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谁敢杀我奴仆

作品:《武神主宰

    这个少年,夺走了他的一切,抢走了他的青莲妖火。

    所以他疯了似的追踪秦尘。

    在他的心目中,青莲妖火绝不容失,这是他唯一能报仇的希望。

    可最终,他却非但没能夺回青莲妖火,反而成为了秦尘的监下囚。

    正当他再次绝望的时候。

    秦尘,却给了他一个选择,做他奴仆的选择。

    他被迫接受,却不曾料到,秦尘的强大,令他重新看到了报仇的希望。

    所以他转变心态,心甘情愿的跟随秦尘,不仅仅是因为秦尘能让他突破,更是因为秦尘,让他看到了报仇的希望。

    为了这,他愿意抛弃一切,哪怕是死后堕入地狱,也在所不惜。

    可现在……

    一切都要结束了。

    “轰!”

    黑色的刀气,遮蔽一切,如同汪洋般倾泻而来。

    黑奴竭力的想要抵挡,但是天魔幡被死死克制,他体内的真力,也已所剩无几。

    眼泪,从他的眼角悄然滑落。

    自从灭族的那一晚,看不到希望的那一晚,他悲痛的哭过之后,这数十年来,他从来没有再流泪过,但是现在,他哭了。

    “对不起,父亲,对不起,母亲,对不起,妹妹,对不起,大家……”

    黑奴哽咽,眼泪肆意流淌。

    最终,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凄凉的笑容。

    “想不到我血虫人魔,一生为恶,做过那么多坏事,为了生存,什么手段没用过,到最后,竟然会成为一个忠义之士。”

    他苦涩的笑了,在恐怖的刀光面前,闭上了眼睛。

    “哈哈哈,你也知道求生无望,甘愿受死了吗?!放心,虽然你不愿说出那小子的下落,但是我们早晚会找到他的,到时候,我们会送他陪你一起去下地狱。”

    看到黑奴绝望的表情,嗜血魔人内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手中的战刀,不顾一切的斩落了下来。

    眼看那黑色刀光,即将劈中黑奴。

    突兀地——

    “谁敢杀我奴仆?”

    一道雷霆般的怒吼之声,陡然在嗜血魔人耳畔响起,紧接着一道凌厉的剑光,像是天外飞仙,从远处的天际,暴掠而来。

    这剑光犀利无比,挟裹着穿透一切的恐怖威势,瞬间来到嗜血魔人的面前。

    “谁?”

    嗜血魔人大惊,危机之中,急忙催动手中战刀,不顾一切的斩向那犀利剑光。

    “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在这方天地瞬间响起,恐怖的剑气,蕴含着诛灭一切的毁灭之力,瞬间冲入嗜血魔人体内,直将他劈的倒飞出去,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什么人?”

    嗜血魔人大惊,和不远处的刘泽,猛地转头看向那剑光袭来之处。

    “嗖!”

    在两人目光注视之下,一道人影迅速逼近,快若闪电,初时还极为渺小,可眨眼就来到了战场之上,拦在了黑奴面前。

    正是突破之后,一路赶来的秦尘。

    之前的交锋,秦尘虽然未曾赶到现场,但他的感知,却早已窥探了过来,自然知道黑奴所做的一切。

    “尘……尘少……”

    黑奴本以为自己必死,可刹那间,就被一股浑厚的真力笼罩,抬起头,就看到秦尘手持神秘锈剑,傲然在他身前。

    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眼眶都湿润了。

    “黑奴,你做的很好,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本少吧,你在一旁,好好休息。”

    秦尘看了眼黑奴,手中出现几枚丹药,迅速的扔入黑奴手中。

    黑奴服用下丹药之后,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紧张的看着秦尘道:“尘少小心,那刘泽非常厉害,手中的离崁圣镜,完全压制天魔幡,你赶紧逃走,千万不要被他的离崁圣镜裹住……”

    “是你!”

    看到秦尘之后,刘泽和鸠魔心脸上却露出狂喜之色,他们没想到,秦尘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好小子,你还真是有胆,既然来了,就别走了。”刘泽一脸狰狞道:“在我刘泽面前,你觉得你有逃走的机会的吗?”

    秦尘却不理会刘泽的话,只是对黑奴道:“你赶紧去一边疗伤,这两个家伙,就交给我杀了,你放心,他们两个竟敢动我秦尘的奴仆,难道他们不知道,我秦尘的奴仆,除了本少自己,任何人都不能动的吗?”

    秦尘拎着神秘锈剑,气息冰冷无比。

    刘泽和鸠魔心都愣住了。

    “哈哈哈。”鸠魔心更是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一般,对着刘泽拱手道:“刘会长,这小子就交给属下了,属下倒要看看,他一个小子,究竟有什么能耐,敢说出这么狂妄的话来。”

    话音落下,根本不等刘泽回答,鸠魔心已经擎出战刀朝秦尘杀了过来。

    在他看来,没有了黑奴保护,秦尘这么个十来岁的少年,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不过是一刀的事情,他们之前忌惮秦尘,只不过是忌惮秦尘可能有什么背景罢了。

    轰!

    狞笑声中,鸠魔心的黑色战刀,瞬间就来到了秦尘头顶。

    “当初在黑沼广场的时候,本少已经放了你一马,既然你不想要自己的狗命,那么本少就收了。”

    秦尘冷哼一声,目光同样无比冰冷,在鸠魔心出手的瞬间,同样一剑斩出。

    “哈哈哈,臭小子,你是想和老夫比拼刀法吗?”

    鸠魔心狞笑起来,体内真力疯狂运转,刹那间,他手中的战刀呜鸣起来,发出鬼哭神嚎之音,那恐怖的刀意,冲天而起,瞬间形成一股惊人的刀气漩涡,吞没一切。

    鸠魔心已经能够想象,这一刀落下后的场景了,秦尘四分五裂,死无全尸。

    只是,当他的攻击落下的时候,他的脸色突然变了。

    一股惊人的剑意袭击而来,瞬间冲跨他释放出的刀意气息,那剑意,凌厉骇人,像是一名绝世剑客,施展出了他的惊世一剑。

    “啵!”

    鸠魔心释放出的刀气,就如同脆弱不堪的泡沫一般,在那无坚不摧的剑气之下,顷刻间粉碎开来,砰,整个刀气漩涡轰然爆裂,紧接着,一道凌厉到极致的剑光,倏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好……”

    鸠魔心心脏骤然收缩,脸色大惊,仓促之中,急忙就要后退抵挡。

    但是,那剑光太快了。

    “噗嗤!”

    剑影闪过,鸠魔心瞪大惊怒的双眼,倒退的身形蓦地停了下来。=

    一颗头颅,冲天而起,鲜血瞬间溅出去数丈远,喋血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