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监所解散

作品:《寒门枭士

    李延庆很快从东厢房里拖出一名黑衣人,此人就是准备在东厢房点火的黑衣人,被李延庆从外面一箭射穿左肋,因为隔着窗纸,他没有被射中要害,只是受伤未死。

    他被李延庆拖到外面台阶上,低声哀求道:“饶我一命!”

    李延庆用剑顶住他的咽喉冷冷道:“你若不想死就给我老实交代,是不是梁志派你们来?”

    “是...正是!”

    “他现在在哪里?”

    “小人....也、也不知道。”

    “那我再问你,你们是从哪里过来?”

    “从....从梁氏客栈。”

    “多谢了!”

    李延庆一剑将他刺杀,这才转身回来,这时,张鹰和张豹已经浇灭了柴房的火,正在收拾尸体,李延庆对二人道:“先别管尸体,你们立刻跟我去梁氏客栈!”

    他估计梁志应该还在等待自己的人头,在梁氏客栈的可能性极大。

    他带两人走出府邸,只见杨光正在阻拦十几名赶来灭火的法云寺僧人,李延庆走上前对寺院住持道:“感谢住持的支援,只是柴房失火,已经被扑灭,不再烦劳贵寺僧人了。”

    住持也合掌道:“阿弥陀佛,李御史府邸离法云寺太近,助人也是助己,既然没有事了,那我们就回去了!”

    一群僧人纷纷回去了,这时,杨光上前小声道:“两艘船的四名船夫都被卑职反锁在船内,卑职问过他们,他们是临时租来的,和这群黑衣人无关,另外,还有一件奇怪之事。”

    “什么奇怪之事?”

    “官人请随我来!”

    杨光带着李延庆来到侧面院墙外,他指着一丛荒草道:“在那里!”

    李延庆走上前,只见里面居然有四名黑衣人的尸体,他们俯卧在草丛中,后颈插着一支短箭,都是一箭毙命。

    李延庆若有所悟,他隐隐猜到给他报信的人是谁了?

    杨光疑惑道:“卑职也在找外围的几个黑衣人,但怎么也找不到,还以为他们跑掉了,后来才发现他们死在这里,真是奇怪,这是谁干的?”

    李延庆笑了笑道:“不用管他们了,你在这里继续看守两艘船,不准它们跑掉,我们天亮前回来。”

    李延庆随即带着张鹰和张豹向西奔去,杨光则满腹疑惑地去小船看守几名船员。

    梁氏客栈位于新桥附近,在京城略有名气,它的后台便是河北都转运使梁方平,梁方平开办这家客栈也是方便他进京时亲随居住。

    宋朝并没有宵禁,只偶然会有一队巡逻的金吾卫士兵,他们不盘问行人,而只是维护夜间的治安,防止夜间出现恶性案件。

    大约一刻钟后,李延庆便赶到了梁氏客栈,客栈占地足有五亩,有一百多间客房,李延庆也知道凭他自己是找不到梁志的藏身之处。

    他带着张豹和张鹰直接走进了客栈大堂,正在柜台背后打盹的一名伙计抬起头,连忙起身陪笑道:“三位官人住店吗?”

    张豹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将他从柜台背后拖了出来,伙计这才发现张豹浑身是血,吓得小便都失禁了,结结巴巴道:“好.....好汉饶命!”

    李延庆走上前冷冷道:“我是御史李延庆,奉旨前来抓捕梁志,你别告诉我他不在这里。”

    “他...他住在问梅院!”

    李延庆暗喜,梁志果然在这里等消息,他立刻令道:“带我们去!”

    张豹拎起伙计,押着他向后院走去,不多时,他们来到最角落的一座小院前,伙计胆怯地指了指小院,“他....他就住在这里!”

    李延庆从门缝望去,只见一间屋子门口站着两名大汉,梁志就应该藏身在屋内,他一脚踢开了院门,两名坐在门口打盹的大汉惊得跳了起来,李延庆挥手打出两块飞石,力量极大,正中两名大汉的额头,两名大汉顿时被打得晕了过去。

    李延庆给张豹和张鹰使个眼色,两人立刻上前将地上晕倒的大汉手脚捆绑起来,李延庆又是一脚踢开房门,只见一名男子正要从后窗逃走,李延庆手疾眼快,一把飞刀射出,正中男子的大腿,男子一声惨叫,摔倒在地上,李延庆快步上前,用剑顶住他的脖子。

    这是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长一张马脸,一双三角眼闪烁着凶光,不用问李延庆便知道,此人就是梁志。

    梁志坐直身体,用喉咙顶住剑大吼道:“李延庆,我也是朝廷命官,你敢杀我吗?”

    李延庆见他颇为硬气,便收了剑冷冷道:“杀你只会脏了我的手,把你送去大理寺问罪,相信一定会有人杀你灭口!”

    梁志顿时脸色惨白。

    ..........

    天刚亮不久,李延庆的府邸前便围满了前来看热闹的云骑桥一带的百姓,门口早已站满了大群衙役,不断有大理寺的差役将一只只用草席包裹的尸体搬出来,不时引起围观民众的一阵阵惊呼,台阶上摆满了裹上席子的尸体,有心人数了一下,足足有三十具之多。

    这时,大理寺正赵殊陪同李延庆从府中走了出来,李延庆在三堂会审林素灵一案时和赵殊打个交道,两人关系不错,

    “李御史请放心,既然大理寺负责审理梁方平一案,就算梁志昨晚没有丧心病狂,我们也不会放过他,他是梁方平案的关键人物,相信昨晚的谋杀案梁方平也脱不了干系。”

    “梁方平确实脱不了干系,之前先是烧了宝妍斋的店铺,现在又变本加厉地要刺杀我,如果说这背后没有梁方平的指使,那就真的奇怪了。”

    “我也这样认为,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水落石出。”

    李延庆又提醒赵殊,“要把梁志关押好了,梁志在京城替梁方平做事,必然会牵涉到很多朝中重臣,一定会有人希望他永远闭嘴。”

    赵殊点点头,“我们已经考虑到了,现在梁志关押在大理寺守备最严之处,没有人进得去。”

    就在这时,一名大理寺官员骑马飞奔而至,他翻身下马对赵殊低语几句,赵殊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赵兄,发生了什么事?”

    半晌,赵殊长长叹了口气,满脸苦涩对李延庆道:“梁志已经服毒自尽了!”

    李延庆暗吃一惊,他也没有料到消息竟然传得如此之快!

    .......

    虽然消息被严密封锁,但御史李延庆昨晚遭遇梁方平派人刺杀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很快便传遍了朝野。

    一时间朝野议论纷纷,刺杀朝官违背了宋朝的官场规则,是官场中的大忌,百官们都一致认为,梁方平为报复御史不惜采用最卑鄙手段,这次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李延庆在中午后才来到军监所,他走进自己官房刚坐下,莫俊便急匆匆进来问道:“听说昨晚御史府上出事了?”

    李延庆淡淡道:“一群蟑螂而已!”

    他不想多谈此事,又问道:“今天有什么消息吗?”

    “今天一早童贯离京了。”

    李延庆并不奇怪,北伐的前提平定东南战事,如果童贯想翻盘的话,他就必须尽快结束东南剿匪,这次童贯在朝会惨败,很大一个原因都是方腊剿匪还没有结束,他要求北伐的底气不足。

    “别的还有什么消息?”

    莫俊迟疑一下道:“有个小道消息,不知是真是假?”

    “不妨说说看!”

    “有传闻说,军监所要解散了。”

    “你是从哪来听到这个消息?”

    “军监所都在传这件事,消息来源暂时还不知道。”

    军监所本来就是一个临时成立的机构,从御史台、兵部和枢密使三方抽调官员组成,如果解散也并不奇怪,只是.....这个解散的时机点让人明显感到天子对军监所的不满。

    这时,刘方走到门口道:“李御史,范相国请你过一趟。”

    “范相国来了吗?”

    “他好像也是刚到!”

    李延庆起身快步来到三楼范致虚的官房内,另外两名监察使李回和蒋英已经到了,秦桧也站在一旁,脸色十分苍白。

    范致虚坐在他的位子上,脸上带着深深的倦意,他见李延庆进来,便摆摆手,“李御史请坐下吧!”

    李延庆坐在一旁,范致虚缓缓对他们道:“今天上午王黼和张邦昌联合上奏,要求解散军监所,天子已经批准了!”

    李回顿时急了,“可军监所成立才两个月,案子还没有办几个,怎么能说解散就解散呢?”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王黼和张邦昌的理由确实也很充足,当时成立军监所就是为了督查北伐军备,现在北伐暂停,河北军备也监察完毕,那么军监所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我也据理力争,认为东南战役的军备还没有监察,但天子那不是军监所的事情,他驳回了我的抗争,批准了王黼和张邦昌的解散申请,各位,我很抱歉!”

    “那我们怎么办?”蒋英问道。

    “只能各自回去了,李御史回御史台,你们二位回枢密院和兵部,至于秦主簿,我会替你安排好去处,你不用担心!”

    秦桧连忙躬身行礼,“多谢相国厚爱,卑职感激不尽!”

    =====

    【最后一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