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练枪之始

作品:《寒门枭士

    燕青心中略略不服,义父明明说出手三次,但李延庆却打了五次,这分明有点使诈啊!

    周侗看出了燕青眼中的不服,笑道:“你义父只是说,让延庆出手三次,然后他就出手,可没有说延庆接下来就应该束手就擒啊,当然,从约定上来说,你义父也没有输。”

    燕青没有吭声,义父的发冠都被打掉了,如果说没有输,这也未免有些说不过。

    这时,卢俊义骑马回来笑道:“我已经领教了李少郎打石绝技,我发现李少郎其实已是手下留下,如果一开始就是三连发,我早就败了,论武艺,李少郎或许不如我,可论两军对垒,我却败得一塌糊涂,不服不行啊!”

    李延庆拱手道:“卢官人过奖了!”

    周侗看了李延庆一眼,又对卢俊义道:“不要一味夸奖,说说他的弱点吧!”

    卢俊义笑道:“不如我请李少郎喝杯水酒,在酒桌上慢慢聊。”

    李延庆看了一眼岳飞等人,又笑道:“我还有几个好朋友,都很敬仰卢官人的武艺。”

    卢俊义呵呵一笑,“那就一起去!”

    .......

    庆福楼内,卢俊义摆下了全羊宴,宴请恩师周侗和李延庆、岳飞等四个小师弟,周侗本是豪爽之人,他非但不禁止徒弟喝酒,反而鼓励他们喝酒畅饮,气氛十分融洽。

    卢俊义吃饭喝酒很讲究,并不象一般武人那样豪饮痛吃,他用小金刀切了一盘肉,又端起甘美的醇酒细细品味一番,这才对李延庆道:“师傅让我说说小师弟的弱点,其实我躲开第一块打石时,我就可以将师弟击落于马下,师弟除了打石外,用一柄剑可防不住我的水火棍。”

    “师兄是指我需要再练练别的武艺吗?”

    卢俊义笑道:“我相信师弟的志向绝不仅仅满足于官衙文书,大丈夫既要以文治理民生,也要能武横扫达虏,恢复汉家江山,相信总有一天,师弟会率军出征,那时,师弟遭遇契丹大将,又拿什么兵器和他决战?”

    李延庆虽然志不在学武,而在于科举,但如果在精力和时间都允许的情况下,练一件兵器也未为不可,正所谓技多不压身就是这个道理。

    卢俊义指出的其实不仅是李延庆的弱点,也是在场所有人的弱点,他们都会短兵器,但在长兵器上却是空白。

    卢俊义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大家都不约而同向周侗望去。

    周侗笑了起来,“怎么我感觉责任都在我身上?”

    卢俊义笑道:“您是师傅,这个责任您不背谁来背?”

    “好吧!”

    周侗便爽快地对众人道:“本来我只打算教你们骑射,但岳飞、王贵和汤怀都想考武举,武举中就要考兵器,至少要会三件兵器,以娴熟为标准,所以我这段时间也在考虑教你们兵器了,你们不妨给我说说,每人都喜欢什么兵器?”

    众人一时都踌躇不语,周侗对李延庆道:“延庆先说吧!”

    李延庆想了想道:“枪乃百兵之王,适合马战,学生就练枪吧!”

    “枪可不好练啊!枪法讲究开步如风,偷步如钉,而且需要长年累月的积累,所以又有年拳、月棒、久练枪的说法,你要考虑清楚了。”

    “学生已决定用枪!”

    李延庆从小最崇拜之人便是常山赵子龙,赵云的龙胆亮银枪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所以周侗让他选择时,他便毫不犹豫选择了枪。

    旁边卢俊义笑道:“小师弟的选择是明智之举,恩师就是以骑射和枪法出名,大宋禁军的套路枪法还是恩师所编,跟恩师学枪没有错。”

    岳飞听了这席话,他连忙对周侗道:“学生也想学枪,请师傅成全!”

    周侗欣然答应,又笑着问王贵道:“你一向都很积极,今天怎么落后了?”

    王贵挠了挠头,愁云满面道:“学生也不知道自己该学什么兵器好,请师傅指点。”

    周侗想了想道:“你的性格比较粗,不太适合使用细腻的枪法,你倒适合用刀,大开大合,我有几套绝妙的刀法,就传给你吧!”

    王贵大喜,连忙伏身拜谢,“谢师父成全!”

    “那汤怀呢?”

    汤怀摇摇扇子,有点不好意思道:“若师傅不嫌累赘,学生也练枪吧!”

    周侗心中高兴,端起酒杯感慨道:“老夫已年近七旬,原本是奉童太尉之令来汤阴创办武学,却没有想到在汤阴县竟然收了几个佳徒,也算是晚年无憾,希望你们四个好好跟随老夫练武,将来报效国家,抗击强虏,也算是老夫为国最后尽一点力了。”

    ..........

    当天晚上,卢俊义便带着燕青返回大名府了,众人兴奋得一夜未睡,各自充满了对练习大兵器的期待。

    次日一早,大家继续练习骑射,快到中午时,周侗把十二名生员都召集起来,对他们道:“从今天开始,我要给大家讲讲练枪之法,长枪之法,始于我朝杨氏,也就是大家皆知的杨家枪法,又叫梨花枪.......

    枪的秘诀就在于熟练,熟则心能忘手,手能忘枪,圆精而不滞,变幻莫测,神化无穷,但学枪也是和其他学艺一样,先从简单着手,从基础练起,我会带大家入门,入门后就靠自己体悟,将来能到什么成就,就看自己的勤奋和天赋了。”

    这时,两名武学助教抱来两大捆白蜡枪,分发给每人一杆枪。

    周侗随手抄起一杆枪,手腕一摆,一枪刺出,又反手一枪,瞬间抖出七八个枪尖。

    “大家看好,今天我教大家最基本的动作,枪法以拦、拿、扎为主,其中扎枪要平正迅速,直出直入,力达枪尖,做到枪扎一线,出枪似潜龙出水,回枪如猛虎入洞,也就是出枪要猛烈迅疾,力道强大,收枪则力道轻且快,大家再好好看一遍,一共有七个动作,必须每个动作都要准确,好了,今天大家先练扎枪一个时辰。”

    李延庆和众人一起练习扎枪,他感觉有点像练拼刺刀一样,枯燥无聊之极,周侗走到他和岳飞身边,淡淡道:“任何高强的武艺都有扎实的基本功为底,若枪法的基本功不扎实,那绝对练不出高明的枪术,我少时光扎枪一个动作就练了整整一年,只有千锤百炼才能学到真正的本事。”

    李延庆暗暗苦笑,如果光扎枪就要自己练一年,那他宁可不学枪了,他哪有那么多时间耗在学枪之上。

    岳飞则抿直了嘴,一丝不苟练习扎枪,一遍又一遍,每个动作都认真精准,周侗暗暗点头,他早就注意到岳飞了,岳飞的资质虽然远不如李延庆,但他贵在认真刻苦,勤能补拙,将来岳飞在武艺上的成就不会亚于李延庆。

    这时,周侗又走到王贵身边,见他想说点什么,便笑道:“练刀的基本功其实和练枪一样,基本功彼此想通,你把枪法的基本功练扎实了,然后再去练刀,就会事半功倍,当然,你还需继续练习力量,力量是刀法的基础。”

    “学生明白了!”

    王贵狠狠一枪扎出,周侗见他这一枪扎得力道十足,很有气势,而且稳健笔直,便满意地点点头,又向汤怀走去。

    ..........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