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来到狼窝

作品:《捡到一个小师弟

    一个极宽敞的房间里面,曾小吉和洪芳被看押着。

    屋里家具摆设一应俱全,还有各色美食。从刚才折腾到现在,天都快亮了。床边,快燃尽的蜡烛和蜡油快要融在一起。

    曾小吉拉着洪芳坐下,“先吃一些东西,他既然将咱们掳了来自然不会下毒。”又使了使眼色。

    洪芳犹豫了一下,勉强嚼一些糕点,强忍着眼泪。

    还是没有逃过追捕的他们被那男子带到这里,也许应该说的他的老巢。外面看极为简陋,入得一个大山洞,而再往里走空间还是大得很,很多间房子就藏在里面。

    不过看的出,这里新的很,一定是刚刚建好不久。

    门外,两个看守的人,想要偷听这里面。不,准确的说他们不是人,他们有着大大的尾巴,狼尾巴。嘴上的獠牙要更恐怖一些,也不能控制好目光,凶狠又野蛮。

    曾小吉担心曾琇琇能不能平安回到火山门,但更担心夏图,男子追上他们就证明夏图一定不妙......

    夏图...一定要...活着啊......

    那么接下来,我们得做些什么不能坐以待毙...

    -----------------------------------------------------

    拼了命跑回火系门的曾琇琇,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一路哭着跑到师父房门。

    “师父!快开门啊师父!”拍的门哐哐响。

    “谁啊...干什么啊...”火门主略不耐烦的声音逐渐变弱,到最后竟是像又睡着了。师娘在旁边叫也不醒。

    “师父!快起来,小师弟他们就要被抓走了!师父...师父!”曾琇琇的喉咙都喊疼了,急的只能用更大力气拍门,生疼。

    突然里面传来一阵乒乒乓乓,就看见火门主衣衫不整的开了门:“你说什么?!怎么会这样?”

    “有个...妖怪...”曾琇琇努力让声音顺畅一些。

    火门不等她说完拿了佩剑拉了曾琇琇,“来不及解释了,一边走一边说!”面色凝重的火门主并不多见。

    这时候附近有醒了的弟子,跑过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火门主匆匆一瞥“清和可在?”

    “徒儿在。”木清和等待师父吩咐。

    “以防万一,速去请金系门门主来,我们会沿途做标记!还有其他人,照常练习不得跟来!”

    “扶好了。”不等曾琇琇站稳火门主就御剑飞起来。

    不多时,他们就飞到了方才打斗的树林。

    一片狼藉,被砍的破烂的树木像死尸一样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血迹斑斑,二人寻着血迹找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夏图。

    “师父!就是这位勇士,要不是他,徒儿绝不能活着回去...”曾琇琇率先发现。

    火门主把手放到夏图鼻下,“还活着。”

    夏图确实还活着,在他们试图将他扶起来时就醒了。

    “...你们...你们快去救他们...我还能撑住...嘶...”说着从怀里掏出来一...只银色锦鼠。

    这本是夏图用来平时跟踪保护曾小吉的,没想到此时还真派上了用场。“我这老鼠,识得...各种人身上的气味,刚才的自然...自然不在话下。”夏图说话很慢。

    火门主刚才还在纠结如何追下去,听这一说大叹天助我也。

    夏图摸了一下银鼠:“去吧。”

    二人跟着银鼠追去。

    --------------------------------------

    房间内。

    曾小吉打开酒壶,一阵酒香迅速充斥房间,勾的门外的看守开始躁动不安。

    有戏!

    给洪芳使了个眼色,曾小吉假装喝醉:“啊...这酒真是极品佳酿啊,还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酒...实乃琼浆玉液啊!”说完装作支撑不住倒在桌子上。

    洪芳虽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配合的倒在桌子上。

    果然,两个看守戳开窗户纸看里面人醉倒了,小声招呼着进来偷酒喝。

    三下五除二将两个看守制服,正准备打晕,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

    不好有人来了!

    “不乖乖听话就杀了你!”曾小吉亮出匕首威胁看守甲。

    门外,抓他们的男子哼着小曲正慢慢往这边走,越来越近。

    先是看到了门开着,看守笔直站在门前,看守少了一个,“怎么就你?”

    后心窝被匕首指着的看守甲哆嗦着回答:“啊...另一个去去...厕所了。”

    “那你怎么抖得这么厉害?”男子很是不解。

    “因因因为小的...也想去厕所...”

    “这门怎么开着?”

    “啊...姑娘们...怕热...说开会透透气。”看守脸都快绿了。

    “她们说开就开啊!跑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男子说着就要进来。

    门后面的曾小吉不禁握紧了抵在看守后心的匕首,冷汗冒了出来。

    突然。

    “不好啦!大王不好啦!”一个独眼龙狼人跑过来,“大王,有一胖子带着一小姑娘找来啦,外边已经打上啦!”独眼龙另一只眼睛还是歪的,对大王说的话都得冲着看守说,眼睛才是看着大王的。

    “哼!这么快就来了!走!”男子面露不悦,又转头对后面哆嗦的看守说:“给我把这里锁了!”

    话说当时追着银鼠的师徒二人,来到一处简陋的山丘,银鼠便不动了。曾琇琇不明白的看向师父。

    火门主伸手,银鼠跳上他的肩膀,钻入怀中。

    “走吧。”说完闭目念诀,略一作势,眉头紧锁两秒,随着他手的放下,面前本来简陋的一处墙壁现出来本来面目。

    一个大的山洞。

    二人不待多说,便闯了进去。里面本来忙活着的狼人们一下子就被吓到了,下一秒他们开始了混战。

    狼人们的爪子很尖,但是他们比较怕火,所以曾琇琇还是可以勉强应付,一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低头一看,竟是大野猪的头颅!

    “啪!”火门主解决一个差点掏了曾琇琇心窝的狼人,就在她走神疏忽的那一秒。

    “小心点!”师父提醒道。

    “嗯!”曾琇琇拽回一刹那的失神。

    就在他们陷入混战,独眼龙带着那狼男来到这里。

    话不投机半句多。

    火门主陷入与狼男的苦战,还要堤防周围狼人的围攻,曾琇琇也是吃力的保护着师父和自己。

    独眼龙也想献出他的一份力量,一个劲的在旁边放冷箭,可是...先天不足,加上旁边人的一碰,一个不小心,一只箭羽带着曾琇琇手上用来驱敌的火苗,射向洞里面的帐子上。

    显然混战中没人注意到,等注意到时,大火早已经烧进去了,估计里面新建的房屋都幸免不了了。

    “都快去救火啊!我的小美人还在里面!”

    火门主也是一惊,望向滔天的火光。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着狼男的锋利爪子就要撕到火门主的胳膊!

    “嘭”的一声脆响,一个金刚圈重重打在狼男爪子上,金刚圈一时间碎掉。狼男也吃痛的缩了一下子爪子。

    是金门主和大师兄赶到了!曾琇琇心想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