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九十九章 天罚

作品:《桃运大相师

    喀嚓一声,那个幽后的血色镰刀毫无意外的削在了老女人的头上,老女人的头一下子被削断。

    然而这个老女人的头却并没有掉在地上,而是忽然冲向了天空,她的身子则落在了地上,也没有跌倒,而是盘坐着。

    此时的场景非常怪异,老女人明明身首异处,应该早就死了,可无论她的人头还是她的身体都没有表现出死相。

    那老女人的头甚至天空中发出凄厉的笑声,仿佛恶鬼一样,如果是一般人看到这种情况,恐怕早就吓得手脚冰凉了。

    不过幽后此时则哼了一声:“区区道也敢与日月争辉!”

    实际上,幽后对这老女人的表现一点都不意外,因为凡是修飞头降的家伙,所经历的第一步就是头颅离开身体,然后去吸食人或动物的血来修炼,头颅每天飞出去猎食,连续修炼四十九天,飞头降才能修成。

    这老女人明显早就修炼成了飞头降,所以幽后刚刚那一下虽然看起来致命,可对老女人来却不算多大的事情。

    然而此时老女人冷幽幽的笑,幽后也同样一笑,因为那个幽后斩断了老女人的脖子之后,并没有消失,而是依旧立在那个老女人的身子处。

    此时幽后竟然再次举起了镰刀,狠狠的朝着老女人的身子斩了去。

    咔嚓一声,那老女人的身子就被幽后斩成了两段,紧接着,幽后的镰刀轻轻一旋转,可以看到,那老女人的身子一下子被肢解了。

    高空中飞行的老女人见到这种情形顿时大声尖叫:“啊!我杀了你!”

    飞头降这种降术非常古怪,虽然修炼者可以让自己的头飞出去,直接吸人鲜血来修炼。然而这种降术却并不能真的舍弃自己的身体,一旦施展飞头降的时候,肉身没有藏好,被人破坏,那么只有一颗飞头,就成了无根之萍,迟早要死。

    所以这老女人看到自己的肉身被毁,顿时急眼了,她本来想冲上高空狠狠的咬幽后一口,可现在她却必须阻止下面那个幽后继续破坏她的身体。

    然而那幽后的动作太快了,仿佛专门为破坏而存在,几乎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内,那老女人的身子已经四分五裂。

    幽后这时候目标达成,顿时哈哈一笑,而后用血色的镰刀点在地面上,想要切断自己和这老女人的联系。因为幽后知道,施展飞头降却丢了身子,神仙来了也救不了她,只要好好等待,这老女人迟早要死。

    而一个野兽一旦陷入绝望,一旦做垂死挣扎,那么造成的后果可能极为恐怖,所以幽后此时想急忙切断她和老女人之间的联系,想要将地上的符号抹除。

    然而这老女人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法救之后,她的眼睛顿时变得血红,此时她的头颅上面,仅剩的几根头发都竖直了,接着也不知道她施展了什么法,她的双目中射出两道红光,冲向了天空。

    这两道红光似乎和夜空中的某颗星产生了呼应,下一刻,晴朗的夜空突然乌云密布,仿佛要下大雨一样。

    这时候不仅仅老女人那里的天空乌云密布,连幽后这边的天空同样也突然风起云涌,好像要下大雨一样。

    幽后看到天空这个样子,她忽然脸色一变,而后低声骂了一句:“老不死的,临死还想拉老娘垫背,做梦!”

    幽后完之后,血色的镰刀急忙在地上乱画,想要快速抹除她刚刚刻写下的符号。

    而那个只剩下头颅的老女人则仰天大笑:“哈哈哈,动用邪术杀我,我活不了,你以为你就能逃过天道的惩罚吗?哈哈,死吧,死吧,惹上大道,谁都活不了。”

    这老女人的话一落,老女人附近的天空忽然电光一闪,两道电光同时从天空劈落,分别落在了幽后和这个老女人的头顶。

    幽后这边的天空同样如此,两道猩红的电光同时劈向了幽后和那个老女人的头颅影子。

    展步看到这种情形,顿时心中大惊,想不到,这个老女人竟然主动引发大道,让大道不仅仅锁定了她,更是锁定了在施展邪法的幽后,这是要和幽后同归于尽,想要借助大道之力灭杀幽后。

    喀嚓一声,幽后先被雷电劈中,本来华美无比的凤袍顿时变成了焦黑色,头发也被劈的打了卷,半张脸都变成了焦黑色。

    不过幽后看上去却好像受伤不严重,她还站着,只是一阵发懵而已,手中的镰刀都依旧闪着妖异的红芒,看来幽后在老柳树的加持之下,不怎么怕这种天道惩罚。

    而那个只剩下头颅的老女人却极为凄惨,劈向她的那道雷仿佛带着万钧之力,不仅仅劈在了她的脑袋上,还直接把她的脑袋像拍皮球一样,直接拍在了大地的泥土中,生死不知。

    幽后此时努力的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恢复清醒,而后她看到那老女人被打落泥土中,于是幽后对那老女人冷冷的一笑:“老怪物,你的忌日虽然延迟了几天,不过这次你跑不了,至于老娘,嘿嘿,这老天想收我很久了,我不还是活的好好的,想引天道之力杀我,做梦吧!”

    幽后完之后,她甚至还有心思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乌云,脸上出现了一个古怪的表情,而后对着天空做了个鬼脸,紧接着她竟然对天空比了个中指,好像特别鄙视刚刚那一道雷罚一般。

    展步本来很担心幽后,不过此时看到幽后好像没多大的事情,展步顿时放下了心,这货虽然看起来不靠谱,却非常惜命,看来这雷击她还承受的住。

    然而幽后的中指刚刚比划完,天空中的乌云仿佛愤怒了一般,天空中的乌云仿佛一下子变厚,甚至让人感觉大地上起了雾,好像整片乌云压落下来一样,展步甚至有一种错觉,仿佛可以伸手摸到乌云。

    幽后见到这种情形,顿时尖叫了一声:“我擦,不是大道无情么,这丫怎么还看得懂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