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差不多了

作品:《桃运大相师

    如果李春萍真的供奉了大仙,那么想让自己的老公回来的确很简单,这世上的确有让男人只对一个女人着迷的符箓。

    展步一开始不想给李春萍画符,只是觉得那个男人不值得李春萍那样做而已,现在人家树仙选中了她,她有了部分大仙的法力,自然可以便宜行事。

    大多数大仙是五仙,就是我们常的狐仙、刺猬、蛇、黄鼠狼以及老鼠,这些仙家一般来还是很守规矩的。

    但是树是不是会守规矩,展步也拿不准,展步之所以把自己的电话留给李春萍,就是怕万一这棵树有问题,如果李春萍求到自己,自己也能帮一下她,毕竟自己见证了他们之间的契约。

    告别了李春萍,此时萧楚楚也休息的差不多了,这时候远远的已经能看到山顶,萧楚楚于是又来了精神,怎么都来了一趟,如果登不上山顶,就有点遗憾了。

    于是两个人走走停停,继续向着最高处爬去,萧楚楚这时候对展步问道:“这千佛山是依据千佛寺命名的,为什么我没有见到和尚啊?”

    展步随意看了一眼山的格局才笑着摇摇头:“那个千佛寺应该是不对外开放,这条路不是上千佛寺的路,只是一条上山顶的路而已。相信寺里面还是有高僧的,只是普通人见不到而已,佛家讲清静,现在开发成旅游区,闹哄哄,会打扰人家的修行,所以才把万佛洞让了出来供一些人盈利,人家自己则落得个清静。”

    两个人休息游玩了一阵,终于到达了山顶,其实山顶也就是几块大石头,可以俯瞰一下整个城市的景致,并没有什么特殊,山顶甚至连个像样的建筑都没有。于是两个人有点意兴阑珊,而后结伴下山。

    就在下山的途中,展步忽然感觉到一种奇异的气息在山间流转,那种感觉,仿佛察觉到附近有什么宝贝出世一样。

    这时候展步一愣,难道有什么造化?

    展步记得很清楚,自己在得到麒麟天书的时候,就隐隐有这种感觉,不过当时自己的感觉比现在要强烈许多,那时候展步可以很明确的感觉到,麒麟天书就是与自己有缘。

    可是现在展步只能朦胧的察觉到相似的气息,可是却没有那种强烈的感觉,而是感觉很隐晦,这时候展步不由一愣,难道是别的人在得造化?

    此时展步摇摇头,如果是别人的造化,那么就和自己无关了,强行夺取,只会给自己带来灾祸,就像当初的葛云,费尽心机想要得到麒麟之眼,结果最终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展步于是打算继续下山,可是很快展步竟然心中一惊,他感觉到一种不稳定的气息在远处传来,此时展步脸色一变,目光往一个方向远远的看去。

    这时候展步忽然想起自己得到麒麟天书的时候,也是有那么一段时间整个人不受控制,有一种嗜杀的冲动,幸好后来遇到了黄娜才没有惹出什么乱子,主要也是展步自己的自制力不错,没有往人多的地方跑。

    可是这里是旅游区,游人众多,如果那个得造化的家伙万一控制不住自己,冲向游人的话,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展步急忙拉着萧楚楚道:“走!”

    着,展步就带着萧楚楚跳出了围栏,而后拉着萧楚楚朝着这种不稳定的气息传来的方向走去。

    萧楚楚被展步一拽,顿时“啊”了一声,不过还是被展步强有力的手拽着往密林中走去。

    如果要夺宝的话,展步当然不会带萧楚楚,可是展步现在不是想夺宝,而是想看看究竟怎么回事,所以他才带着萧楚楚一起向着那地方走去。

    展步一边走,一边心中暗想:“会不会是其他的什么天书?”

    其实展步在得到麒麟天书之后,他就一直在想,中国传统的瑞兽好像不止有麒麟,还有许多其他的瑞兽,既然麒麟的传承有麒麟天书传下来,那么其他的瑞兽是不是也有什么传承流传下来?

    当然这仅仅是展步的揣测而已,老道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也从来没有见识过,仅仅只是揣测而已。

    而萧楚楚则不知道展步忽然想做什么,看到展步眼中的急切,又拉着自己急匆匆的往密林深处走,萧楚楚顿时胡思乱想起来。

    看到周围一个游客都没有,树林越来越深,此时萧楚楚的心里怦怦跳,难道展步想来点刺激的?玩野战?

    萧楚楚当然还没有那么大胆,此时就想摆脱展步,于是萧楚楚对展步问道::去,去做什么啊?”

    展步没法和萧楚楚解释,毕竟那只是自己的感觉而已,于是展步道:“到了就知道了!”

    听到展步这么,萧楚楚心里一跳,果然是想野战,都不好意思出口了。

    萧楚楚有点欲哭无泪,她可不想野战,可是展步的力气太大了,所以也不管萧楚楚胡思乱想些什么,拉着萧楚楚就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萧楚楚虽然想拒绝,可是展步也没去野战,于是她只能假装不知道展步想做什么,只是扭扭捏捏的道:“哎呀,那你走慢点啊,都拽疼我了。”

    “慢点就来不及了!”展步道。

    萧楚楚翻了个白眼,还挺猴急,虽然萧楚楚对这种事情很排斥,可是展步有点强势,萧楚楚明白,就算自己拒绝,万一展步真的欺身过来,她也没有多少办法,这时候她只能由着展步拉着自己往深林中走去。

    随着越来也远,林中的光线越来越暗,萧楚楚的心态也慢慢的发生了变化,不过一想到那种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场景,萧楚楚竟然也有些期待了起来,慢慢的,萧楚楚感觉到全身发汤

    而此时展步则感觉到萧楚楚的手在变烫,展步这时候稍稍回头:“你怎么了?怎么手这么热。”

    “讨厌,还不是你害的!”萧楚楚低声道。

    展步没有听明白萧楚楚的意思,这时候他感觉到那种气息越来越不稳定,于是展步也没在意萧楚楚的状态,只是拉着萧楚楚道:“快点走”。

    树林越来越茂密,虽然是大白天,不过已经有点昏暗了,这时候萧楚楚看左右无人,不由对展步道:“还往里走啊?这这里差不多了吧?”

    <b>1324/1324</b>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