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指点迷津

作品:《寒门枭士

    从蒋全住处出来,李延庆带着几人来到附近一家小吃店,众人点了一桌吃食,皆低头不语吃饭,李延庆一边喝着羊汤,一边考虑着下一步的行动。

    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大概已经清楚了,也明白了这件事的关键所在,童贯为一己之私陷害种霖固然罪不可恕,但谁是背后捅刀子之人,这也是本案的另一个元凶。

    衙役们私下猜测是开封府尹王鼎,李延庆也相信内部人的猜测其实更准确,据说这个王鼎是梁师成的人,如果是这样,那梁师成就是害死种霖的真正凶手,这也符合梁师成阴险的性格。

    但这种事情不能靠猜测,他必须要拿到确切证据。

    入夜,李延庆独自一人来到了曹家,刚到门口,迎面遇到曹晟从府内出来。

    “延庆!”曹晟大吃一惊,“你....你怎么来了?”

    “我进京办点事,祖父在吗?”

    “他已经睡下了,你有什么事,我看看能不能帮你。”

    曹晟现在是当朝驸马,说不定他真能帮自己,李延庆点点头,跟随曹晟来到斜对面一家茶馆内。

    两人要了一间雅室坐下,一名茶妓给他们上茶,曹晟挥挥让她退下,这才问道:“你是不是为凯旋仪式取消之事来京?”

    李延庆摇摇头,“仪式要不要都无所谓,是种帅的儿子被人杀了,我来调查一下。”

    曹晟大吃一惊,“谁这么大胆,敢杀种师道的儿子?”

    李延庆便将种霖之事简单说了一遍,曹晟冷笑一声,“你不要去找祖父了,王鼎的背景我很清楚,他确实是梁师成的心腹,而且是头号心腹,开封府发生了这种事情,他不可能不向梁师成报告。”

    李延庆沉吟一下道:“那有没有可能是其他人所为,比如高俅、蔡京或者王黼?”

    曹晟已经做了两年的驸马都尉,官任从四品的敷文阁侍制,他对朝廷的各种关系了如指掌,这也是在朝中为官的基本功之一,李延庆在朝中时间并不长,在这方面他还有所欠缺。

    虽然李延庆这个问题显得比较幼稚,但他可是曹家老爷子最器重的孙女婿,曹晟觉得自己有必要指点他一下,便微微一笑道:“当初范党案,梁师成转而支持王黼的条件就是要开封府尹,王鼎出任开封府尹后,王黼的势力就完全退出了开封府,至于高俅,他的一亩三分地在禁军,开封府他插不进足,如果你还怀疑蔡京,那就更没有必要。”

    “为什么?”李延庆不解地问道。

    曹晟悠悠喝了口茶,笑着反问道:“你知道蔡京为什么能第四次出任相国?”

    李延庆摇摇头,他还真不知道,那时他虽然订了小报,知道蔡京复出之事,复出的原因小报并没有提到,所以他并不太了解蔡京复出的细节。

    曹晟故作神秘地向两边看看,压低声音道:“就是因为第一次北伐惨败,官家又想提第二次北伐,怎奈反对意见太多,官家只得重新启用蔡京镇镇场子,所以蔡京在背后又得一个绰号,叫做蔡鱼,一条做菜的鱼。”

    李延庆不由哑然失笑,但他还有点不明白,笑问道:“为什么叫蔡鱼?”

    “这是谐音,其实真正的意思是蔡盂,痰盂的盂。”

    李延庆顿时哈哈大笑,但刚笑完他却忽然醒悟了,“小六叔的意思是,这个蔡京只是官家临时拿出来镇镇场子。”

    “你说得一点没错,我那个帝姬娘子也亲口这样告诉我,我们都知道,蔡京岂能不知,他如果想多做几年,他就不能犯一点错误,被官家握住把柄,所以我敢肯定的说,童贯背后那一刀子,绝不是蔡京所为,就算他有那个本事他也不会做,不值得。”

    李延庆默默点头,曹晟这一分析,他便知道只能是梁师成干的,至于证据,他也不想去找了,连狱医都‘自尽’了,哪里还会有什么证据?

    曹晟笑着拍拍他肩膀,“跟我回家吧!蕴娘很想你,我知道你现在不宜在京城露面,但见见自己娘子,问题应该不大。”

    李延庆吓了一跳,“我娘子在曹府?”

    “那你以为呢?她娘想女儿,便把她接来的,昨天刚回来。”

    想到妻子离自己还不到一百步的距离,李延庆心顿时热了,反正他给种师中说过,自己明天或者后天回去,那明天一早回去也不迟。

    曹蕴也没有想到丈夫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但她性格稳重内敛,父母在旁边时,她只是含情脉脉地望着丈夫,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激情,直到晚上夫妻进了房间,曹蕴这才猛地抱住丈夫的腰,伏在他胸前哭了起来。

    李延庆轻轻抚摸妻子的秀发,笑道:“都快当娘了,还像小娘子一样委屈。”

    曹蕴脸顿时一红,连忙握住丈夫的手向自己肚子摸去,“你看看孩儿,他知道你回来了,在踢我肚子呢!”

    李延庆蹲下来,拉起妻子的小衣,将耳朵贴在妻子温暖而白皙的小腹上,静静地听里面的动静,片刻,他脸上绽开笑容。

    曹蕴轻轻抚摸着丈夫粗壮的脖颈,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可就在这时,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了,一个小身影奔了进来,“大书娘!”

    冲进来之人正是曹娇娇,后面还跟着曹蕴的贴身小丫鬟,她没拉住娇娇,一脸不高兴。

    “你们.....在做什么?”曹娇娇猛地捂住嘴,瞪大了眼睛.

    曹蕴顿时满脸通红,连忙把小衣放下,她不满地瞪了一眼妹妹,“你这死丫头急风风做什么?”

    “哦!对不起。”

    曹娇娇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她已经明白了,姊夫是在听小家伙的动静呢!昨晚她也贴在大书娘肚子上听过。

    李延庆站起身笑道:“娇娇,我们好久没见了。”

    李延庆自从和曹蕴成亲后就没有见过曹娇娇了,这一晃就是两年了,除了个头长高一点以外,李延庆感觉曹娇娇其他并没有怎么长大?还是从前哪个风风火火,调皮捣蛋的性格。

    他心中算了算,不由莞尔一笑,曹娇娇虚数才八岁,小学二年级女生,能指望她长多大?

    曹娇娇是因为两年没有见到李延庆,忽然听说姊夫来了,心中激动,便不管不顾地冲了进来,却发现姊夫在听胎音,她脸一红,不知该说什么好,她忽然一转身,险些撞到后面的贴身丫鬟,有些狼狈地溜走了。

    李延庆笑了起来,这小丫头和从前一样有趣。

    曹蕴在一旁笑道:“她可惦念着你了,整天就指望你带她去买鸟食。”

    “鸟食?”李延庆一怔,“她不养猫了?”

    “祖父不准她养了,她养的猫生得太多,整天躲在曹府花丛里鬼哭狼嚎,祖父实在忍无可忍,便让人把猫全赶走了,这小娘躲在被窝里哭了三天,祖父心中歉疚,就给了她十两银子,原本是默许她再去买只猫,结果她却买了十几只鸟回来,从此就开始养鸟了。”

    李延庆哈哈大笑,“好!什么时候有空,我陪她买鸟食去。”

    “她是想敲你竹杠呢?”

    “偶然敲敲也无妨!”

    曹蕴见丈夫疼爱自己妹妹,心中欢喜,不觉也动了情,抱住他脖子小声道:“今晚我要你抱着人家睡!”

    李延庆为难看了一眼妻子的大肚子,嘟囔一句,“这可怎么抱?”

    “我不管!”曹蕴撒娇道:“你从后面搂着我睡!”

    这一晚,曹蕴在丈夫怀中睡得格外香甜,李延庆却几乎一夜未睡,他一直在考虑种师道之事,种师道待自己不薄,这次他视同己出的种霖被人杀了,以种师道火烈的性格,他肯定会撞得头破血流,最后仇人的一根指头都动不了,空留遗恨。

    自己得好好劝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能急这一时......

    李延庆胡思乱想,直到五更时分,才迷迷糊糊睡去了。

    次日一早,曹蕴便坐曹家的马车回了自己家,这也是丈夫的意思,娘家虽好,但不要冷落了思思和青儿。

    李延庆在曹府吃完早饭,又来前堂向曹老爷子汇报了北伐的情况,关于种师道儿子之事他压根就没有提,有曹晟帮自己分忧,就没有必要再给老爷子添烦恼了。

    “你说得不错!”曹评点点头道:“金国狼主意外身亡,光丧事就要忙一年,新狼主还要稳住大局,掌控权力,这一去一来,至少三五年不会侵宋,我们确实有时间好好备战了。”

    但曹评更关心孙女婿的下一步,他又问道:“下一步你想任何职,有打算吗?”

    这确实也是李延庆想和曹评谈的事情,他沉吟一下道:“我还是想去地方任职,最好能去太原府。”

    李延庆对自己的前途仔细考虑过,朝廷光是站稳脚跟就要三五年时间,在地方上最多三五个月就能掌握局面,在朝廷,正四品只是小官,四品以上官大宋至少有几百个,不管是实是虚,靠资历就能压住他李延庆一头,他想做点事情几乎不可能,与其整天在官场内尔虞我诈,还不如去地方做点实事。

    更重要是完颜阿骨打意外死在燕京,这个仇金国不可能不报,自己必须未雨绸缪,尽快做点准备了。

    曹评点点头,“既然你有这个想法,这件事我来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