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仓促北撤

作品:《寒门枭士

    西线宋军大营内,童贯仔细打量着眼前黑漆漆的震天雷,每个重达四十斤,他不由有点怀疑,这种火器真的能把银川城炸塌吗?

    “李参军说,银川城是用泥土筑成,比较容易炸塌,石州城城楼年代久远,已经腐朽不堪,所以也能轻易炸毁,但石州城墙是用青石筑城,难度就大了,卑职亲眼目睹,几乎没有痕迹.......”

    童贯冷冷道:“这就是你无法要来配方的理由吗?把它说得如此不堪。”

    戴云逸吓得一激灵,连忙低下头,“卑职不敢!”

    童贯脸色稍微缓和一点,他拍了拍硬邦邦的铁疙瘩,“究竟威力怎么样,炸一个试一试就知道了。”

    在兜岭峡谷内,一名火药匠人点燃了引线,调头便撒腿狂奔,远处,童贯和一众将领目光凝重地盯着石屋,这是临时用石头搭成的一间小屋子,震天雷就在里面点燃了。

    只片刻,只听见惊天动地地一声爆炸,地面的都晃动了,碎石乱飞,白烟弥漫,童贯和大将们纷纷捂住耳朵,躲在一块巨大的厚木板后,只听见从远处飞来的碎石砸得木板噼噼啪啪作响,旁边一名士兵惨叫一声,软软倒在地上,一块飞石正好击中的额头,将额头打了个大洞,鲜血汩汩流出,人已经气绝身亡。

    过了好一会儿,白烟渐渐散去,众人从木板后走出,只见石屋已经变成了一堆碎石,只剩下一点残垣断壁。

    在众人一片惊呼声中,童贯的脸色却变得铁青,这么好的利器,却说配方没有了,种师道是什么意思?

    .........

    踏割寨,晋王李察哥负手在军营最高平台上来回踱步,从他这里可以清晰地看见远方六十里外的兜岭,今天上午兜岭方向传来一声闷响,虽然听起来很普通,但李察哥却很清楚六十里外传来的闷响意味着什么,如果他也在现场,那是该怎么的惊心动魄。

    嘉宁军司在柳泊岭一带抓一名银川城派出的宋军探子,从探子口中,他们得知宋军在使用一种叫做‘震天雷’新式火器,炸塌了银川城。

    难道是.......李察哥已经隐隐猜到了,这一定就是在银川城炸死李良辅的那种震天雷,童贯也在试验这种威力巨大的火器。

    李察哥是李乾顺同父异母的兄弟,今年约三十余岁,阴险狡诈,城府极深,二十年前,还是十四岁的他便诱杀了掌握军权的皇族仁多保忠,使梁太后孤立无援,不得不饮鸩自杀。

    李乾顺对他极为信任,将军权交付给他,五年前,刘法率军攻入西夏腹地,震动朝野,李察哥率一万铁鹞子骑兵夜袭宋营,大败宋军,就在半个月前,他再次布下天罗地网,一举全歼了前来夜袭的五千宋军,名将刘法最终还是死在他的手中。

    虽然他们在西线成功阻截了宋军,但在东线,西夏军却节节败退,迫使君王李乾顺不得不亲率大军前去坐镇夏州,西线就全权交给了李察哥,这让李察哥肩头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怎么对付童贯,李察哥心中大概有了方案,他要利用童贯的求胜心切再布陷阱,但他需要等时机,就在兜岭峡谷内传来闷响的一瞬间,李察哥便感到时机已经成熟了。

    两天后.......

    童贯亲率十万大军浩浩荡荡抵达了踏割寨,踏割寨地势十分险要,只能通过一条窄窄的小道上山,只要少量兵力扼住山道顶部,就算数万大军也很难攻上去,堪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不过和半个月前的第一次进攻有所有不同,这次西夏军在山道前面又临时修建了一座关隘,这座关隘截断了大军绕过踏割寨北上韦州的道路,关隘上有数百士兵手执强弓硬弩守卫。

    十万西线大军在踏割寨山下两里外修筑了大营,童贯站在一块大石上,眯着眼睛打量着西夏军刚刚修筑的关隘,他能理解西夏军为什么要修建这座关隘,因为西夏军韦州主力已经东移去了夏州,韦州兵力空虚,为了防止宋军奔袭韦州,所以他们修筑关隘截断了这条唯一通向韦州的必经之路。

    童贯冷冷笑了起来,他正好有了震天雷利器,西夏军便送来一块磨刀石,上天真是安排得巧啊!

    入夜,数百名宋军精锐高举着大盾,在夜色的掩护下,正一步一步向关隘靠拢,关隘高约两丈,宽十丈,是用泥土和木头筑成,上面部署了两百名西夏士兵,没有城门,显然就是为了阻拦宋军北上。

    “有敌情!”

    关隘上的士兵发现了渐渐靠近的敌人,一起大喊起来,‘当!当!当!’警钟声大响,这是在提醒山上的守军注意敌情。

    两百士兵纷纷举弩射向宋军士兵,但宋军巨大而厚实的盾牌抵挡住了第一波弩箭袭击。

    数百名宋军士兵陡然加速,向百步外的关隘奔去,随着他们渐渐靠近关隘,关隘上的守军也渐渐看清了这支有点奇怪的宋军,他们人数不多,最多三百人,人人披着重甲,手执巨盾和战刀,奇怪的是他们既然是来攻城,却没有带攻城梯,难道他们是想用人梯?

    所有守军都一头雾水,但此时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再探寻究竟了,宋军士兵已经杀上来,“射箭!”城头守将大喊,两百士兵再次举弩射击,但依旧没有效果,盾墙将敌军遮得严严实实,箭矢都射在盾牌上。

    守将见没有效果,立刻大喝道:“准备长矛和滚木”

    守城士兵纷纷放下军弩,拾起了长矛,准备刺杀攀城的敌军,数十名士兵则将一段段滚木搬了过来,

    这时,宋军士兵终于靠拢城头,上面滚木砰砰砸来,不断有士兵被砸翻,惨叫着翻滚下坡。

    城下数十名用盾牌顶住了滚木,几名士兵用铁镐在城墙上拼命挖掘,不多时便挖了两个一尺半见方的洞,有士兵将两只震天雷塞了进去,‘呼!’火折子被吹燃,点燃了引线,有士兵大喊:“快撤!”

    数百名宋军撒腿便向山坡下狂奔,几名士兵被滚木绊倒,从侧面山坡骨碌碌滚了下去。

    就在这时,城墙上迸射出一道刺眼的闪亮,紧接着响起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刚刚修筑不到两天的关隘被炸得支离破碎,轰然坍塌,升腾的浓烟中,一只稍微延迟的震天雷被炸得飞起十几丈高,在空中骤然爆炸,耀眼红光中裹夹滚滚黑烟,巨大的爆炸声让两里外的童贯也感到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

    士兵们纷纷捂住耳朵蹲了下去,心脏剧烈跳动得难以忍受,这连续的两次爆炸将刚刚修筑的关隘彻底坍塌,两百名西夏守军被炸死大半,就连跑到百步外的宋军士兵也有数十人被震晕过去。

    童贯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山上的守军应该明白什么叫火器之威了吧!

    .........

    次日天刚亮,便有士兵奔到中军大帐前禀报,“启禀太尉,山寨中没有任何动静!”

    正在召集众将商议进军韦州的童贯一怔,快步走出大帐,后面众将也跟了出来,中军大帐前可以清晰地看见两里外踏割寨的情况,也可以清晰看见被炸塌的关隘,只剩下一点残垣断壁。

    踏割寨内确实非常安静,几只野鸽子在天空上盘旋,童贯立刻喝问道:“有派人上山去探查了吗?”

    “回禀大帅,已经去了!”

    这时,大将王惟忠低声道:“好像有点不对劲,似乎敌军已经撤了。”

    童贯也有这种感觉,山上似乎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寨,难道是昨晚的震天雷将敌军吓得胆寒撤退了吗?

    但光凭感觉可不行,还必须得到确切情报,不多时,一名探子奔了回来,上前跪下禀报:“启禀大帅,西夏军已仓促撤退,山上是一座空寨。”

    童贯大喜过望,立刻喝令道:“全军出发,穿过踏割寨北上!”

    几名大将连忙劝道:“虽然震天雷很震撼,但敌军也不至于因为这点爆炸就吓得撤退,其中必然有诈,请太尉三思!”

    童贯得意笑道:“你们不用劝了,我知道原因,韦州空虚,他们本来就打算退守韦州,但下不了决心,是我们的震天雷替他们下定了决心,不会有诈,大军立刻北上。”

    童贯随即又对大将王惟忠道:“你率五千骑兵先走,尽快给我夺取韦州城!”

    王惟忠立刻率领五千骑兵越过了踏割寨,向百里外的韦州疾速奔去,童贯又留大将张涛率五千军守踏割寨,又令远在兜岭的后勤大军也跟随出发,他亲自率领九万大军越过了踏割寨,急不可耐地向北方浩浩荡荡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