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王者—绝世美人之貂蝉(8)

作品:《快穿:攻略BOSS,撩不停

    送走吕布之后,司徒府的人对她的态度越发恭敬了,目光中总是有一种不知名的东西,或怜悯,或嫉妒。

    “小姐,今儿的天气好许多了呢,咱们出去走走?”丫鬟翠竹见风九九愁眉苦脸好几天了,不由的主动说道。

    风九九蹙眉,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翠竹试探道:“小姐可是有什么愁心的事儿?”

    风九九抿嘴,看向穿外,黛眉微蹙的样子,让人心疼。

    “最近府上可是有什么喜事?”风九九随口问的一句话,让刚刚还一脸担心的翠竹,脸上一僵。

    语气僵硬的说道:“小姐在说什么呢?”

    “我见管家让人提了好些红布回来,还道可是府中有什么喜事,可是父亲却不让他们告诉我。”风九九民商踌蹴。

    “那是管家的小女儿要嫁人了,置办东西,所以没有告诉小姐。”翠竹恢复的很快,一脸笑着,认真的回答着。

    要是没有刚刚那短暂的僵硬,风九九可能就信了她了。

    “是吗?”风九九心里明白,这哪里是什么管家的女儿嫁人呢,明明是她的那个好义父要将她送人了。

    只是这次不知道会将她送给谁。

    风九九也不想坐以待毙,顺着翠竹刚刚说的话,打算出去走走。

    可是风九九要求着男装,束男发。

    “小姐,这样……这样不好吧?”翠竹已经说了好几次了,到了门口依旧有些不放心的看着面前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俊公子的风九九。

    一袭白衣,手里拿着白扇,头发用一根白细丝简单的将头发挽在脑后,清爽干净的少年,就此出炉。

    风九九挑眉:“难道让我与上次一般,被人非礼了不成?”

    非礼倒是风九九夸张了,不过翠竹一想,自家小姐确实长得太过貌美了,又没有众仆从的跟随保护,只有她一个人,要是遇上了恶霸什么的,可就难说了。

    不过……

    翠竹脸色微红。

    小姐这般模样,也很诱人呢!

    待到翠竹反应过来的时候,风九九早已经走远,哪里还能继续细想自家小姐如果真是男子的话,那些粉红泡泡的小心思。

    风九九已经很久没有出来逛闹市了,不过近来几次被召唤上战场的时候,都没有遇到赵云那个讨厌鬼了,简直是战无不胜,无往不利。

    也不知道是不是赵云真的克她,还是怎么着,只要有赵云在,不管他们这边开始的优势如何,也都能输。

    看了看外面的世界,还真的是美妙呀,人来人往的,虽然有点吵,但是风九九终于感受到熬了人间烟火气,而不是像司徒府里的那些人一样,要刻意的去防着他们。

    看着远处,一直慌乱的想要跟过来,却被人群挤散了的翠竹,风九九勾唇一笑,伸了个懒腰。

    有个时候呢,一个人的沉默,可并不代表她是接受,而是等待合适的机会反抗。

    风九九心里为翠竹那丫头默哀了一分钟,就往着胡同里面走去。

    那里正好已经有一个大汉正在等候着。

    见风九九过来,刚开始的凶狠,在看到风九九手里的令牌的时候,立马屈身行礼。

    “大虎等候公子多时。”那大汉说道。

    风九九点了点头,看了一眼他身后停着的马车,外面看似朴素,其实一看那木头,就知道,可不便宜,还真是低调的奢华。

    想来也是,吕布怎么可能给她用廉价的东西呢!

    一路上除了遇到了几个坑坑洼洼之外,也没有其他意外,等出了城门,风九九悬着的那颗心这才放下。

    只是刚出城门,马车受到了强烈的波动。

    风九九差点就被甩出马车了。

    “怎么回事?”风九九记得按路程来算,应该还要差一阵子才能到她和吕布约定好的地点。

    掀开帘子,正看到前面有两方人马交战。

    还好大虎机灵,此时已经带着风九九绕到了草丛后面,免去了一场灾难。

    只是,风九九眼尖的看到了那个拿着龙胆枪的人,在混乱的战场之中,反倒很是显眼,尤其是那一身银亮色的铠甲,简直有亮瞎敌人双眼的态势。

    大虎这个时候打了个手势,请求风九九撤退。

    风九九无法,只能放弃继续看下去的想法,跟着大虎,绕着远路,悄无声息的走了。

    只是这样一来,风九九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城外的地方,跟吕布会面了。

    本来风九九之前跟吕布套好了关系,准备借用吕布的人手,从司徒府逃出去,天大地大,总有她的容身之所。

    唯一的路径被挡了,风九九只能跟着大虎回到了城内,去吕布的一个私宅暂时躲一下。

    过不了多久,王允估计就要派人四处找她了,这个时候还真的不适合出去乱逛。

    只是一直等到了第二天,风九九依旧没有等到吕布来见她将她送走,反倒是捡到了一个伤痕累累的人。

    看着床上那个就算是睡梦中,也依旧蹙着眉头的男子。

    伸手,用手里的毛巾细细的为他擦去脸上的血迹。

    就算是刚刚在院子里的草丛中,那一身的血迹,满脸的伤痕和污渍遮掩了面容,风九九还是第一时间就猜到了他是谁。

    怪只怪他身上的那一身白银铠甲太过亮眼,手里始终不放手的龙胆枪,想让人不知道他是谁都不行。

    上午这个人害她没办法逃出城外,远走高飞,下午就重伤倒在她的院子里,你说,这是不是报应不爽?

    只是在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折腾他的时候,她可不想他就这么死掉。

    夜深了,暗淡的烛光照亮整个房间,床上的人幽幽转醒,眉头紧皱,闷哼了一声。

    只是刚刚准备起身,侧脸就看见床头单手支着下巴,已经睡着了的风九九,浅浅的呼吸声,均匀的在耳边响起。

    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简单朴素,就是普通的民宅,这才放下心,细细的看向风九九。

    虽然男儿扮相,可是那一身的细皮嫩肉,加上过于秀气的脸蛋,喉咙处有些劣质的假冒喉结,很快就让赵云发现她是个女子了。

    只是这模样,有点似曾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