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 德军并不信任他们

作品:《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因为和师部联络,即将展开进攻的德军浪费了一些时间。

    克莱本留下了十几个士兵作为友军的引路人,他的部队则想着自己的阵地走去。

    施佩尔看看腕表,时间已经是两点半了,苏军的位置已经在地图上被标注了下来,看到这个位置大家都清楚炮兵根本不能向其投射火力,想要现在就消灭他们必须立刻行动。

    此战,德军也带来了一些猎犬,通过从死亡的苏军尸体上嗅到气味,追击巴尔岑的德军其实完全不会迷路,现在有了向导更是能直奔苏军阵地。

    虽然经过一系列战斗,新来的德军知晓他们的敌人伤亡很严重,他们也不敢掉以轻心。

    东方营的战士走在最前列,一旦开战这些人也必然冲锋在第一线,他们的营长是德国人,剩下的则不是。

    就情感而言,这一千多个由波兰人白俄罗斯人组成的“东方志愿兵”,他们为德国人打仗基本就是为了混口饭,没有谁真的会因为所谓建设大德意志而狂热,毕竟自己也不是德国人,犯不着为其拼命。

    然而身后就是荷枪实弹的德军,考虑到即将面对的敌人是战斗力很强的苏军。同样曾是苏军的他们知晓近卫头衔的意义,尤其是其中的白俄罗斯营,向同样的白俄罗斯人开战,这种民族之间的厮杀着实太残酷了。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施佩尔不由的向走在一起的德拉赫探讨道:“就刚刚和友军的遭遇战你也看到了,东方营的战斗意志之窳劣。我估计他们也会在和敌人接触的初期就迅速撤下来。”

    “这几乎是必然的,毕竟这群人没有信仰,他们只是当兵吃粮食而已,以此作为活命的手段。就连正儿八经的雇佣兵也有自己的信条,这些人根本没有这个。”

    见到德拉赫还是摆着一副鄙夷的态度,克莱本不否定他的话,反而提出了另一种可能性。

    “你说他们没有信仰,是最糟糕的雇佣兵。但是他们中有很多白俄罗斯人,我们现在是让这些人去和他们的民族同胞作战,他们原本就是苏军士兵为了活命才给我们卖命,搞不好他们还会逃入苏联人的阵营,成为游击队!”

    “这不可能吧!”德拉赫心头一惊,“苏联人的政委会枪决这些叛徒,他们逃回去肯定会死。”

    “谁知道呢?假如敌人许诺不杀白俄罗斯人,甚至连投降的罪都一笔勾销,我们怎么办?波兰人或许还好一些,但是白俄罗斯人是个潜在的威胁。”

    德拉赫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被这么一说,前锋至少有五百人存在倒戈的可能性。“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它最好不要发生。很快我们就能知晓了,看看这群白俄人是否真的忠诚于我们。”

    施佩尔和德拉赫的猜疑不无道理,当前正在小心翼翼推进兵锋的确实是白俄罗斯人,这群人打头阵内心里全是小九九。

    首先,敌人可是战斗力超强的近卫部队,再者彼此都是同一个民族的。深处这样的环境,前方的人已经会拼命阻击,后方的德军搞不好也会暴力督促作战,夹在中间真是情何以堪?

    为此在战斗中必须保全生命,用这些人的话说就是:“我们不想向同胞射击,但是也不希望德国人向我们射击。”

    但身处战地身不由己!

    就在德军进攻的路上,托科夫的两个哨兵率先发现了慢慢逼近的敌人。当前的局势,凡是出现的人群必然就是敌人,即使这群人穿着苏军的衣服,头顶的钢盔则实实在在暴露了身份。

    哨兵隐蔽的很好,在发现敌情后迅速狂奔于森林间,将敌情汇报给了以逸待劳的托科夫。

    “这群德国鬼子真的来了!?”扔掉烟屁股,托科夫大声质问道。

    “是的连长,只是率先出现的是伪军,也就是所谓的东方营。”

    听到这个词,托科夫颇感失落。“原来是东方营,这群人曾经和我们一样,战斗中被俘后抛弃了自己的原则成了敌人的帮凶,他们是伟大祖国的叛徒。”

    趴在连长身边的几个战士听的真真的,不由的流露出咬牙切齿的表情。

    “对!”哨兵答道:“在伪军的后面就是德国人,他们的数量确实非常多,恐怕我们这一点人守卫这一小片阵地真要面临恶战。”

    “哦?害怕了?”托科夫自信的问道。

    “不!我当然不害怕,就算是战死我也认了。只是可惜,我们得首先和那些东方营的败类打,在我牺牲之前我只想和德国人战斗一番。”

    “算了吧!我还没想全连战死呢!你区区一名战斗步兵要想着以后继续杀敌立功,我们都会死,但不一定是今天,懂了吗?现在传我命令,告知全连,我们的敌人都是些什么东西!”

    战斗迫在眉睫,一百多名战士纷纷知晓了他们将最先和东方营战斗。

    比起德军士兵,叛徒比之可恨多了。陷入狂怒中的战士们凶狠的拉栓,愤怒的子弹推入枪膛。原本还有很多战士对敌人两千人的大军紧张兮兮,现在则完全被愤怒取代。

    机枪手、不抢手皆做好了战斗准备,但托科夫的另一个命令却是按兵不动。

    因此,手榴弹纷纷卸下后盖摆在战壕上端,战士却抱着枪蹲在战壕里。一些战士此刻充当起了掷弹兵,他们将木柄手榴弹五个捆在一起做成集束手榴弹,一次作为一顿弹幕大餐,等待着慢慢毕竟的敌人。

    只有五个战士猫着小眼睛看着森林,直到看到了一些晃动的身影。

    “注意,敌人出现了!准备战斗!”警报迅速传遍了整个战壕,所有人做好了战斗准备,就等着德军大部队进入手榴弹投资射程。

    但德军也不可能傻乎乎的一大群人直接一拥而上,如此密集队形必然遭遇敌人的机枪扫射。

    更为糟糕的,队首的白俄罗斯营率先抵达了战场,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大量尸体,炸断的树木在孤零零的燃烧,地面被一层烧焦的碳覆盖,空气中弥漫着负责的气味。

    正是因为紧张以及弥漫的死亡气息的原因,不少人干脆呕吐起来。

    进军的德军还没有料到战场是如此之糟糕,全军就这么停下来,尤其是白俄罗斯营的战士,他们的德国人营长瓦特,毫不犹豫的下令全营卧倒,此举也直接导致整个部队趴在地上。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