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合虚山

作品:《捡到一个小师弟

    合虚山,一个孕育门派高手的山门,每年为各门派积极输送新鲜血液,其实也就是俗称的下山修炼,或者说交换生学习。

    不然教育经费哪里来不是,呸呸呸,学武功最重要的就是交流嘛,不交流怎么知道自己是不是就是下一个独孤求败呢。

    很久以前合虚山是一个大的门系,随着这些年的发展,逐渐分为五大门系,金木水火土。每个门系属性不同,主要技能不同但相生又相克。

    金系门门主佟瑾华,唯一的女性门主。木系门门主杨铁树,水系门门主洪湖志,火系门门主曾秋季,土系门门主易天奇。五大门主相互扶持,维系着合虚门。

    天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到了吃饭的时间。

    因为是火系门总是跟火打交道,厨房里几乎见不到木头的。石头的房子,石头的桌椅板凳,银质的筷子。虽然穷但是这一点却很讲究。

    宽阔的饭堂一共有三台大石桌。当今日值班做菜的弟子把最后一道菜摆上桌子,每个人都闻着味儿来到自己的座位。

    同时大家高兴又期待的看着站在师父师娘身旁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师弟。

    噢对,说一下师娘,一个火门主身后的成功女人,总是被火门主庞大身躯成功挡住的女人。长得大方温婉,实则...咳,不多解释后面就知道了。

    火门主还是有些眩晕这到底是女徒儿还是男徒儿,唉一点都没有自己当年的雄风,思考了一下可能是来拯救火系门阳盛阴衰的。

    略带着没偷喝上酒的蛋疼跟大家宣布:“咳咳...安静!如大家所见,又捡回来个小师弟,以后这烤鸡翅膀更不够分啊不是,以后大家要多多关心爱护才是。”说罢就要开吃,桌子上的烤鸡翅膀已经诱惑他很久了。

    师娘在一旁啪叽打在火门主的小胖手背上:“...名字!名---字---”灵安也气鼓鼓。

    “噢噢,对。名字,既然你不记得之前的名字便给你新取一个吧,便叫你...小吉如何?暂时随我的姓,姓曾,曾小吉,哈哈哈多吉利!”

    火门主摸摸自己的胡子茬,一脸的自我崇拜。

    小男孩有一瞬的懵,过去的事情他确实记得不多。

    不过倒是记得晚饭前火门主不咸不淡的话:“虽不知你的身世经历,但既然来到了合虚山说明我们有缘,唉不说废话了,乐不乐意在这跟着我学习。当然,唯有一件事你要答应我哦,不可为恶。”

    现在与那时的时光重叠,觥筹交错间曾小吉的眼中闪过坚定:“徒儿拜见师父。”

    众师兄弟欢呼表示欢迎。

    “小师弟快起来吧,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呢。”灵安绕过半个桌子来到曾小吉的跟前,笑嘻嘻道:“我叫灵安,是你的师姐,这个呢是咱们的大师兄叫木清和。”

    曾小吉甜甜的一笑:“灵师姐,清和师兄好。”木清和人如其名,温润如玉,弱冠年纪。下午间已经见过了。含笑点头不语,表示欢迎。

    眉清目秀样子让人看得舒服的紧。

    二师兄瘦瘦高高:“欢迎欢迎~”

    三师兄是个爽快的胖子:“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

    介绍完六师兄后便被抢话,“我我我。是你的七师兄,我叫啸官。以后七师兄会好好关照你的呦~”还送出了一个啸式飞吻。大大的荔枝眼透着机灵,明眸皓齿日后想必样貌必然出众。

    ...唉...只是人比较智障。

    恍惚间好像看到曾小吉翻了个白眼:“...还有呢?”不理会啸官,转过头问灵安。

    只见灵安在旁边咯咯笑:“哈哈哈大傻蛋你也有今天!看来我方阵营又增一员猛将!”

    “哼!大师兄永远是支持我的!”啸官毫不示弱。

    一旁无辜躺枪的大师兄赶紧摆手干笑,表示干干净净没有任何裙带关系。

    作为大家的大师哥可得时刻端好心中的天平。

    “哼,手下败将,你乖乖叫我一声师姐,我就既往不咎怎么样?”灵安摆出一副大姐的样子。

    啸官紧接着呸了一声:“既往不咎?这句话不应该我说吗,往我的水里下泻药,还给我的浴桶做手脚,害得我...哼!就算你现在叫我师哥也不好使了!”还记得那天他正兀自泡的舒服,一连串的咔嚓声,下一秒他就光溜溜的坐到了地上...

    看来二人因为辈分已经结怨已深了。

    明明他才是主角啊,曾小吉郁闷的叹了口气。

    虽然他并不小了,十三岁和啸官同岁但是因为发育晚又很白净看着就小小的。扫视一周最后他把视线落在远处的曾琇琇身上,他记得她,现在倒是跟自己一样,扮的懂事乖巧。

    目光相接,曾琇琇开心的招了招手。

    这时候火门主来唱个白脸儿:“好了好了都别闹了,小吉啊,你就先坐到...唔...琇琇旁边吧,以后有的是机会认识其他师兄,菜都要凉了今天先吃饭。”灵安和啸官这才消停会儿。

    一听吃饭,桌子上鸦雀无声,一股可怕的气流在席间流动着。待到火门主一声令下,不出两秒所有的荤腥以及肉沫已经不见了。火门主也略有些尴尬对小吉解释:“哈哈....最近吧,咱们门手头有些紧...大家凑合吃哈。”

    大家已经习惯每到月底就抢肉吃以及对师父的鄙视,他!抢!的!最!多!

    曾琇琇开心的看着自己抢到的肉,唔...看着就肥美多汁,每一块不大的肉膘仿佛都在火光下闪耀跳跃,招摇着“快来吃我呀~”

    然而...下一秒就看见旁边一张惊讶又沮丧的小肉脸,青一块白一块。

    好吧好吧,谁让你是我捡回来的猪。

    “小吉,来,吃肉。”曾琇琇夹了一小块给他,自己欢快的吃起来。不不不,是内心欢快,表面波澜不惊,毕竟给自己标榜的是小淑女。

    ...嗯...好难吃...曾小吉很给面子地吃了一会儿就就借口吃饱了撂了筷儿。摸着小肚子看看窗外,有些融不进去屋里的热闹。旁边的曾琇琇咯咯笑着。

    ----------分割线-------------

    月光柔柔的洒进房间,一张大大的通铺从房间的一头直到另一头。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子们睡觉都不太老实,打呼噜磨牙吧唧嘴...一个个睡的跟小猪似的。

    除了曾小吉。

    像所有失去重要记忆的人一样,也企图想起些蛛丝马迹,但是又像大多数小孩一样,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夜,并不安稳,有刀光血影,有悲泣呐喊,无边的黑暗有无数双手在企图抓住他。

    这一年,曾小吉十三岁,曾琇琇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