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李张之争

作品:《寒门枭士

    “老李,你怎么来了?”王贵冲上一块大石,高兴得差点直接跳上李延庆的毛驴。

    李延庆在毛驴上装模作样拱手道:“特来恭贺王兄县考高中第九名,带一点薄礼,请笑纳!”

    说完,他将在路上打到的一只野兔递给王贵,王贵呆了一下,三人顿时大笑起来。

    汤圆儿跑上前,看见了野兔子,她顿时惊喜地喊道:“老李,快把野兔子给我!”

    李延庆把兔子扔给她,又对汤怀笑道:“你这个妹子该好好教育了,总是没大没小,怎么就不改改口呢?”

    汤怀瞥了王贵一眼,“我可管不了她,你找某人去管吧!”

    王贵挠挠头,“老李,你不会真给我一只兔子当礼物吧!”

    “是啊!我还准备再给你打只野鸡。”

    一边说着,李延庆便取出一副六把在县城兵器买的上好袖珍小剑,递给王贵笑道:“哄你的,怎么能不给你礼物?”

    王贵大喜,接过小剑心花怒放道:“还是老李知我,我就喜欢这种小剑呢!”

    李延庆跳下毛驴,走上前笑嘻嘻问汤圆儿,“打了什么好东西,还不快给我瞧瞧?”

    汤圆儿拎起两只野鸡,“打了两只野鸡,全部都是贵哥哥射中的!”

    汤怀翻了翻白眼,装作没听见,李延庆拎过来看了看,笑道:“还挺肥的,中午咱们烤来吃。”

    “这个主意不错!”

    汤圆儿听说要烤野味,她顿时兴致盎然说:“等会儿我回去拿点烧烤的家伙来!”

    这时,李延庆左右不见岳飞,便笑问道:“老岳在做什么?”

    汤怀笑道:“他在帮父亲翻地呢,他们家今年又买了十亩荒地,准备秋天种麦子。”

    李延庆点点头,便低声对王贵道:“老贵,我今天来有一件重要事情想请你帮个忙。”

    王贵见他表情严肃,不像和自己开玩笑,便也收起了嬉戏之心,让汤圆儿暂时到一边去玩,汤圆撅着嘴不高兴地走开了。

    王贵这才问道:“什么事情?”

    李延庆便将族长借船之事说了一遍,最后对两人道:“我爹爹和族长已经为这件事急得焦头烂额了,若粮食不能及时送去京城,我们李家几年的心血都付之流水了。”

    旁边汤怀眉头一皱,“张家为什么急着要船?昨天张大啸还给我说,他们家布匹还没有收完呢!”

    “张家和李家有些历史恩怨,现在不说这些,老贵,你这件事你得帮我,在你祖父面前说几句好话。”

    王贵拍拍胸脯,“包在我身上了,我现在就去找祖父。”

    三人便不再打猎,快步向王贵家走去,汤圆儿也跟着王贵身后,一起来到了王府大门前,这时,王万豪进宅陪客去了,王贵便从侧门进了府中。

    等了片刻,王贵出来对李延庆道:“现在祖父太忙,没空听我说,要不等中午吧!我再找个机会。”

    李延庆点点头,“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这时,一名小厮跑来,对王贵道:“贵哥儿,老爷让你赶紧过去见客人!”

    王贵着实不想去,但祖父的话又不敢不听,只得嘟囔一句,跟着小厮着回府宅了,汤圆儿见李延庆和哥哥没注意到自己,便也装作无聊游逛的样子,悄悄跟着王贵进府了。

    这时,汤怀对李延庆低声道:“老李,不是我打击你,你指望老贵去劝说他祖父,我觉得成功的希望不大,张家和王家有很深的利益关系,老贵祖父保持中立已经是给你们族长面子了,这件事除非是张家自己放弃借船,否则,你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

    李延庆默默点头,他知道汤怀说的是事实,这种两个家族之间的竞争,岂是王贵说两句好话就能解决的,自己还得另想法子才行。

    这时,远处又有两名年轻客人骑马而来,前面一人正是当年的张大啸,他今年已经十八岁,没考上州学,现在跟随他叔父跑布匹生意,从外表看便已十分油滑老练,完全没有了学生时代的青涩。

    另一名骑马人李延庆却有点眼熟,也是一个年轻人,长得略有点老相,但细看也就十六七岁,身材不是很高,却十分健壮,古铜色皮肤,双手俨如钢爪一样强悍,眼睛仿佛鹰一样犀利。

    李延庆一下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在春社和大雁关系十分亲密那个年轻男子吗?他果然是张家之人,只是自己从未见过他。

    “那人是谁?”

    李延庆的嘴一努问道:“和张大啸一起的那个家伙。”

    汤怀眼中顿时露出敬佩之色,“那人可能是张家最出色的子弟了,叫做张侨,相州武解试第三名,今年六月要进京参加武举省试。”

    李延庆也有兴趣了,居然是解试武举人,张家什么时候出现这么一个出色弟子,自己竟从未听说过。

    汤怀明白李延庆的疑惑,便笑着解释道:“他是安阳人,不是我们汤阴县人,这段时间正好在我们汤阴县买马,今天张老爷子特地带他来王家吃酒。”

    “为何?”李延庆不解。

    汤怀低声笑道:“孝和乡四大乡绅,李家夺县考第一,王家和我们汤家也进了前十,张家的面子可挂不住啊!当然要带一个有出息的子弟来撑撑场子。”

    “原来如此!”

    李延庆又笑问道:“那他武艺如何?”

    “我只看过他射箭,挽八斗弓,箭箭射中靶心,其他不知,据说锏法厉害。”

    这时,张大啸看见了汤怀,催马向这边奔来,汤怀向他挥挥手打招呼。

    张大啸勒住马缰绳,翻身下马,他忽然认出了李延庆,便夸张地瞪大眼睛道:“哟!这位不是庆哥儿吗?是那阵香风把你老人家吹来了!”

    李延庆见他头发梳得油光铮亮,穿一件黑绸缎的半袖褙子,腰带上挂了十几样不知名的小玩意,小肚子已经微微发福。

    李延庆便淡淡一笑,“老张这两年发财了嘛!”

    “哪里!哪里!赚点小钱罢了,哪有你们李家的粮食买卖做得大。”

    李延庆听他语气中带着一丝讥讽,便想起祖父给自己说的话,昨天张钧保已经来过,按理今天就不该再来,但他们今天还是跑来,显然就是想阻拦李家向王万豪借船。

    旁边汤怀连忙打圆场笑道:“听说张大哥把京城都玩遍了,真令人羡慕啊!”

    “那是!在京城只要有钱,那日子简直比神仙还快活,阿汤,别去读什么狗屁县学了,真的没意思,跟哥哥去京城,我带你去吃遍山珍海味,再带你去教坊开开荤,保证你再也不想读书了,怎么样,下个月跟哥哥进京城?”

    李延庆却没有听张大啸胡扯,他的目光落在后面张侨身上,他感觉得出,这个张侨是力量型的武士,两臂肌肉极为发达,长年练习举重的缘故,身材便不是很高,尤其他后背一支单锏,显得浑身蕴满了力量,这是真正的科班武士,气质和胡大叔那种草莽出身的武士又大为不同。

    张侨略略瞥一眼李延庆,他在春社虽然见过李延庆,但他的眼睛里却多了几分不屑,若不是他的族弟在和汤怀打招呼,他才懒得理睬这些乡下少年。

    这时,张大啸看了一眼李延庆,眼珠一转,给张侨介绍李延庆,“三哥,我忘记给你介绍了,这位李小弟就是今年我们县考第一名,文武皆为第一,在我们孝和乡名气很大。”

    张侨淡淡道:“县考是什么东西?我怎么没听说过。”

    张大啸听出了族兄语气中嘲讽,不由大笑道:“就是县学的入学考试,比解试还要厉害啊!”

    “走吧!不要浪费时间了。”

    张侨不再理睬李延庆,策马向北面奔去,张大啸连忙翻身上马,又对汤怀道:“阿汤,哥哥给说的建议,你考虑考虑啊!”

    “我知道了!”

    张大啸催马便向北面的族兄追去,望着张氏兄弟走远,汤怀笑道:“是不是感觉有点狂妄。”

    李延庆点点头,“确实有一点。”

    汤怀叹了口气,“毕竟是武解试第三名啊!人家是有狂妄的资本,瞧不起我们很正常。”

    李延庆笑了笑道:“时间还早,我们去看看老岳吧!”

    两人便转身向岳飞家走去。

    ......

    岳飞家就在王贵家隔壁,不过虽说是隔壁,还是相距有一段距离,主要是隔了一口十几亩大的鱼塘,鱼塘两边种满垂柳,此时柳树已发芽,绿柳成荫,土地上麦苗青绿,到处是绿油油一片,格外地赏心悦目。

    岳飞家是普通的农宅,一座院子里有五间屋子,不过汤王村普遍比较富裕,岳飞家的条件也算不错,五间都是瓦房。

    岳飞原本有四个兄长,可惜都不幸夭折了,他排行老五,大家都叫他五郎,上面还有个阿姊,明年准备出嫁,下面还有个兄弟岳翻,今年只有七岁,刚刚进了鹿山学堂。

    李延庆当然不是第一次来岳飞家,他和汤怀绕过鱼塘,只见迎面走来一个三十余岁的妇人,正是岳飞的母亲姚氏,也就是师父姚鼎的女儿,姚岳两家是世交,姚氏从小就许配给了岳飞的父亲岳和,知书达理,是个非常贤惠的女子。

    姚氏穿着一身自己纺织并裁缝的粗布衣裙,头上插着铜簪,虽然他们的家境也不算太贫穷,以岳飞父亲的勤劳和祖上留下的几十亩好地,她也能买得起几件像样的首饰和衣服,但姚氏非常节俭,把省下的钱用来供孩子们读书,并以身作则,教孩子学会了简朴生活。

    “阿婶好!”李延庆和汤怀连忙上前施礼。

    姚氏在儿子的几个朋友中最喜欢李延庆,李延庆是她父亲的爱徒,懂礼上进,使她家五郎也跟着发奋读书,县考居然考了第二名,这就叫近朱者赤。

    姚氏笑眯眯道:“原来是庆哥儿和阿汤,是来找我家五郎吧!他还在地里呢,今天比较忙,我去给他们父子送点水。”

    说着,她举了举手中的瓦罐和粗瓷碗,李延庆笑道:“阿婶回去歇着吧!我们去岳哥儿送水。”

    姚氏犹豫一下,便答应了,“那也好!”

    “阿婶,我们去了。”

    李延庆接过瓦罐,便和汤怀向远处地里奔去,姚氏望着他们跑去,笑着摇摇头,便转身回家去了。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