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对峙

作品:《桃运大相师

    领域文学网http://www.lingyu.org

    此时,梁秋还不知道事情的所有经过,他看了展步一眼,然后问道:“他你们是因为交不起钱才闹事,是这样吗?”

    夏菱听到这句话,急忙把展步给她的两万块钱拿出来:“他胡,我们明明凑足了钱,可是他,可是他”

    到这里,夏菱羞愤的不下去,而梁秋看到夏菱手中的钱,也知道一定是还有什么内情,此时,他还不知道田洪勇费那么大劲,就是为了把夏菱给他送上床,所以他并不知道就近发生了什么事。

    展步也不想夏菱把什么事情都出来,看到周围不少病号家属,展步冷笑了一声道:“钱,我们有,但是你们的医生却给病人乱开药,明明没有病却人家生了绝症,你们医院就是这么给人治病的吗?”

    不少病人家属听到展步的话就先炸开了:“什么,医院给病人乱开药?这也太黑了吧,这完全是把我们当肥羊宰啊”

    “我人家会把他打的这么惨,原来是这样,没有病却把人成绝症,这不是把人家往绝路上逼么,医院为了赚钱已经到这种程度了吗?”

    “不行,我要看看我爸爸的药单去,我现在住个院怎么那么贵,病不起,原来根源在这里”

    一听到不少家属出这些话,无论是梁秋还是田洪勇,心中都咯噔一跳。

    梁秋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是毕竟干了几十年的医生,倪妙彤到底有没有病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其实倪妙彤根本连药都不用吃,可是却被分配在重症病房,他一看就知道其中有猫腻。

    这个时候,梁秋忍也不住暗骂田洪勇,这种乱开药的事情在医院有很多,明明没什么病却留人住院的情况也不少,平时他们这些医院的领导对此见怪不怪,不仅不制止,而且还给他们奖励和提成,所以这种事情可以算是潜规则了。

    可是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医生都是逮到那些看起来家境殷实,又确实有点病的人坑,像这样直接坑健康人的,一般的医生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

    此时听到展步直接拿出这件事情来发难,而周围又有那么多围观的病人家属,梁秋知道,一个处理不好,他们医院的声誉就完蛋了。

    现在的通讯实在是太过发达了,虽然梁秋没有看到,但是他知道,一定有不少病人家属正在打开手机的摄像头,偷偷关注这件事,万一医院坐实了给病人乱开药,把健康人当病人来治疗,那么下一刻,这件事就会像干涸草原上的火苗一样,瞬间燃爆整个络。

    所以,展步的这句话无论如何都不能坐实!

    梁秋看到展步和夏菱都是学生模样,应该没有多少见识,于是妆模作样的道:“大家不要听他们胡,我知道你们病人家属看到花钱多也会有怀疑,但是现在物价上涨的厉害,有些药是国外的特效药,所以要贵一点”

    梁秋一边解释,一边抚平周围病人家属的情绪,然后对展步道:“我们医院是国家正规医院,怎么可能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她到底有没有病,是我们的专业仪器了算的,我们有许多专家和医生都给她会诊过,确实是有重症,不然怎么可能会被单独安排在重症病房?”

    然后,梁秋指了指倪妙彤:“我别的你们也不懂,你就看看她的脸色,这么苍白,是正常人该有的脸色吗?”

    不少病人家属听到梁秋的话,下意识的看了看倪妙彤,果然,倪妙彤的脸色比起正常人苍白了许多,没有那种非常健康的红润之色,许多人相信了梁秋的话。

    “唉!你们两个孩子也别闹了,人家这么大个医院,还能单独坑你们不成?人家专家的对,医院里这么多医生,难道还查不出来她究竟是不是有没有病吗?”这时,一个人在旁边对展步劝解道。

    “对,你看看她的脸色这么差,怎么可能像个没病的样子,伙子你就不要闹了,别听信络上那些传言,把别人都想的那么坏,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的。”

    展步听到梁秋的辩解和周围不少家属的议论,就知道医院这是打算死撑到底,而大多数家属其实根本不明白,倪妙彤的脸色苍白,只是因为情绪波动太厉害,被吓的而已,就算是一些壮年的伙子,被医生这么一吓唬,有些人也会直接瘫在床上走不动路。

    展步看到他们不承认,于是冷笑了一声问梁秋:“那好啊,你们医院不是她得了绝症吗,不是很多专家和医生都鉴定过了么,那你告诉我,那个病叫什么名字。”

    听到展步的问话,梁秋心里一跳,他哪里知道田洪勇给倪妙彤编了个什么病症,一时语塞。

    田洪勇一看梁秋被问住了,急忙插嘴道:“是亚德里恩综合症。”

    “哦对,是亚恩综合症!”梁秋的话的很模糊,他也没一下子记住这个名字。

    展步笑了一下:“呵呵,真是好笑,还各种专家会诊,你连个名字都要别人提醒吗?”

    “我只是事情太多了,怎么可能记住每个病人得了什么病。”梁秋辩解道。

    展步看明白了,这件事田洪勇恐怕没有来得及与梁秋串通,所以必定是漏洞百出,于是展步问道:“呵呵,那好啊,你能不能告诉我,治疗这个病需要什么?”

    梁秋看到展步戏谑的眼神就觉得一阵头大,但是偏偏又不能发作,这么多病人家属盯着他,他只能硬着头皮演下去,忽然,梁秋的目光一闪,然后道:“这个病,治疗方案不少,具体是哪一套我忘了,这个你要咨询她的主治医师。”

    接着,梁秋对田洪勇道:“你仔细给病人家属解释一下这个病症,省的他们疑神疑鬼。”

    听到梁秋的话,田洪勇也顾不得脸上的血迹,急忙道:“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们了,这种病,全球不超过十例,国内根本治不好,需要一种进口药剂,所以需要的价格高一点,你不懂,也不能打人啊。”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http://m.lingyu.org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