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火龙卷下的撤退

作品:《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战斗果然发生了,其规模出乎了杨明志的想象。

    他对耶夫洛夫、耶莲京娜说道:“以往在夜间的战斗,几乎都是我们在单方面的揍敌人,不曾想他们居然用了计谋让我们现身,接着用炮炸我们。”

    “所以战俘逃亡的计划很可能也是个陷阱咯?也许从一开始巴尔岑遭遇那些伐木的战俘开始”耶夫洛夫猜测道。

    “也不一定是这样,我现在觉得前线发生的事过于混乱。咱们搞不清楚状况,敌人肯定也搞不清楚。命令已经下达,在他们逃到足够安全的区域会继续给咱们发报的。”杨明志这么说,意思不是别的,就是等。

    今夜不应该这么劳累,前线正发生着惊心动魄的事,三位根本没有功夫休息。

    如果这时候有一杯咖啡也好

    杨明志努力睁着眼睛,只见耶莲京娜已经忍耐不住,背靠着椅子头一歪打盹起来。她这么做了,耶夫洛夫干脆趴在桌子上,不一会儿传来低沉的鼾声。

    “你们好歹也是师长、师政委,若是真的爆发更大规模的战役,你们还有工夫休息!”杨明志扫一眼另一间房门,那是电台室,几位工作人员一直在坚挺着。

    也罢!如果这脑子太过疲惫,命令都难以很好下达了!杨明志随即招呼进屋几个卫兵,命令道:“你们几位保持绝对的精神,一旦有新情报,毫不客气的唤醒我们。”

    他相信巴尔岑绝对可以安然无恙,那群德国人火炮再狠,只要逃到射程之外就平安了。除非敌人还出动了步兵,那些土鸡瓦狗的家伙森林作战必然会被揍的一塌糊涂。想到这儿,杨明志也没有再担心什么,索性也趴着桌子睡觉。

    另一方面,巴尔岑收到了“逃命”的命令后,全军撤退。

    毕竟这是夜晚在原始森林里行进,一些人不幸脚崴了,亦有一些战士在刚刚的交火中被子弹所伤。目前是无法进行外科处理的,伤员被战友搀扶着一起撤。

    巴尔岑很担心撤退的速度过慢会被敌人的炮火逮住,索性敌人没有继续开炮了。

    撤退之路被一团凶猛的森林大火阻挠,热炎之下空气被加热,不少战士回眸一看,居然有一条凶猛的火龙卷在肆虐。

    燃烧的地方简直成了一处地标,战士们渐行渐远,甚至估测出自己逃少距离。

    这火龙卷也被远方的德军阵地目击到,即使是夜晚,洛萨海姆也能举着望远镜看到这一器官。他和一众参谋又出了团部,因为战斗已经终止了,剩下的就是那一团燃烧的火焰。

    热浪还没有吹到阵地,他注视着大火,脸颊已经满是汗水。

    “真是糟糕,若是变成森林大火就坏了,我已经命令两个东方营进入森林搜索,这下他们也会遭殃?!”

    原来在炮击进行时,他认为这样的攻击敌人肯定伤亡巨大,趁机派出大量士兵将敌人一窝端了岂不美哉。这是出于这样的心态,一千多名东方营的战士被紧急命令进入森林,洛萨海姆不奢望他们能全歼敌人,至少能抓到几个活的。

    现在看来,这真是个糟糕的决定。

    一位参谋见团长有些犹豫,赶紧说道:“长官,这场大火不会持续很久的。”

    “真的不会持续下去?!如果变成一场森林大火,咱们的阵地恐怕也会遭殃!”说罢,洛萨海姆恨恨的咬着牙低吟:“如果这时候霍尔德曼健健康康就好了!”

    “不!长官,也许很快这里会有一场雨,森林火灾根本不会发生。”参谋的话令洛萨海姆很是诧异。

    “下雨?这里已经很久没下雨了,气候不可思议的干燥!真不敢相信咱们的南边就是沼泽地!”

    “但只要空气中有了大量尘埃,就能把游荡的水分吸住,接着变成雨水”这位参谋简单的向团长科普了下雨水的形成,听起来很有道理。

    洛萨海姆二话没说,立刻说道:“根斯菲尔德,你的话让我彻底安心了,现在参谋长受伤,那个我寄予厚望的劳伦斯居然在逃跑,我现在很看重你!”

    这对于一个普通的团参谋简直就是巨大的晋升机会,这位根斯菲尔德立刻立正敬礼,信誓旦旦的声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如此,两个东方营赶了上去,他们朝着大火的方向前进,并计划继续南下寻找炮轰之后疲敝不堪的敌人。

    另一方面,劳伦斯的人,以及那些“诱饵”,纷纷撤下来,他们的身影逐渐出现在德军阵地的视野里。

    其实,现在的劳伦斯是暗自窃喜的。苏联人的数量不可能只有一百人,仅从那些黑暗中突然出现的枪口火焰,就知晓敌人的火力密度之庞大。夜里乱打一通,消耗了非常多的弹药,结果德军并未在活力上取得完胜。

    子弹在头顶嗖嗖飞过,掩护的树干被子弹打的木屑横飞。劳伦斯也在交火第一时间命令部队压上去,可惜愣是被弹幕给弹压回来。这些年轻的德意志小伙子斗志昂扬,如果这是白天的战斗他们会非常卖力,但因为黑暗原因,没有人能瞄准,谁也不知道黑暗森林里敌人的兵力有多少。在遭遇挫折后,没有人敢继续前进了。

    撤退在劳伦斯看来是正确的,若是继续硬着头皮冲,一定会出现大面积伤亡。如果要挽回个人的荣誉,下令全营不惜代价猛攻就好,答应了就洗刷耻辱。宅心仁厚的劳伦斯不希望这些年轻人,在白痴团长的命令下,在黑夜里和敌人死磕断送性命。

    “既然已经是懦夫了,那就让骂名加重一分。”这样想着,劳伦斯也释然了。熊熊大火之下,他欣慰的看到自己人并未大量伤亡,实在是一种安慰。

    就这样,劳伦斯的营全体撤入阵地,他已经做好了被谩骂甚至惩处的心理准备来到了师部。

    洛萨海姆自然是气愤的,原本的好计划目前看来已经失败,劳伦斯的突击失败。这失败事出有因,洛萨海姆也不是那种会将一切责任推给一个替罪羊的家伙,对于劳伦斯的一切抱怨都忍住了。

    他简单的命令道:“战局变化的太快,诱饵部队伤亡很大,你的部队保全了很多生命。现在你和你的战士们下去休息,伤者立刻救治。”

    听到这个劳伦斯颇为欣慰,看来长官没有计较刚刚自己对着电台的步话机咒骂。他敬了礼,问道:“团长,接下来你还有什么计划吗?恕我直言,咱们之前的判断严重失误,敌人的兵力很多。”

    洛萨海姆笑了笑,“所以我才派出两个东方营前进,他们已经进入森林了。”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