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鱼饵

作品:《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战俘逃亡这件事本就很蹊跷,照理说既然德国人允许他们伐木,既然发生了暴乱,全体一窝蜂的逃进森林不就好了。为何还有一群人跑回德军阵地,结果巴尔岑只发现了二十多人。

    这件事里有蹊跷,杨明志的意思传到前线,巴尔岑也愈发的觉得长官的决定有道理。

    目前前线军队的主要任务是修筑一条埋伏于森林的防线,这是防备着德军进攻的,不是充当救死扶伤的医疗兵,拯救那些战俘。军队目前更犯不上和德国人死磕,若是在空投到来之前,和敌人来一次规模庞大的战役,那可真是不合时宜。

    无论如何,在二十六日凌晨到来之前,没有谁能断定那些战俘能否逃出来。他们最好能逃出来,但万一尾随着一群德国追兵,那就不好了。

    巴尔岑和拉夫连季、叶甫根尼商量了一下,傍晚,一场小会又开始了。

    巴尔岑道:“我认为副师长的决断越来越靠谱了,咱们得把事情往最坏的方向考虑,战俘若是大规模的逃出来,敌人存在追兵的可能性很大,为此我们必须和他们打一仗。亦或者一切是一场骗局,那些战俘实际是德军假扮的,我们还是要和他们打一仗。”

    “可是,长官的意思是要求我们要见机行事,现在战斗是否时机合适?”拉夫连季很担忧这交火会引发更大规模的战斗。

    “战斗可能是无可避免的,只要我们在这里修筑防线,敌人一旦进入森林,就算我们不开火,敌人也会开火。这一点长官们都考虑到了!我们的任务是阻击进犯的敌人,只要咱们不越过森林攻打敌人阵地,那就不算是违背命令。”

    这么一想也是,两位营长认同了巴尔岑的话。最重要的空投行动在六天内一定会进行,仔细琢磨一下,敌人就算集结部队去进攻也需要时间。只要战斗不可避免就不能当懦夫,现在必须做好战斗准备,迎接下一天的黎明。

    战俘逃亡的时间定在凌晨,他们逃亡的终点巴尔岑一清二楚。

    苏军被分成三个部分,将集结地半包围,在半径五百米的森林中立刻组建一条战线。

    两个步兵营各分出一个连增强巴尔岑的兵力,这下兵力就很平均了。

    因经过了缜密的森林战训练,以及丰富的作战经验,三部苏军迅速冲向预定地点,两支侦查小组甚至对集结地进行了侦查。

    那是一处两片森林相交的地方,一条不怎么宽阔的小平原撕裂了森林,这里的土地颇为平坦,春季到来后青草纷纷冒头。在其正北方就是德军的阵地,战俘迅速逃亡这里确实可以以非常快的速度狂奔。

    之前阿萨诺夫定下的汇合点距离敌人阵地足有两公里,德军机枪已经毫无威胁,又因为夜幕的掩护德军的炮兵也难以做出瞄准。

    一张大网就这么悄悄的在森林中形成,苏军非常小心,甚至鸟儿也未被惊飞。

    另一方面,因为战俘都被急于办完事的劳伦斯处决,所用的诱饵已经没了。

    如果这件事告诉霍尔德曼,洛萨海姆相信那个人的伤口会直接崩裂掉。

    劳伦斯已经被团长骂了十几分钟,他不是逆来顺受的人,此间他积极的思考,终于一声怒吼,令喋喋不休的团长闭嘴。

    “这些战俘不就是凌晨行动的诱饵吗?他们死了就死了!谁能在夜里保证藏起来的苏联人就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所谓逃出去的战俘,其实是我们的士兵?!”

    此言一出,洛萨海姆哑口无言,不一会儿,更是一拍大腿。“对呀,就算是最先进的夜视仪也只能看到人影!”

    被骂了半天的劳伦斯也不趁机抱怨,他摆出一张笑脸道:“我觉得我的主意很好。看看这些尸体,还有我们的东方营战士,团长看一看,两者是不是有一丝共同点?”

    洛萨海姆稍微一看,这共同点真是太明显了,因为东方营之前也是苏军,现在他们投奔的德军,却没有统一的军装,再者当局计划让他们换上量产型的德军三六式军装,只因东方营的身份刚刚得到元首的认同,这些军需品还在路上。

    洛萨海姆当即下令:“我们得让东方营的战士脱掉这些棉衣,让我们的士兵穿上。”

    “哪里有这么费劲?干脆让这些东方营战士上前线得了,反正这是做危险的诱饵工作。”

    洛萨海姆摇摇头:“说实话,我对这些人的战斗力从来不敢苟同,他们不懂德语,如果知晓你是要让他们送死,指不定一群人现在就再次叛变。毕竟他们为了活命已经背叛了苏联,谁能保证不会背叛德国。战斗还是让我们的战士上,咱们的新兵确实需要一次实战历练。”

    “可是,我们的敌人是那些家伙,他们的战斗力很强,而且非常善于夜战!”劳伦斯比洛萨海姆对284师更了解,他实在不想喷这个没有和那些人交战过的团长。从洛萨海姆眼神中,劳伦斯可以看出此人的无比自信,想必部队的新兵们也是无比自信的。

    洛萨海姆并未在库塔镇,师部被摧毁守军全军覆没,他得意幸存,事后部队休整他才升官成了团长。真正的牛人则被埋没,劳伦斯急需依靠功劳出头。

    趁机,他果断建议道:“团长,既然咱们的团参谋长不幸受伤,你需要一个人接替他的任务,我想我有能力。一营的战场指挥权我可以交给副营长,在这特殊时期,我坚信我能做好一个参谋。”

    洛萨海姆看看他,仔细想了想终究同意了这个决定。“劳伦斯,你的两个建议我都愿意采纳,你确实有成为参谋的才能,仅仅担任一个只能听从军令的营长真是屈才了。也好,你依旧担任营长,但你要来团部给我出谋划策。但是你毕竟提前枪毙了战俘,咱们的行动必须改变策略,你觉得,你是不是应该对此负责?”

    劳伦斯诧异的浑身一震,问道:“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今晚咱们要派出部队进行野战,围剿那群苏联人。区区一百个不是问题吧?你率领你的营从侧翼摸过去,我让二营派两个连换上东方营的衣服,你们里应外合抓住几个苏联人就行。”

    此时的劳伦斯内心里仿佛一千只羊驼跑过,这个白痴团长之前一直在说敌人的可怕,但到了节骨眼上反而愚蠢了。他难道不知道那些苏军最擅长的就是夜战?而德军最不擅长的也是这个夜战?

    劳伦斯愈发的认为这个团长是让自己死!也罢,707师本来就是个备受耻辱的部队,自个更是耻辱中的耻辱,所以这最恶心的行动还得自己参加。

    所以,洛萨海姆的鼓励的笑容简直成了一种嘲笑,劳伦斯还得表面上表达自己的满意,内心里实际早就问候了这个家伙的十几代祖宗。

    现在的他还能怎么办?面对这么糟糕的任务,他只能祈祷:“苏联人,你们赶紧跑远了吧,让我这一夜什么都没找到,省得大家都尴尬。”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