种武器用于实战,可国会老爷们怎么会予以采纳?

    站在军队的角度,新武器存在的目的就是更好的打击敌人,至于血腥残忍,至于什么人道主义危机,这不是军队要负责的。至少在这个年代,军队不需负责。

    倒是福明的那句“我是犹太人,也是乌克兰人”的说辞,令人记忆深刻,他所反对的也是出于人道主义。

    毕竟这火箭弹的实验并不算开门红,某种意义上,它是用几十条人命“血祭”。在这之前,杨明志还真没仔细想过,若是对着基辅来上几发造成数百个基辅市民死亡的结果。

    经历了实验事故,还有福明的这一番人道主义说辞,杨明志陷入了矛盾。他毕竟不是冷血的人,甚至对待德军俘虏,从一开始就尽量避免部队杀俘除非万不得已,这点宅心仁厚用在基辅的那些老百姓身上也合情合理。

    好在,在明面上他谁也没偏袒,正当场面有些僵硬之时,传令兵的出现打破了僵局。

    杨桃一行人一来到指挥部的外大门,就隐约听到办公室在争吵。三个女孩顿时紧张起来,这种情况,杨桃和娜塔莎还没见过。

    三人跟着卫兵,处于礼节和畏惧,没有贸然进入办公室汇报,直到争吵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