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假阴差

作品:《桃运大相师

    此时唐鸣忽然意识到为什么展步让自己跑,因为他明白,展步对自己已经起了杀心,或许对普通人来,教唆杀人算不上死罪。

    可是对玄门中人来,如果一个人假托玄门手法,不仅仅敛财,还致人死亡,那么玄门中人绝对会除掉这个人,一点都不会手软。

    因为这不仅仅是害人性命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败坏了玄门名声,他把杜宁宁害死,绝对犯了玄门大忌。

    这时候唐鸣忽然想到,哪怕展步作为玄门中人,也不愿意在普通人面前杀人,更不可能在警察面前杀人,所以唐鸣意识到,自己要想活命,就不能脱离普通人的视线,最好让警察把自己抓起来,这样就算自己可能被查,也不至于丢了性命,他宁可坐牢,也不想面对一个玄门中人的惩罚。

    这时候史嘉诚和史玉龙都惊呆了,完全看不明白怎么回事,怎么展步让唐鸣跑,唐鸣反倒是不跑了?

    其实在史嘉诚和史玉龙看来,虽然唐鸣的事情牵扯到了教唆杀人,不过如果唐鸣跑掉,他们报警,警察基本不会理他们,毕竟他们的证据来源是一个女鬼,警察会相信鬼吗?显然不会!如果他们那么了,警察更愿意把他们当神经病来看。

    而以唐鸣的身手,如果展步不抓他,他要跑的话,没有人能阻拦,可是现在展步让他跑,他倒是不跑了,这让两个人有点转不过弯。

    这时候展步则冷哼了一声:“跑吧,我支持你!真的,你想想,万一警察真的把你抓起来,那么警察不仅仅会审问你那个案子,还会审问起别的东西,还会搜查你的家,到时候你恐怕就出不了监狱了。”

    唐鸣看到展步幽寒的目光不由遍体发寒,此时他一个劲的摇头:“不,我我有罪,我愿意跟警察走,我不要逃跑”

    一边着,唐鸣竟然直接蹲在了地上,而后把自己的头埋在两腿之间,不再抬头,那模样要多老实有多老实。

    展步此时哼了一声,他明白唐鸣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打算,展步希望唐鸣能够为了逃脱警察的追捕,自己找一个幽僻的地方,而后展步帮助这个杜宁宁杀掉他,可是想不到这个唐鸣竟然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展步不想在这里杀人,如果被史嘉诚看到,一定会惊动警察,虽然展步不会害怕什么,不过万一自己被留了案底,以后会麻烦太多,所以展步哼了一声,坐在了沙发上,闭目养神,继续想办法处理唐鸣。

    可是这时候史嘉诚却叹了一口气,对杜宁宁问道:“姑娘,我听了你的故事,也知道你是个苦命人。你扰乱我们家,我们也不怪你,毕竟之前你没有什么意识,可是现在这个人都打算伏法了,你该离开了吧。”

    这时候展步的目光也看向了女鬼,此时杜宁宁点点头:“嗯,我知道我的力量低微,不能手刃他,不过能让他受牢狱之苦,我也心满意足了。”

    杜宁宁罢,于是轻轻的坐在地上,而后把刻着神秘符号的那只手按在了地面上,接着在展步的感觉中,杜宁宁手心的那种气息忽然消失了。

    接着杜宁宁也如唐鸣一样,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地上,好像在等待什么。

    展步明白,这是杜宁宁化去了“愿印”,这样只要有阴差路过此地,阴差自然会带走杜宁宁。

    其实停留在世间的鬼魂大多都是被阴差带回阴间的,阴差也不是如民间认为的那样只有牛头马面,那样它们根本忙不过来。阴差是有许许多多的日巡和夜巡组成,不过鬼魂如果遇到风水师的话,风水师也可以超度他们,就是用自己的念力给鬼魂打开一条去阴间的道路。

    所以这个时候展步对杜宁宁道:“你站起来吧,我送你入轮回。”

    可此时杜宁宁却对展步摇摇头:“谢谢你的好意,会有专门的阴差来接我回去,不用你送,不然阴差大人会生气。”

    专门的阴差?展步点点头,好吧,这种事情也对,杜宁宁留在阳间,应该已经超出了阴间的规矩,如果被其他的阴差询问起来,办理此事的阴差可能会受到责罚,所以展步也不再管这个事情。

    此时史嘉诚父子也报了警,等待警察的到来,展步则与史嘉诚父子俩稍稍解释了一下,需要等阴差来带走杜宁宁,所以三个人暂时没有事情,只能在客厅里面大眼瞪眼。

    阴差的效率显然要比警察的效率高,没过一会儿。一阵阴风吹来,一个素衣女子出现在了一堵墙的前面,见到这个突然出现的素衣女子,史嘉诚父子俩吓了一跳,这时候史嘉诚急忙喊道:“鬼鬼鬼,又是鬼,鬼来了!”

    展步这时候正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听到两个人的动静,展步于是道:“不要紧,是阴差来了,我能感受到这种气息。”

    阴差?此时史嘉诚父子两个同时揉了揉眼睛,原本在他们的想象中,阴差应该是那种手持铁链,面目狰狞之辈,可是面前这个素衣女子看上去好像还挺漂亮,这让两个人心中的观念一下子改变了许多。

    展步这时候也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想要看看阴差怎么把杜宁宁给带走。

    可是当展步看向那个素衣女子的时候,展步顿时也愣住了,接着展步不可思议的道:“是你?”

    这个素衣女子展步认识,展步抓魔童的时候,她曾经给画主传过信,吓唬展步,让展步心一点。后来遇到古曼童变的魔童之后,这个素衣女子还想把那魔童从展步的手中抢走,所以展步对这个素衣女子的印象极为深刻。

    可是展步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家伙摇身一变竟然成了阴差,这不是开玩笑么,展步明白,画主绝对没有去阴间,而是进入了某个势力。

    也就是,这个女子假冒阴差,来带鬼魂去她们的势力,她应该是在为一个阴灵为主导的势力服务。

    <b>1365/1366</b>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