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打道回府

作品:《捡到一个小师弟

    洞里的火已然趋于熊熊之势。

    不少狼人被火星子烫的焦头烂额,四处逃窜。每到一处,便又扩大了火烧范围。

    本来如果只是火门主对付狼男,恐怕还有些吃力,但是加上金门主,那就不用废话了。

    二人合作本就默契无间,加上狼男满心小美女,无心恋战。打得狼男节节败退。

    火实在太大了,眼看着就要吞噬掉所有人。狼人们都跑的差不多了。

    木清和避着黑烟捂住口鼻,挣扎着想要走到山洞内侧寻找曾小吉他们。

    但是去往内侧的路已经变成火海,过去就等于送死!

    而曾琇琇还要冒险一试!

    “师妹,我们先出去!这里交给师父们!”

    曾琇琇不住的流泪,“咳咳...师兄,小吉他们一定就在里面!我得..咳咳...救他们!”

    “这火太大了!快走!”木清和赶紧拽住她。

    “不!我答应他们的,师兄你别拽我!”曾琇琇急哭了,但还是被木清和直接打晕了带了出去。

    带着曾琇琇出去,木清和也没有一刻休息,他将洞口附近转了一圈,找找有没其他出口。

    洞内,打斗进行到白热化阶段。看得出狼男已经忙顾不暇了。勇猛有余,但无谋略。金门主作势甩出金刚圈,假意没有打中,火门主挥剑直击其心窝。狼男躲过金刚圈后迅速接中那一剑。才要得意,只见那飞过的金刚圈又回旋而来,直击面门。

    双拳难敌四脚,狼男慢慢倒地...很快,竟变成一直小狼,蜷缩在地。

    “哼,你这孽畜,暂不杀对不起我的徒弟!”火门主愤愤道。

    “快别管他啦!我们快出去这里吧!”金门主小小的身子抖了抖,但是特别老成持重的样子。

    火门主举着剑,痛苦的闭了闭眼,还是拎上那小狼和金门主逃了出去。

    “嘶..老曾啊,你这徒弟怎么一个都没出来?”金门主和火门主两脸震惊的看着外面,空空如也。

    “啊!清和啊琇琇啊!”火门主丢下小狼就要往回冲,金门主赶紧死命抱住他老腰,双手还抱不住,急的大喊:“别啊冷静啊老金!”

    就在二人拉拉扯扯,火门主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时候,“师父......?”

    木清和背着昏迷的曾琇琇,旁边是曾小吉和洪芳。这一幕正被他们看见。

    原来,当时狼男离开后,曾小吉和洪芳便打晕那两个看守,想偷偷溜出去。走正门实在太危险,他们准备看看有没有其他出路,还真被他们找到了。

    里面有一间屋子跟其他的特别不一样,要说多不一样,那就是,格外的...破。

    当时有个狼人巡逻,他们就躲了进去,里面伸手不见五指。曾小吉的一颗后牙却突然疼得厉害,不等他作反应,一股大力将他们向后吸去。紧接著陷入昏迷。

    等到他们醒来,就已经不在洞里面,而木清和正好好找到那里。

    火门主用袖子擦擦眼泪:“真好。”踢踢地上的小狼:“先不杀你,留着做狼皮大衣。”

    ------------------------------

    等到几人回到火系门时天已经大亮。

    师娘携众弟子一起迎了上来,弟子们的关怀之情真是如滔滔江水,混乱不堪。

    灵安忙不迭的问曾琇琇有没有伤着。

    师娘深吸一口气:“都给我闭--嘴---!”

    顿时鸦雀无声。火门主几个偷偷笑着。

    “今天值班的快去把饭菜再热一遍。”师娘吩咐,“再去几个烧点洗澡水。”

    火门主深情握住师娘的手,又转头对其他门说:“都散了吧,我们这不是好好的嘛。”

    “清和小吉琇琇你们也去休息吧,灵安琇去带洪芳也先去休息。待会我马上派人去通知你爹。”然后就和师娘一起进屋了。

    大家都习以为常火门主的秀恩爱,只有洪芳还会感慨:“火门主和夫人真是恩爱。”

    灵安一副受不了的样子:“他们整天也不嫌腻!”

    曾琇琇也只能笑笑,她太累了,还好小吉他们没事儿。

    回房去的路上,碰到了捂着屁股出来的啸官,着急地冲过来,“琇琇,没事儿吧?”转了一圈,问了一圈,丝毫没看旁边的洪芳。

    而洪芳在他出现的一刹那,就低下了头,俨然一副小女儿姿态。

    灵安这一回在一旁还挺安静,因为...她发现,这水门主女儿看啸官...不太对啊~

    得知曾琇琇没事的啸官表示,还得去看望大师兄。

    等他走后,曾琇琇和灵安给洪芳安排好房间,便去睡了。

    曾琇琇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连早餐都没顾上吃。中午,终于还是被拎起来了。

    发现,外面还挺热闹。

    啥?

    有只野猪闯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