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找上门的烤猪

作品:《捡到一个小师弟

    曾琇琇一听说这个消息,赶紧跑到大门附近去看。

    众师弟围着一只野猪,都不敢轻易下手。

    竟然真的是小野猪。

    它怎么会自投罗网?

    仔细看小野猪满身都是大大小小的伤,两根獠牙全断了,最最明显的还是头上的伤。曾琇琇看了一眼它后面倒下的大门。

    不会吧...拿头撞倒的啊...

    老哥,稳。

    曾琇琇在惊讶的时候,曾小吉也闻讯赶来。

    本来迟迟没有动作的小野猪突然发了狂。拔足就向曾小吉冲来。

    这是拼命的架势啊!

    不过很不幸,这一次它又壮烈的被收拾了。曾小吉躲都没躲,这一干师兄弟可不是吃“素”的。

    “太好了,晚上有烤猪吃喽!”

    “好好好,哎呦都给我馋坏了,师兄你都多久没给我们露一手了!”

    “这小猪儿别看小,后臀肉可真足啊!”

    “哈哈哈哈哈......................”

    杀猪声惊天动地。

    小野猪在笼子里不住地哀嚎,但是他一点都不后悔!一点都不!死在仇人的手下是他没本事!

    那一晚,是阿爹最重要的一晚,都怪那个伪娘!小野猪凶狠地注视着曾小吉。要不是他...要不是他....嗷~

    合虚山突然出现一个很厉害的狼男,大野猪也得乖乖做他手下,却总是看它不顺眼。

    眼看着大野猪就要修成人形,狼男就给了它一个业绩任务,去,给我把那水系门女儿掳了来。

    谁知半路杀出来程咬金,大野猪任务失败,狼男顺理成章给它宰了,小野猪因为曾小吉他们被吊在陷阱里,不能及时营救。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曾琇琇听着小野猪凄惨地叫声,又亲眼在狼男洞穴目睹了大野猪的尸首,便猜出了几分。

    不过,要是我们不把你困在陷阱里一夜,你还不是送死?!

    没心肝的白眼猪。

    “师兄们,过来一下~”曾琇琇决定吓一吓它。

    几个师兄弟凑在一起,一阵交头接耳。

    “嘿嘿,那就听师妹的,先给他押到地窖里。”几个师兄弟一边架着小野猪,一边讨论着烧烤技巧。

    “放心啦,不会真吃了它的。时候不早了咱们去吃饭吧”见曾小吉不说话,曾琇琇拍拍他的肩膀。

    午饭过后,水系门主急匆匆地赶过来。一方面感谢火系门的大恩,救了女儿。

    另一方面,带来一个重要的消息:下午要在金系门开一个重要的会议,讨论一下今年中秋佳节的具体事宜。

    火门主十分不解,“不是每年都各过个的嘛?”

    “听说今年土门主提议一起过一个,热闹热闹。”水门主又翘起来他那水葱一样的小手指,放在嘴边:“我看八成是她门系这两年弟子太少...”

    火门主这么多年还是对水门主的做派略不适应,毕竟他是直的像钢筋一样。“噢噢,了解了。啧,也是,自从她得意门生莫阳明下山修炼之后,她那一直没有后起之秀了。”

    二人又唠了一会儿,一起赶往金系门。火门主点了木清和将洪芳送回水系门。

    再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团圆节。

    但是...

    曾琇琇不禁想起自己已故的亲人。

    水下的小鱼悄悄游走,吐出一个泡泡。

    旁边的灵安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是啊,中秋节。诶对了,不也是啸官生日吗?”

    二人正在河边洗衣服,一边聊天。

    “啊对,你不说我都要忘了。”曾琇琇停了停手下的活。

    “嗨,那个家伙,记不记得都一样。”灵安又一副嫌弃的表情。

    “那怎么行,啸官其实人很好的,一会咱们一起想想怎么给他过生日吧!”曾琇琇又接着搓衣服。灵安大叫:“要我给他庆生,我疯啦!”

    “不听不听,就这样啦,下午我去找你。”曾琇琇抱着洗好衣服的铁盆,准备回去晾。

    火门主不到傍晚就回来了,忧郁之气扑面如来,脸上大大的一个丧字。

    “咳咳,大家安静。今年的中秋节,经过商讨,五大门系要一起过。而地点,是咱们火系门。”

    火门主晚饭前对大家宣布。

    “啊?为什么啊,咱们都这么穷了!”有会过日子的弟子不满道。

    “各门派一起筹资,资金问题不用担心。”火门主手一挥,“没办法啊,咱们地方最大。这几天恐怕要辛苦大家啦!”

    “唉...”

    “好吧。”

    .....

    众弟子再不情愿也只能这样了。

    “今天是,八月十二,离中秋节还有三天,大家要加油啊,明天清和,你再挑两名弟子,随我下山去采购。”

    “是,师父。”木清和答道。

    火门主顿一顿,“还有个人卫生,就不用我说了吧...”

    吃过晚饭,曾琇琇端了饭来到地窖。小野猪被关在地窖里面的铁栅栏里。

    先是趁着没人就大哭了一顿,而且它的勇气也在早先用光了,看见这饭食...紧张的咽咽口水。最...最后的晚餐了吗!

    “喂,乖乖吃饭。”曾琇琇把饭放进笼子里,蹲下来看着缩在一角的小野猪。

    然后并没有走的意思,双手抱住膝盖,头倚在臂弯,眼睛看向别处。

    半晌。

    “对不起...他是你的爸爸吧...”

    “........”小野猪表示,你脑子瓦他了?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个。

    “我的父母也不在了...而且跟你一样,明明知道是什么人干的,我也没有办法报仇...”

    小野猪不说话,静静地听。

    “对不起。”曾琇琇看着小野猪一字一句,“如果是我的话,也会希望能够一起死,而不是只剩我一个人。”

    诶,怎么突然煽情了...小野猪有些接受不了。

    “果然。”曾琇琇冒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小野猪一脸懵逼看着她。

    “果然你是一只有灵性的猪。这么厉害,做我徒弟吧!”曾琇琇的眼睛放着光。

    小野猪表示,还是吃饭吧我。

    “哎,让你吃了吗,偷衣服的事儿还没跟你算账呢!”

    “哼哼哼...”我也没原谅你们呢!小野猪兀自吃的飞快。

    “还有你的伤,等着我去找点药来。”曾琇琇哒哒哒跑开,没一会就带着瓶瓶罐罐回来了。

    地窖里又响起杀猪般的惨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