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钓鱼作战

作品:《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霍尔德曼的脸被缠满纱布,眼珠没有了,空洞的眼眶已经肿起来。他现在的感觉很糟糕,伤口在头上,现在整个脑袋好似要爆炸。

    在打了一剂吗啡后,他的精神恢复了一些。但他必须接受缺失了一只眼睛这样的残酷现实,心情实在糟糕透顶。

    团长火急火燎的赶来探望同僚,当即被他的糟糕处境所震惊。

    “霍尔德曼,你的情况怎么样了!”洛萨海姆焦急的坐到他的病床前,抓住伤者的手。一旁的护士提醒道,伤员最需要的是静养。

    “我知道!”洛萨海姆的情绪很激动,“德意志的男人不会轻易被打倒,参谋长不是懦夫。”

    霍尔德曼不由的一阵苦笑,如果他哭哭啼啼的就真的像女人一般。

    他鼓足勇气说道:“别为我担心,这伤势战俘干的,那个人已经被处决。我虽然受伤,至少还活着,至少也从战俘嘴里问出了重要情报。”

    “真是难为你,你现在还想着军务上的事。”洛萨海姆深深吸一口气,很快,一份文件被递了上来。

    这就是霍尔德曼刚刚的审讯结果,一些书记员记录的战俘供述,和一张被血水污染的地图。

    这份文件上上记录了已经死了的阿萨诺夫的遭遇,森林中藏着多少苏军,他们的武器装备情况,皆详细记录。

    这段日子德军都在忙于修筑防线,发生的异常情况无不刺激着他们的小神经。

    洛萨海姆震惊于苏军大量装备的rp,一百人装备五十支,真的可以用豪华来形容。他不由的叹道:“敌人装备的火箭助推榴弹太多了,如若事实如此,确实可以解释为何敌人能在战役中大量摧毁我们的坦克。但是他们究竟是如何得到的呢?凭空造出来?”

    这一点霍尔海姆一无所知,他本人也清楚那个战俘一样的一无所知。他勉强说道:“也许是苏联人的空投,也许是他们自己造的。不管怎样,我们最好相信这是真的。

    想想几个月前,我们是如何战败被迫休整的。伤害我们最深的就是这个近卫284师。

    几个月以来,我总是在想为何我们会失败,这不仅仅是敌人很强,还在于我们的心态。以前的我们太傲慢了,这样的心态会让我们变得无知,变得愚蠢!”

    这里固然不是谈论军人心态的地方,洛萨海姆继续看着文件。参谋长说的确实不错,他引以为豪的防御阵地堪称固若金汤,结果战俘们却选择了一条非常大胆的逃跑路线。就是暴力的跨越阵地,防御真的出现了一个漏洞!

    顺着地图上的画的这条线,其终点被画上了一个小圈,那里已经是森林内了!

    洛萨海姆果断问道:“战俘是要进入森林和苏军会和,他们的会和地点确认无误?”

    霍尔德曼忍耐着疼痛,他嗯了一声,就在这医院里说出来自己的新计划。

    所谓那群准备逃跑的战俘还是有利用价值的,即将计就计。战俘们当然可以“逃走”,他们会按着制定的道路逃入森林,接着他们会与苏联人接头。这时候尾随逃亡战俘的德军趁机发动进攻,将那一百个苏军一网打尽。

    “这真是一个好主意!”洛萨海姆激动的跺脚,“只要我们抓住几个苏军士兵一切问题都解决了,我们从他们嘴里得到供述,就能完全知道沼泽地里究竟隐藏了多少敌人。”

    “最好是这样,不过苏联人的嘴很硬,那些与我们作对的是死心塌地为斯大林卖命的死硬分子。我们抓住一两个,也只能用些特别的办法让他们张嘴。”

    “办法会有的!霍尔德曼,你就安心养伤,你的这个主意非常重要,只要我们搞明白了敌人的底细,你会获得一枚铁十字勋章!”

    “也许吧。”霍尔德曼并不那种把荣誉看的比生命还重要的狂战士,一枚勋章又如何,它能让失明的眼睛回来?

    他更加现实的问道:“团长,那些战俘你决定怎么处理?”

    正高兴的洛萨海姆到了这个时候才想到,他刚刚已经给战俘判了死刑。“真是糟糕,我已经命令劳伦斯的一营将其全部处决。”

    “赶快叫他住手!”霍尔德曼垂死病中惊坐起,这份激动着实吓人一跳。

    “对!我这就去阻止他!”

    团部的一众人离开了医院,经过霍尔德曼的点拨,洛萨海姆已经知晓下一步怎么做了。接下来部队可以执行一次“钓鱼作战”,就算那群苏军战斗力强,只要我军出动更多的兵力,肯定可以将其围歼,届时抓几个俘虏就好了。作战计划的关键就是战俘,他们是鱼饵,如若他们死了可如何是好?

    他最担心的就是劳伦斯先动手,可惜远处还是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这下,正在快步走的洛萨海姆干脆呆住了,当即一阵咒骂。这下他也不再走了,而是一路顺着枪声狂奔,当他抵达行刑现场的小树林,面对的已经是一堆尸体,和德军士兵手持的机枪、步枪散发的烟雾。

    十几名士兵正在尸体堆中踢踏着,不时传来补枪的声音。另一边,也有一群人带着铁铲静候。

    洛萨海姆当即看清了劳伦斯,这个家伙正抽着烟监督。他赶紧走上前去,对着其脸就是一耳光,香烟也被打掉。

    “混蛋,谁让你现在就动手,你看看太阳!它还高挂着!”

    一直没有注意到团长来了的劳伦斯大吃一惊,他赶忙解释一番,所谓让战俘挖坑万一他们再拿着铁锹反抗怎么办?还不如让东方营的一群波兰人、白俄人事后挖坑。

    这个理由听起来很靠谱,但目前的情况完全变了。

    洛萨海姆脸庞狰狞的也熬吃人,他气急败坏的说:“劳伦斯,你现在被关禁闭三天!看看你做的好事!时间还没到你就开枪!这堆尸体若是还活着,我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你这个白痴,坏了我的大事!”

    距离太阳落山至少还有两个小时,仅从违背军令来说劳伦斯认栽。他确实不知道长官下一步的行动是啥,原本想着早早把不安分的战俘处决掉,自己还能早以前去战地酒吧喝一杯,现在全完了。

    早就心怀不满的劳伦斯这时候也不再憋着,当即反驳了一番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