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四十一章 太极

作品:《桃运大相师

    第二千二百四十一章太极

    展步听到幽后不靠谱的话顿时撇撇嘴,还拿下梦使,这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了。

    展步有自知之明,人家梦使是天遁神教的八使之一,天遁神教是什么级别的存在?那可是连整个中原玄门都防着的庞然大物。

    老一辈的人甚至定下了天遁神教的人不许跨过长城的规矩,这说明天遁神教至少可以和整个中原玄门抗衡,人家梦使虽然是单枪匹马出现的,可是背后却是整个天遁神教,这种人物绝对是跺跺脚就地动山摇的存在。

    而展步呢?虽然表面上梦使喊展步一声展先生,但展步却明白,梦使只是对自己稍稍有了点兴趣,动了点玩心罢了,展步只是孤家寡人,要钱没钱要势没势,梦使这种人物怎么可能看得上展步。

    让梦使为了一张残图跟自己?做美梦吧。

    所以展步此时对幽后说道:“你给我认真一点,咱们两个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们要想想办法怎么对付梦使,不然总是我做什么,她立刻出现,那就太被动了。”

    幽后此时则歪了歪脑袋,而后对展步说道:“当然被动啊,梦使的目的简单,只是要残图。你不给她,她就骚扰你,偶尔给你来个大招,让你上不来下不去,我怎么可能知道她想做什么,她想做什么,不是看你想要做什么么?再说了,我们也无法确定梦使的动向……”

    当幽后说到这里之后,她忽然停住了,这时候展步脑海中也忽然灵光一闪,展步和幽后同时目光对视了一下。

    接着,展步就有些自言自语的对自己问道:“梦使她是怎么追踪我的?为什么她可以随时出现在我的身边,而我却无法把握她的动向?”

    幽后这时候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这时候幽后同样也皱着眉头说道:“是很奇怪啊,如果说第一次算计我们,她的出现还容易理解的话,那么这一次出现的时机就太怪了。”

    展步的心中也陷入了思索,骷髅鸟一直在追踪梦使,所以在骷髅鸟未出现的时候,梦使也不会出现,但是依照道理,梦使应该距离骷髅鸟很远才对。

    可是骷髅鸟刚刚一走,展步刚刚想做点事情,梦使立刻就出现了,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时间差,那么梦使是怎么做到的?她是如何确定展步位置的?

    这时候展步和幽后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顿时一阵面面相觑,两个人都在想,今天晚上的事情,究竟是梦使偶然遇到的展步,还是梦使对展步的行踪了若指掌?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梦使这个人就太可怕了。

    这时候幽后有些惊恐的说道:“你说,梦使会不会通过什么办法,可以随时知道你的一切?”

    展步听到幽后这么说,顿时也心中一惊,这时候展步急忙运转麒麟之心,希望能够探知到一点什么,一般来说,如果有人暗中窥伺自己,那么麒麟之心必然能够给展步提醒,因为麒麟之心的直觉非常强大。

    不过麒麟之心运转之后,展步却并没有探知到什么,所以展步觉得,现在应该没有人在窥探自己。

    于是展步摇摇头,对幽后说道:“应该没有人在窥探我,梦使或许能通过特定的方法探知我的动向,但是却没法具体监控到我,否则的话,她的眼睛,不就是天眼了么。”

    幽后这时候点点头:“只要不是随时可以监控你就好,不过梦使要对付你的话,办法太多,梦使毕竟和我们不一样,她是不死的,可以采取太多极端的办法,我们怎么可能猜得透她的想法。”

    展步这时候也苦恼的挠挠头,不死的确是梦使的最大底牌,而且是一张明牌,你没有办法杀死她,还没有办法将她抓住,于是展步有些懊恼的说道:“要是任由梦使一个劲的骚扰我,这也太郁闷了,你也看到了,我想抓个女鬼都抓不住。”

    幽后知道展步想让自己给他出个主意,不过幽后也没有办法,这时候幽后对展步说道:“展步,这个事情虽然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我却可以给你提供一个思路。”

    “什么思路?”展步对幽后问道。

    幽后这时候则说道:“太极!”

    “太极?”展步听到这个词之后,一阵不解,然后展步稍稍想了一下,而后就对幽后问道:“大师,你的意思是,让我练练太极,调养心性,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心如古井波澜不惊,这样就不烦躁了?”

    幽后听到展步这么说,顿时伸手狠狠的敲了展步的头一下,而后对展步喊道:“狗屁的大师!你以为我是什么禅师,在和你讲佛理呢?”

    展步这时候则眨眨眼,摸了摸自己被幽后打的地方,然后一脸不解的看着幽后,不知道幽后究竟是什么意思。

    幽后见到展步的表情有些蠢萌,于是她对展步做了个鬼脸,而后对展步说道:“太极的意思就是相互打太极,你问我,我又把问题推给你了,老娘也不知道怎么办,你自己想办法吧。”

    幽后这句话说完之后,就一扭头,不再看展步。

    展步这时候则一阵无语,他觉得,幽后肯定有办法,于是展步急忙对幽后说道:“你就说说么,究竟是什么思路?”

    幽后这时候则不耐烦指了指展步背后给展步按摩的小公主,然后对展步说道:“天玄散的功夫就是我观看太极所悟出来的,我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太极所做不到的。”

    “啊?”展步一愣,而后一脸古怪的看向了幽后,这就是幽后的答案吗?

    而幽后此时则对展步说道:“阴可以化阳,阳也可以转化为阴,吉可以化为凶,凶也可以化作吉,我以前每每遇到事情想不开的时候,脑子里就不断的念想太极图,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展步听完幽后的话之后顿时眼前一亮,他有些明白了幽后的意思,实际上,玄学的本质,不是玄之又玄的糊弄人,而是一种以用为主的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