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啸官是正义的化身?

作品:《捡到一个小师弟

    二人午后出发,行至过半。

    本是一前一后走的好好的,结果一直走在前面的啸官突然发现,诶?后边这小子走路怎么没声的?一回头,人呢?

    虽然平时这小子还挺不招人待见的,但是也不会报应这么快吧??会不会跟我这是恶作剧呢,啸官夸张的喊了两声“曾小吉!”

    树上?没有。

    草丛里?没有

    糟糕!不会是被野兽袭击了?因为他找到附近的一个小树林,发现里面有只小野猪,正在快节奏地摇着尾巴,兴奋地对着什么流口水。

    “啊!!!你这个杀千刀的孽畜!把我的师弟还给我!”

    “哼,哼?”小野猪回过头就看到一个凶神恶煞的男子冲自己冲了过来。赶紧一躲。

    啸官本是冲到小野猪跟前准备大战三百回合,却没想到眼前的一幕令他大失所望。

    拿剑挑起其中一件衣服,唉,这是什么款式嘛,又短又漏还漏后背?只用一根绳系住,这这这,怎么穿出去嘛。

    于是小野猪眼睁睁看着一个男的把自己好不容易收集来的珍品随意“亵玩”着,熊熊的烈火在小野猪的眼中燃烧起来!士可杀不可辱。

    而另一边不知情的啸官还在研究,“粉色的,咦,这个是蓝色的,怎么都娘们兮兮的.......诶??这....难道是...”女孩子的...肚肚肚...剩下的话没有说出来鼻血就淌了出来。

    小野猪气势汹汹地迈向面前这个不速之客。却看见面前的人一脸傻笑的转过头来,一脸鼻血。

    嗬!同道中人啊!

    小野猪当即表示:“哼!哼!哼哼哼哼!”意思就是:兄弟,没事儿,随便看,我还可以送你两件。好兄弟讲义气嘛!

    啸官依旧一脸傻笑,淌着鼻血。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噢,原来,前些日子合虚山各大门系女弟子丢内衣的罪魁祸首在这啊!当即用袖子呼噜掉鼻血,死肥猪...竟敢如此戏弄小爷...一把薅过小野猪准备暴揍。

    小野猪没想到男人也变脸这么快:“哼,哼哼哼哼哼”兄弟,别别别这么暴力,多送你几个也...也行。

    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响彻小树林...于是当曾小吉循声找到这里就看到,啸官捂着屁股龇牙咧嘴,而一旁的小野猪口吐鲜血。

    “你们在干什么......”曾小吉淡定的脸上首次出现裂痕。

    “哼!哼哼哼哼哼哼!”你小子竟然还有帮手?!这是来自小野猪的怒号,“哼哼哼哼哼”好,兄弟,我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改日再战!

    小野猪哼完,又呸呸吐了口血沫子,这男人的血可真臭。一溜烟儿跑掉了。

    嘶...这猪可真生猛,疼......“你还看什么呀,赶紧掺一把师哥我呀!”啸官疼的五官扭曲。

    “哦...你们就是为了争夺这些女孩子的东西啊,嚯,还真不少,是...分赃不均故而大打出手?”曾小吉故意调侃道。

    “你你你!快闭嘴吧你!老子是正义的化身,刚刚侦破一桩大案。你懂个屁!”啸官捂着屁股还嘴。

    看他这样子也坐不下去,干脆把他领到一棵树旁。曾小吉:“你扶着树,扶好了。”“哎你干嘛啊,不管我了啊?”啸官不乐意了,挣扎着抓住曾小吉。

    “我自己连路都不认识,抛下你干什么?你扶好。”啸官听后觉得有道理乖乖的照做。就看见小吉念了一个御火术,将那些衣物烧了个干干净净。

    “真是,我刚才怎么没有想到,就应该把那臭肥猪直接做成烤乳猪。”啸官扶着树嘀咕着。

    “那接下来咱们怎么着,还去水系门吗?”曾小吉拍拍衣服上的灰问道。

    “......去!为什么不去,都到这儿了。嘶...走,我能挺住。”

    “......”曾小吉表示话可说,那就走吧。

    “诶对了,你刚才到底干嘛去了,我怎么都没找到你?”啸官不要脸的架在比自己矮一头的曾小吉身上。僵着一条腿,一扭一扭的走。

    “......反正没有像你一样做坏事。”曾小吉做出不屑的表情。

    “喂!我再说一遍!我这是在为民除害....”

    ......................

    二人越走越远,远在他们后面,一棵不起眼的树下,小野猪含着泪,坏人...禽兽...嗷...

    二人终于走到了水系门。水系门上下都很欢迎他们,也十分关心啸官的...屁股。在听说了是路遇黑心猪欲劫师弟,师兄挺身而出而被伤了屁股之后,啸官...的屁股受到了格外的照顾。

    水门主是一个长得极水灵的男子,与火门主的膀大腰圆完全不同。说明了来意之后,水门主一翘他那水葱似的手指表示惊讶。并且表示不必着急,今天不妨就在这里安营扎寨,明天伤势好些再走。

    二人一听,可别介,师父那边也是瞒着所有人,两个人这么久不见一定会露馅的,不能给师父掉链子。于是拿好了水门主的酒曾小吉和啸官以及他那金贵的屁股就告辞离开了。

    临走前,水门主的女儿也来送行,一个文静水灵的女孩。啸官看了一眼,噗...鼻血又喷涌,赶忙拉着师弟离开这里。

    结果二人就走到天黑了,才快到家门。结果就看到好多人等在大门口。

    “哇塞,不至于吧,我就英勇一次还没有就义呢,大家用不着这么热情吧!”啸官有些吃惊。曾小吉没说话但是直觉不太妙。

    果然,水门主还是觉得不太好就派了信鸽通知火门主啸官受伤的事,被师娘抓个正着。而且这么晚没回来,大家正准备派谁去接一下,二人就回来了。

    于是师哥为救师弟英勇受伤的事迹又一次得到传唱,二人都心知肚明的没有提衣物的事。

    师娘在确定啸官的伤已经被包扎好之后,微笑着揪着火门主耳朵表示要好好谈谈。

    曾小吉在看见曾琇琇的时候就不自觉靠过去,果然曾琇琇抓过小吉检查了一遍,又揉了揉他的脸蛋:“没事儿嘛。”又看看向被众人拥挤着的啸官,错过了小吉脸上一闪而过的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