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终于来到第聂伯河畔

作品:《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领域文学网http://www.lingyu.org

    侦察连派出一个班,他们全副武装更背着电台。前路漫漫,谁也不知道到了河畔会遇到些什么,万一有德军的巡逻队呢?

    巴尔岑给这个班下达命令:“你们携带电台,到达第聂伯河河畔就建立哨站,不管生什么,先将看到的情报汇报给我们。如若遇到德军,尽量保持隐蔽,如若已经生了交火,那就开战!”

    班长得令后领着士兵出了,娜塔莎也看着这些战友继续向东前进。

    “真希望我们不要再遇到什么糟糕事情了。刚刚食物危机闹的队伍内部都人心惶惶的。”女孩自言自语着,之后认真的吃着罐头。

    “你还是省省心吧,什么也不要多想。罐头吃完你给舔干净,不要浪费一点食物。之后罐头盒带好,不要扔掉。”伊戈尔嘱咐道。

    “是,我知道咱们需要用罐头盒做简易手榴弹。”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担心留下什么线索,毕竟咱们的身后一定有德国追兵的。”

    “可饶了我吧!”女孩泄了气般依靠着大树,抱怨道:“那些德国人太穷追不舍了,我也再也不想开枪。也许我还没回去,这副身体就要累到散架。”

    “是的,我知道这一路上你已经非常拼命了。看看胸前的勋章,这是对你功绩的证明,现在也不要有什么抱怨了,我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等到我们全军抵达河畔今天的行军就告一段路。”

    娜塔莎也想起了巴尔岑刚刚的说辞,撤退回家的路线最终是沿着河畔走的,起码到了那里就有盼头了。就自己而言,目前诱惑很大的还是河中的鱼儿,她调侃道:“要不咱们到了河畔,你想想办法抓条鱼吃?”

    “这也未尝不可啊。”伊戈尔挺起了胸膛。

    女孩身边的这个大个子,他非常可靠,看起来他是定能抓到鱼的。这不,他已经开始联想起来了。

    “等到了河畔,在水草从中一定有些鱼,到时候我撸起裤腿,把木棍削尖了就去叉鱼。今晚我们也许能吃到烤鱼。”

    看他兴高采烈的样子,仿佛巴尔岑允许大家生火似的。娜塔莎狐疑道:“不管怎样,抓鱼你就必须下河。河水是那么的冷,我担心你会冻坏了腿。”

    “那是不可能的事!”伊戈尔很熟练的在小女孩面前吹嘘起自己的强健体魄。“德国人或许不行,但是咱们的男人,都是能够冬泳的。还记得几个月前刚刚入冬的时候,你们这些少年孩子接受的训练,还不是一盆凉水泼在身上?”

    这件事娜塔莎还记得,那真的很糟糕,幸亏是长官出面阻止才使得女孩子们没有经历这些。但是看看那些男孩子的样子,被冰冷的水浇个透心凉,真是惨兮兮。

    娜塔莎没再多想,这个壮汉要逞能就让他上,反正抓到鱼自己还能吃呢。

    两人和大多数人一样,都在林间休息。

    尖兵已经去调查情况了,剩下的士兵们很多已经靠着大树,鼾声证明其已经睡着了。还有些人在学习侦察连的战士,他们也扯下一些布条给自己的小腿捆上,所谓这样办能长时间行军不腿疼。

    伤员没有再来找娜塔莎,他们已经被那些妇女照顾了。手术做完的伤员只需要必要的护理,本着吃了一顿好饭,妇女们也乐的照顾伤员。

    自尖兵离开后一小时,他们以急行军的度终于成功抵达了第聂伯河河畔。

    在他们面前的是巨大的湿地区,河畔两岸水草茂盛,因为化雪的缘故,整个河畔都是烂泥塘!这里的地貌也算是普里佩特沼泽地的一部分,毕竟这个地理区域几乎贯穿整个白俄南部。

    现在还是冬季,水草和芦苇尚未疯长起来,来到河畔的士兵很容易就看到了宽阔的河面。

    班长举起望远镜扫视一下河面,担忧的巡逻艇之类的船只完全看不到。他立刻命令自己的部下:“现在立刻向连长报,告诉他们,我们已经抵达河畔,并且一切安全!”

    长距离的电台联系非常困难,区区十公里则非常容易。随军电台立刻向巴尔岑的营地汇报情况,一直在等待消息的巴尔岑、柴科夫和柳得巴廖夫等人喜出望外。

    “十公里的距离,他们一个小时多一点就跑到了。说实在的,你们士兵的腿上简直是安装了内燃机?”柳得巴廖夫的调侃也是一段赞誉。

    巴尔岑满意的笑笑,他的内心激动不已。“看起来我之前估测出的部队位置和行军方向完全没问题!真是感谢我的数学老师,不然咱们也不能这么快就到河畔。”

    部队已经休息了一个多小时了,大家已经养精蓄锐。巴尔岑命令全体休息的人员立刻保持清醒,整顿自己的装备重新列队。

    战士们集结的很迅,大家组成四列纵队,最弱的妇孺伤员在最中间。部队只有几百人了,如此柳得巴廖夫若是训话的话,不借用扩音喇叭,他的声音就能被全体人员知晓。

    如此,他兴奋的扯着嗓子吼道:“同志们!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马上就到到达第聂伯河了。一旦到了那里,我们就正式确定了方向。只要我们继续向南,就能抵达近卫284师的地域,那里绝对安全,有着大量的面包黄油还有烤肉!更有了上万的士兵,以及人数庞大的村庄!我们终于要安全了。”

    这话说得,巴尔岑只觉得这人把师驻地吹的如同犹太人的迦南,那里并非留着蜜糖的圣域,反正是敌人铁蹄下的一颗小小的红星罢了。

    见到广大的游击战士们颓态一扫而空,他们的脸庞多了笑容,一看便知这是受到了戈梅利市长的股东。巴尔岑瞥眼看看他,也许这人到了驻地,他会从起炉灶,将市委重新安置在师驻地。“也许,集体农庄会统称为诺夫戈梅利?”

    巴尔岑还是顺势再符合几声:“同志们都听到了我们市长同志的话!他说的完全正确。今晚我们抵达河流,就在那里扎营。这次我允许大家点燃篝火吃热饭!甚至勇敢的人还能下河捕鱼!我知道咱们的食物不多了,你们完全不用担心。284师正规部队,多大五个营的战士,携带着大量的给养已经沿着河畔背上。最快我们将在后天和他们会面!届时每个人的肚子将不再是马铃薯、树皮或者是野菜。你们将吃到面包,将是牛肉干。现在全军跟着我,出!”

    顿时,人群中呐喊声此起彼伏。就目前这糟糕的状态,还有什么比事物的诱惑更强的呢?

    就连最羸弱的人也看到了希望,大家无不适大步向东,仿佛越接近大河,就越接近安全。那里可能有大量的鱼,一些士兵折断了一些树枝,他们拿出匕削尖树枝的一头,再将枪刺套上去做简易的鱼叉,又有些人准备好缴获的饭盒。

    不少人简直是抱着吃热饭的遥望前进,一个个争先恐后,整个队伍的行进度越来越快。未完待续。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http://m.lingyu.org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