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降雨

作品:《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杨明志相信,阿列克谢耶夫和索尔金娜一定会妥善照顾好柳红秀,一个月的时间似乎太短暂,杨明志相信她会抓紧时间,成为合格的通信兵,不给自己丢脸。

    如此,在六月中旬,一个会汉语的通讯兵就任,她守在指挥部,这样自己的如意算盘就好打的劈啪作响。

    对于杨明志来说,月过的实在充实,新型火箭炮突击下了生产线,实验也取得了成功。固然是有着炸死人的悲剧,但冷血一点说,死者不是也是用生命来证明这种远程火箭弹的实战能力吗?

    他赶在太阳落山前就到了武器设计局,经过一个下午的忙碌,波波夫拿出了绘制好的弹道图,以直观的线条,计算除了“飞鱼”火箭炮以不同仰角发射时的落点。

    图纸上的数据非常疯狂,这款火箭炮的理论最大射程居然高达公里。

    “假如在发射时,火箭弹顺风飞行,它射程达到里也并非不可能。当前的数据,则是建立在完全无风,湿度在状态下的。”波波夫如此解释,杨明志对此深信不疑。

    这几天,他身心俱疲,大会开完,土豆挖完,新型火箭炮也搞出来了,还有什么要做的吗?

    当然还有一个,那就是睡觉!是搂着妻子睡觉!只有深度睡眠和家人,才能让自己连轴转了好几天的身体平静下来。

    只是他也非常清楚,平静的日子稍纵即逝,就在游击共和国东南方向三四百公里位置,苏军策划已久的解放哈尔科夫的战役,即将打响。

    届时,第集团军必然受到西南方面军司令部的命令,那是怎样的命令?

    杨明志做好了觉悟,他非常清楚自己身份集团军司令的责任于义务,就算是上级命令自己去打基辅,那就去打!

    反正,沿着普里佩特河顺流而下直奔基辅湖的木筏,已经在紧锣密鼓的制造了!

    杨明志估摸着上级的命令随时都能抵达,且哈尔科夫进攻战役理论上在十天内会爆发。那个位面的历史,这场战役在月日全面开始,这个位面或许会有变化。

    在日和日两天,杨明志哪儿都没去,他将该安排的任务都交待下去,指挥部的参谋人,和一般工作人员,震惊的发现他们的司令居然闲下来。居然也在指挥部大办公室,翘起二郎腿品起红茶,整整两天就这么平静的待着。

    时间就这么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的过去,他偶尔站起来看着挂在墙壁上的地图指指点点,又回到木椅上若有所思的闭着双眼。

    耶夫洛夫和福明知道他心中有事,几番询问,得到的答复非常干脆:“在上级下达作战命令前,我没什么好做的!”

    两位寻思一下也对,军队和正规游击共和国的各部门,都有自己的任务。军队在整编练兵,仓库在清点粮食收获量,集体农庄各生产小组还在挖土豆,兵工厂全力生产,各种作坊大规模生产军需品,铁轨每个小时都有新铺设的段落。

    如此,游击共和国五万余人各司其职,唯有军事行动才能打破这欣欣向荣的局面。

    两天平静的过去了,新的历史没有选择月日。期间,指挥部一直在和方面军司令部保持联系,其回应确实千篇一律的。

    在巴尔文科沃和别尔哥罗德,那就是硕大的火药桶,苏德两军已经集结的大量军队,再也不需要什么阴谋,明面上就算是小兵也知道战役即将展开,只是何时打是个问题。

    月日就这么平安过去,次日,天空开始下雨。

    降雨的预兆早已出现,防洪防涝的工作也先一步做好。

    “这场雨来的真不是时候呐!”站在自家的门口,杨明志眼望苍天兴叹。世界一片阴霾,黑压压的乌云压的特别低,冰凉的雨水打在他的脸上,也瞬间浇醒了他的精神。

    他点上一个烟,依旧望着天。

    新的战役就快打响,天公不作美,对于苏军的行动将给予额外的阻力。而且,这雨水对于游击共和国,不也是一样糟糕吗?今天真是天气糟糕,阴霾引得心情一样糟糕,但该做的事不能因为天气糟糕停摆。

    杨明志掐了烟,转过身对正在穿衣的老婆招呼:“小桃,今天冷了,多穿点衣服,那你的那件羊毛衣穿上。”

    “好嘞!哥!只是那样有点太臃肿。”

    “至少不会感冒!医院现在可离不开你,若是你这个大医生病了,谁来照顾病患?一会儿再把斗篷穿好,注意脚下别踩到泥坑。”

    这嘱咐够繁琐,杨明志丝毫不敢怠慢。杨桃身子还是小小的,肚子里还正孕育着宝宝。这是和她的第一个孩子,对她还有自己都意义重大。

    若是按照这个年代中国的传统观念,孕妇一旦有了反应就有理由在家休养,直到做完月子才继续干活儿。

    在苏联,苏联女人没这个习惯,挺着大肚子继续工作也被认为是高度思想觉悟的表现。在这里,女人很自强。

    杨明志等着老婆换好衣服,结伴出了门。

    她去了医院,杨明志则照例来到指挥部。

    这降雨不知要持续多久,无论多久,河水是必定暴涨的。基于游击共和国当前控制区的地理,两条河流水位上涨,原本的河畔湿地也跟着扩大,大量相对干燥的地区也变得泥泞不堪!

    好在年初种植的那一批土豆收获完毕,大量的新鲜土豆被擦拭掉泥土后,纷纷塞入仓库、地窖。这种新土豆就算是受潮,对其品质影响不大,仓库方面在保管它们时因而不需要刻意的干燥。

    军民的菜谱因而迅速变了,原本是军民都在吃面包,区别在于军人吃的多,平民的配给量非常少。好在采蘑菇和捞鱼的辅助手段,让平民的日子还算好过。

    当前,土豆已经变成主食!面粉是宝贵的,没有军事行动,士兵的体能消耗也不会很大,何况因降雨影响,日常的训练也暂停。士兵相当于放了假,他们就在营房里待着,将自己的武器拆卸掉,每个零件认真的擦掉污垢,再涂上新枪油。

    而平民不能这么“懒散”,因为雨天并不是坏事。

    村民的伙食配给量得到大幅提升,成年人无论男女,每天有高达三公斤土豆的配给量,实际上他们坐在家中避雨消磨时间,一样能得到如此配给。

    他们是不可能闲下的!凡是进入这里的平民,哪怕他以前是城市工厂的职工,是市民,当前都是集体农庄专员身份。军备物资的生产不为降雨影响,该上工的绝不可拖沓。

    比起以前,他们的工作热情高涨很多。经过了几天前的大会,游击共和国的政策修订了,这里一直奉行按劳分配按需分配的原则,大会后,分配的上限大幅提高。

    就像曾拼命织毛衣的那些纺织女工达玛拉,她一直在拼命工作,得到的粮食兑换券为曾经的三倍!如此她和唯一的孩子不但能吃饱饭,还能用多余的兑换券,去会手艺的人那里换点日常用品。她这样的劳动楷模成为一个榜样,整个铁匠村,乃至所有的集体农庄的手工作坊,生产力都得到了提升。

    毕竟,吃饱了饭才有力气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